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俄语、俄语,要说爱你不容易!

已有 2001 次阅读 2019-5-9 16:52 |个人分类:武汉系列|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从去年说到今年,我们几位好朋友便商议着搭伙去趟俄罗斯。今年终于可以成行了。订金已经交给了旅行社。反悔就要受损失。所以,就准备去吧。这几家都是老朋友,而且都是50后的人。有的都是发小。自然有共同语言。我们没有选择那种拖死人的团,而是选择了一半在陆地,一半在游轮的方式。这样,休息游览两不误。希望是个好方式吧。其实,俄罗斯作为中国人的旅游目的地已经没啥稀奇的。可是对我们而言还是充满了陌生感。

 

俄语首先就是成了一道坎儿。但旅行社发下来的材料里还是给了一些日常用语的中文拼法。让旅游者不至于蒙圈。我心里想,这不是又让大家回到清朝那样学外语了吗?这可不行,至少我不那样干。想当年我在武汉中科院时,好赖还学过一年的俄语,走之前还是要捡起来。这样我就不至于蒙圈。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估计能有个成效,至少那30多个字母能学会。我现在还能说出中国共产党的俄文怎么念呢。

 

说来也挺可怜的,我的双亲曾在东北师大学过俄语。毕业后当过俄语翻译,在大学里教过俄语。我的大姨父曾经是华裔俄罗斯人。但他们都没教我们一点儿俄语。在武汉教中学时,有位广东人,教语文。可他当年却是华中师范学院俄语系的毕业生。只不过被错划为右派而沦落为中学语文老师。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那时中学根本就没有俄语课。就连我这个教英语的还要费劲呢。谁还去学俄语。现在好了,轮到我要去俄罗斯,连俄语的常识都差不多忘光了。

 

如果说忘光了也不正确。至少我还知道俄语属于斯拉夫语族,有33个字母,10个元音,21个辅音,2个无音。语法变格变位,动词有六个格。名词阳性、阴性和中性。这些都是面子活,但真要过硬,恐怕不行。哲学所在文革前紧跟苏联,那俄文就是非常吃香的。据我所知,老先生里有两位是有俄罗斯情结的。毕竟,他们年轻时是莫斯科大学毕业的。有位老先生曾经跟团在伏尔加河的游轮上给大家讲俄罗斯。讲解之生动,愣是把一个后生小伙说动了心。说一定要到俄罗斯留学。

 

那么为了这次去俄罗斯不至于过于糊涂,从20日起我就开始把俄文捡起来。听听咱这口气“捡起来!”也对,在武汉我还真真正正地学过一年的俄语。当年也是华中师范学院的一位俄语女老师,被我们请来。她非常高兴,多年来没人学俄语,便免费为我们开了一年的俄语班。那时我结婚了,但还两地分居,也真花了相当大的力气学了俄语。而且,我还有英语、德语、法语、西班牙语的一些知识,所以我想俄语对我来说,还是能凑合着捡起一点儿。至少到俄罗斯不至于蒙圈。

 

旅行社告诉我们俄罗斯的地陪多为留俄的中国学生。暑假出来赚点儿零花钱。而且又能接触到祖国来的人,或多或少会给他们一些不那么陌生的感觉。对我们而言,也是如此。可是,毕竟还有单独活动的时间呢。那些旅行的牌子上写的是什么估计他们不会给我们讲。可我还是觉得如果自己能看看,连蒙带猜也许差不多。到日本我不怕,毕竟有汉字。读音虽不同,但意思大致能蒙出来。我想俄语是否也会这样呢?那就看我捡到什么程度了。有一个月的强化实践,或许还真能有用。网上有很好的学习资源。哪怕我花一个月的钱,买上一个月的俄语课,也要把在武汉学的俄语捡起来。就是为了去趟俄罗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178057.html

上一篇:首钢90年
下一篇:吃烤鸭

10 郑永军 杨正瓴 刘炜 李学宽 史晓雷 朱晓刚 武夷山 薛斌 张晓良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00: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