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芝加哥漫游之十二:公共艺术

已有 1328 次阅读 2017-3-3 12:42 |个人分类:芝城漫游|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很喜欢艺术,虽然我不是艺术家。无论是三维的还是平面的,我都喜欢。出国时我也常去淘。瑞典的玻璃制品世界知名,离境时身上还有不少克朗硬币,可以兑换成人民币带回来的。可我却告诉海关人员,我要看一下纪念品商店。于是逛了半天,看中一款很漂亮的玻璃花瓶,把我的瑞郎硬币都花光了。到德国的汉诺威开会,闲暇时淘旧货地摊儿。还算不错,淘到一个锡盘,上面有汉诺威当年是木材集散地的浮雕。在边检站,还被要求专门打开包检查。原来以为是地雷呢,后来看到是这么一件“古董”,汉诺威土著都说很值。遗憾的是,在日本奈良的旧货店见到一件品相相当好的关于横滨的铜板蚀刻画,可为了家庭团结,我只好割爱。人生嘛,留点儿遗憾似乎也是必须的。

每到一地,我首先就要看是否有可以饱眼福的艺术品。当然,我们还要去两家非常著名的博物馆,可那里的东西,你就是出再高的价钱,人家也不会给你。只有在街上闲逛时看一下了。芝加哥本身就是个建筑博物馆,游艇出游已经基本有了概念。《芝加哥论坛》总部大楼、口香糖大厦等,都有故事。可时间不允许我探秘。高楼大厦基本就集中在市中心,游艇走马观花就知足了。市郊那一带依然是二三层、四五层的民居了。我们虽然住在市郊,但活动基本还是在市中心。那里高楼林立,穿行其间,还能看到街头艺术品。我还是比较注意的。后来到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发现,我见到的艺术品在博物馆也有展出,只是街头的是博物馆的放大而已。

芝加哥比较知名的公共艺术作品除了有“芝加哥的毕加索”之外,还有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1898-1976)的红鹤Flamingo)以及“飞龙”(Flying Dragon)等。前者矗立在芝加哥克卢钦斯基联邦大厦(Kluczynski Federal Building)前;后者安放在卢普区。考尔德是美国本土的雕塑家,祖孙三代都从事雕刻艺术。可是考尔德的成就最大,他创立了所谓的“动态”和“静态”雕塑的风格,成为20世纪享有国际盛誉的现代艺术家。他的“红鹤”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也有小样展出。

我们是2015年到芝加哥的。梦露在1955年出演的《七年之痒》(Seven Year Itch)中,有一捂裙撩人的经典画面。后来由约翰逊(J. Seward Johnson)设计制成一座雕像,取名“永远的玛丽莲”(Forever Marilyn)。雕像高7.9米,重15吨。可我还知道,2013年广西贵港在“唐人街”项目开业时,由华南师范大学教授率领的团队也弄了个玛丽莲·梦露的巨型雕像,该雕像高8.18米,重约8吨,比美国的那个还高。成为贵港地标性建筑。但不知何缘故,2014年便被丢弃在垃圾场了。我估计可能梦露来中国还是水土不服!美国的梦露受到的待遇和中国的就完全不一样了。2011年,“永远的玛丽莲”被摆放在芝加哥先锋法院广场(Pioneer Court Plaza)进行展出,成为公共艺术的一大景观。把梦露的经典画面刻划的栩栩如生。和中国人似乎一样,美国人也照样说这它伤风败俗。于是有人还对雕像进行各种各样的肆意毁坏,例如在大腿上涂上红油漆之类。还好梦露在美国还是家喻户晓,能被人接受。我们去芝加哥时还专门打听安放梦露雕塑的地方。结果路人告诉我们已经被搬到加州棕榈泉展出了。那我只好从网上找到二张在芝加哥的照片,请大家一睹梦露从屏幕走下来的婀娜形象了。

公共艺术作品向来是一个比较容易引起争议的。由于在公共空间,什么人都有。哪些可以摆放,哪些不能?法不禁止则自由,是一项基本原则。美国的梦露雕塑就没有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那么中国的呢?是否有法可依?既然矗立起来,肯定是合法的,否则也矗立不起来;又将其推到,所依据的法律根据是什么?有许多事情,今天看起来是不好的,因为它与人们的常识不符,明天又成为好的,因为习惯使其自然。二个梦露,却得到了截然相反的命运。这就需要我们反思的。

哥克卢钦斯基联邦大厦前的“红鹤”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红鹤”的原作

考尔德位于卢普区的的“飞龙”

由波特夫妇出资的见证

芝加哥先锋法院广场的巨型梦露塑像

梦露塑像与真人的比例

广西贵港的梦露塑像被拆除前的情景

贵港的梦露塑像趴在了垃圾场

白颜色的街头少女塑像

黑颜色的街头少女塑像

是女人吗?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原作

放大样到公共空间


中国城路中央的擎天一柱

卢普区的地标性铜牛


梦露的塑像来自网络,无商业目的,特此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037276.html

上一篇:芝加哥漫游之十一:登汉考克
下一篇:芝加哥漫游之十三:毕加索狂
收藏 分享 举报

5 李健 武夷山 强涛 杨正瓴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2 05: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