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三亚的洋酒
热度 1 刘钢 2017-2-14 15:21
三 亚有个比较奇特的现象,就是卖洋酒的店铺多。什么样的洋酒都有。可是我却发现一种非常高端的“御鹿”( HINE )白兰地在卖。三亚的别名叫“鹿城”。之所以叫这个名称是因为海南特产一种叫做海南坡鹿。由于过度猎杀,现在已被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我想这种酒或许与它有些关联吧。尤其是三亚最南端还有个鹿回头的 ...
个人分类: 酒虫生活|190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漫谈高杯酒
热度 2 刘钢 2015-5-17 19:53
《乞力马扎罗山的雪》是海明威的名著,并于 1952 年改编成电影。男主人公哈里(格里高利·派克饰)在因腿伤困于非洲,烦躁之余他向非洲的黑人侍从要了一杯加水的威士忌。马上见到用普通的玻璃杯端上了加水的威士忌。可见饮用加水的威士忌早就成为常态。这种加水(现在是苏打水)的威士忌的英文名称是 highball 。一般 ...
个人分类: 酒虫生活|3165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国酒龙舌兰
热度 2 刘钢 2015-4-18 23:08
每个国酒似乎都有自己的国酒,而龙舌兰酒( Tequila )便是墨西哥的国酒。龙舌兰酒的音译还有如 塔奇拉;特吉拉;塔琪拉;特奎拉。 2014 年,龙舌兰酒的中文译名正式统一为 “ 特其拉 ” 。长期以来,我们习惯称其为 “ 龙舌兰酒 ” 。但在墨西哥特其拉国家产业协会看来,这对人们理解特其国酒产生了阻碍。 ...
个人分类: 酒虫生活|3244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从《孔乙己》到葡萄酒
刘钢 2015-4-15 23:41
《孔乙己》是鲁迅先生的代表作之一。故事的内容就不去说了,我所关注的是咸亨酒店在酒里掺水的行为,“……外面的短衣主顾 ,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 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黄酒从坛子里舀出,看过壶子底里有水没有,又亲看将壶子放在热水里,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掺水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 ...
个人分类: 酒虫生活|1880 次阅读|没有评论
黑皮诺葡萄
热度 2 刘钢 2015-4-14 22:26
亲戚送给我二瓶法国葡萄酒,但此前他却拿不准,这酒倒底是不是真的。法国酒很复杂,有时真假难辨。今天拿到了酒,包装绝对一流。见到那么好的包装,我就知道这肯定是真酒,但同样也是包装,这酒也不是什么好的真酒。我扫了一下码,确实有这一款法国酒。我的第一眼判断是正确的。回亲戚微信,说是真酒,他听了很高兴,既 ...
个人分类: 酒虫生活|2208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2
初尝干白葡萄酒
热度 3 刘钢 2014-11-14 20:21
总想来瓶干白来尝一下。毕竟最近一直在喝干红。这回在厦大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要请朋友,我花了 200 元买了一瓶“法国纳格丽精神”( L'Espritde La Negly ),名字到是很清秀。葡萄采摘年份 是2008年,拖到2009 年 2 月 23 日灌装的 AOC ( 原产地名称控制酒 ) 级的干型白葡萄酒。酒标上还标有原产地 ...
个人分类: 酒虫生活|2714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3
螃蟹成了下酒菜
热度 12 刘钢 2014-11-10 10:32
夫人到大姐家去了一趟,赶上她外甥媳妇的老娘来北京走亲戚,这位老太太是淮安人。她顺便从家乡带回一些吃的。其中之一就是河蟹,虽然不是阳澄湖大闸蟹,但毕竟还是河蟹,母蟹居多。夫人回家后带了二只给我吃。也很奇怪,那天我真就还没喝晚上的那顿干红。梁实秋说过,有蟹无酒,那是大煞风景的事。现在我有酒有蟹,不 ...
个人分类: 酒虫生活|3207 次阅读|25 个评论 热度 12
干红的好与不好,喝酒的文明与野蛮
热度 3 刘钢 2014-10-14 22:08
不久前,有宴会,喝了烟台的葡萄酒,干红。由于是国际会议,我旁边坐着一位德国女学者。我们一起喝酒,我问她这款葡萄酒怎么样,她说不错,味道很淡。我看了一下那款烟台张裕公司的葡萄酒,是张裕解百纳(优选级)干红。市面上要卖191 元,网上卖69 元。我想现在这个时局,每个人也就100 元的吃饭费用。那么这款酒 ...
个人分类: 酒虫生活|2562 次阅读|14 个评论 热度 3
喝干红的一点体会
热度 2 刘钢 2014-9-13 23:42
都说喝干红好,我也知道。但还是要具体点儿才是,否则人云亦云,没有自己的亲身体会则不行。都说喝干红能提高高密度脂蛋白,这个我姑且承认,因为我一直高密度脂蛋白就高于低密度脂蛋白。所以就是喝了也未必能马上体现出来。好在我常年记录我的检测报告的各种数值。等下次检验时看这项指标是否能有较为明显的提高。不过 ...
个人分类: 酒虫生活|1618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2
喝酒、喝酒
热度 5 刘钢 2014-8-16 19:49
我什么开始喝第一口酒,已经完全记不清了。应该是文革初期吧,当时世道很乱,祖母就把我和弟弟带到了北京,然后又去了沈阳大姑家。大姑父是杭州人,很能喝啤酒。可他并不喝瓶啤,而是那种散装的生啤酒( draught beer )。我那时还是个孩子,于是大姑父就让我给他去买酒,我的印象中是拿一个暖瓶,每次都给他买半瓶或一 ...
个人分类: 酒虫生活|2645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5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5 07: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