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芝加哥漫游之十三:毕加索狂

已有 680 次阅读 2017-3-8 10:21 |个人分类:海外观察|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芝加哥市的摩天大楼中,1965年又有一座高197.5米,32层的戴利中心拔地而起。大厦广场屹立着造型奇特的金属雕塑,它就是艺术大师毕加索著名的未命名作品。当地人则直接称其为“毕加索”。正是该作品为芝加哥这座现代城市带来了灵动之气。

毕加索与芝加哥还是相当有缘分的。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还是第一个收藏和展出毕加索作品的美国博物馆。然而,毕加索没有到过芝加哥,甚至连美国都没去过。恐怕几乎无人知道,他的作品早1913年就随着军械库艺术展Armory Show)巡展来到过芝加哥那时毕加索只有32岁(正处于他的综合立体主义的创作年代)。可是毕加索在芝加哥爆得大名的,却是其立体主义雕塑作品“芝加哥的毕加索”(Chicago Picasso)。这件作品已经成为芝加哥的地标,至今依然是毕加索在全球范围内尺寸最大的雕塑作品。

遥想当年,位于市中心卢普区的华盛顿街的戴立中心落成后,前面的广场空空荡荡,就像一位少妇没穿衣服似得,显得极其不和谐。于是SOM建筑事务所的设计师便向长期担任芝加哥市的市长戴立(Richard J. Daley)进言,说最好能在广场上建一座雕塑,使广场在美学意义上有所改观。经过长期的努力,市长最终同意,建一座雕像。问题接着来了,该如何使这个空间焕发活力呢?需要一件不朽的公共艺术杰作。但要由谁来创作呢?最后经过探讨,一致同意请国际著名艺术家毕加索来创作。

戴立说:“好吧,我并不认识毕加索先生,既然他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艺术家,试试又何妨?”于是,有位名叫理查德·本乃特(Richard Bennett设计师,自告奋勇,给毕加索写了一首诗,其中表达了请他为芝加哥创作一件公共艺术雕塑的作品意思。可没想到,毕加索回信道:“你知道我从不接受任何受人指使的活儿,可这次我却让两个大流氓(great gangster)城市给套住了(另一个是法国的马赛)。”后来,芝加哥接受了他作品的小样时,屡次和毕加索谈钱,可毕加索都回避。最后,还是给了他10万刀。毕加索夫妇看了看支票说:“这钱我不要,这件作品就算我送给芝加哥人的礼物吧。”他也没给该作品起名,反正我是“被迫”干的,起名也没什么意义。或许这也体现出这件作品不是被指派的,而是心甘情愿的缘故吧。

毕加索接到“任务”时已是85岁高龄,过着隐居的生活。芝加哥派出的团队终于把他“挖”了出来。即便如此,毕加索也没做出承诺。看着芝加哥来人真是诚心实意请他,他也只好出山。再怎么说,毕加索毕竟是大家,既然被“套”,也得认真积极地“解套”才是。毕加索没有去过芝加哥,年龄又不大适合旅行了。那么就听人“汇报”,19655月,他完成了二个雕塑模型,芝加哥选了一个较为精致的版本。最后戴立和公共建筑委员会批准了这个版本。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放大样。按比例扩展到15米。二周后,SOM建筑事务所的设计建筑师拿着7张图纸露面。经过多次打磨,使图纸最终变成一件完美的经久不衰的公共艺术作品。可是在SOM建筑事务所对毕加索的设计原稿进行了修改。这可不是小事,毕加索连接受被指派的活儿都不乐意,结果我干完了你却给我改!SOM的设计师也很直率:“很简单,不做这些修改没法建,芝加哥是风之城。”后来毕加索又仔细推敲了修改稿,最终认定可行。并签字“Bon a tiere(雕塑定稿)。图纸上的工作完成了,下一步就是将图纸转换为现实。

这个任务由印第安纳州的美国钢铁公司下属的美国桥梁公司用耐候钢制作。耐候钢是一种合金钢,在室外曝露几年后能在表面形成一层较密实的锈层,并生成美丽的红锈色,因而不需要涂油漆保护。戴立中心的建筑也使用同种钢材。所以把毕加索的雕塑用相同材料制作,就会与戴立中心在色彩上相得益彰。经过半年多的努力,一座高15.24米,重达162吨的雕塑,于1967年8月15日落成。在揭幕那天,有数千人见证了这座芝加哥市中心最早的大型户外公共艺术品。

他在1966年的一封信中写道:“我把这件作品及其复制权作为礼物,通过交予公共建设委员会而使之属于芝加哥人民。” 毕加索应邀于1965年完成1米(42英寸)高的雕塑模型(现陈列于芝加哥艺术博物馆),1966年定稿,随后交由建造雕塑的总费用为35万多美元,主要由三个基金会提供。

但是,当时有不少芝加哥人对此并不领情,因为他们所熟悉的街头雕塑都是写实的人物造型,一时无法接受这种奇形怪状的抽象派雕塑。《芝加哥论坛报》在报道雕塑揭幕典礼的消息时,便以“令人费解的雕塑揭幕,改变了公共艺术景观”为标题,进行了负面的报道。《时代》杂志则质疑雕塑“是一只鸟,一个女人,一头阿富汗猎犬(他那时养着一条腊肠犬,目的是与友人的阿富汗猎犬作伴),一只猿猴(当时毕加索创作时就将其称为狒狒头),一个残酷的骗局,一个共产主义阴谋(毕加索1944年加入法国共产党),还是超人?”还有人向市议会提议,要将这座“女人和狗混合体”的雕塑移走,在原址树立一座名人雕像。更有甚者,在人们接受了该雕塑后,售卖芝加哥特有的热狗将其称为 “酸黄瓜毕加索”(Picklecasso),在Pi-casso中间夹了根“酸黄瓜”。不过,还是芝加哥市长戴立有远见,他认为这是城市活力的自由表达,并在揭幕典礼致词时说:“这座雕塑今天对我们来说是陌生的,但明天就会熟悉它。”

芝加哥人对毕加索的这份礼物不领情,于是干脆就称其为“毕加索”,也就是说,毕加索就这德行;而毕加索也是“被迫”创作这副作品,所以没给它起名,或许在他看来,芝加哥人就是这个样子的。谁知道呢!

屹立在戴立广场前的巨型雕塑“毕加索”


从侧面观看“毕加索”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展览的“毕加索”雕塑小样


“毕加索”与“戴立中心”的相同钢材以及协调的色调(1)

夜幕下的“毕加索”与“戴立中心”(2)


刚建成的空荡荡的戴立广场(3)

生机勃勃的戴立广场(4)


毕加索在创作(左图)和创作好的小样(右图)(5)

经毕加索同意并签字的定稿(6)

揭幕仪式的场面(7)


毕加索于1966年8月21日签署的放弃版权的声明(8)


图片(1-8)来自网络,无商业目的,特此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038203.html

上一篇:芝加哥漫游之十二:公共艺术
下一篇:芝加哥漫游之十四:足球选秀

3 李竞 武夷山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4-24 15: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