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浅浴红衣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aibiaji 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

博文

母亲节、护士节、防灾日……以科学,敬畏生命

已有 357 次阅读 2020-5-13 17:40 |个人分类:杂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昨天晚上下班,在一个比较大型的换乘站等车。

 

说它“大型”吧,1公里内具备3线地铁站,各种长短途公交车、站台就绵延两个红绿灯;路北一个大型商超,再往北、往东是两所市属高校;路南一个三甲医院,其中一个全国第一的科室每天就上千号……

 

所以每天在这等车时,通勤族、学生、患者……人生百态。


===


旁边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长发及腰,身材很好。打电话时,听语气也十分爽朗,应该是很好相处的类型。

 

隐约听来,却是要趁没复工做试管移植,这个月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想下个月做。

 

不由替她感慨一番,挺好的姑娘,怎么赶上了这个问题。还好现在的医学技术能解决。

 

现代社会,不能以生育来体现女性的价值。但这仍是普通人的权利,“想不想”和“能不能”是两回事。

 

陆陆续续过去3个姑娘,居然是为了同样的事情求医,令人诧异。不过现在生活压力大,不健康因素多,难免。

 

==

 

在小时候,我一直以为“试管婴儿”是一个造福人类的伟大发明(当然现在也是)。真正让我重新审视它,是在快毕业时一次与导师的饭局上。

 

我导师比较八卦,时逢某知名女星传出“冻卵”小道消息,被我导师评头论足一番。她一边说,还一边感叹,这个过程非常痛苦、反人类——她“一个朋友”也想冻卵,所以查过一些资料,整理来说非常黑暗。


说着,她还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这个动作引起了我的注意。之前陪父母看电视养生节目,如果讲到哪个器官出现哪些病变,听起来比较可怕时,我也会下意识的觉得那个器官难受,想摸一下。

 

所以,导师做出这个动作,证明那件事确实比较可怕。冻卵么,能多可怕,我也想象不到。具体问时,她摇摇头没有说话,我也渐渐忘了。

 

直到无意间看到一个社会新闻,大致是讲有些学生贪慕虚荣、有些黑心诊所利欲熏心,两方连蒙带骗,进行“卖卵”交易。导致有些女大学生产生了严重的后遗症。

 

原来,取卵的过程是——

 

由于正常女性一月只排出一个成熟卵子,为了一次能取到多个卵子,需要口服或注射促排药物。

 

之后,取卵过程要用取卵针,刺破下体及卵巢,吸取卵子。比如10次取10枚卵子,就要在卵巢上刺破10次以上(不是每次穿刺都能吸取成功)。

 

如果诊所的卫生条件不达标,或取卵者本身抗感染能力不强、促排药物副作用等,可能会造成激素紊乱、严重的下体感染,造成不孕甚至危及生命。

 

——即使没有那些严重的后果,光是刺10次,都好吓人。

 

如果是“卖卵”,到这里就结束了。以自己后半生的健康为赌注,黑诊所也给不了几个钱,可悲可叹。


===

 

如果是试管婴儿,“取卵”才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之后还要培养卵子、无菌取精、将受精卵移植回子宫等。

 

移植的时候,为了保证成功率,一般会一直3个受精卵。之后女性要卧床、限制活动、注射各种激素、观察血液指标……

 

即使经历了全套的“痛苦历程”,也不定能移植成功;成功后如果胚胎数量多,还要手术减胎;胚胎正常后,在整个孕期也要面对跟自然受孕一样的风险。

 

是以,试管的综合成功率也就50%左右。

 

一直以来,我觉得医院里最讽刺的是,一边是多少夫妇坎坷求子,一边是不知为何的意外人流。

 

小时候,只知道妈妈生下自己很伟大,每一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


直到现在才明白,在相见之前,妈妈们和想做却做不上妈妈的人们,早已是呕心沥血。

 

===

 

不及多想,又被旁边气急败坏的电话声打回现实。

 

“你不交作业?那你为什么说你写了?我这么忙,看不住你,你就学会骗人了?”

 

——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

 

朋友圈里的父母们,很少有不为孩子的作业、成绩发愁的。

 

“你知不知道现在直升越来越难,当初六小强点招怎么点上的?”

 

六小强啊……原来是一通我不配听的电话……

 

学区房,补习班,价格远在普通人的承受能力之上。在北京,想给后代一个高起点,没个几百万的积蓄加996高管级的持续收入,根本支撑不了。

 

也就是说,这些人一边是极大的工作、经济压力,一边面是自己受这么大罪就是为了他好、结果他还不珍惜的孩子,搁谁也得上火。

 

我左右看看,几人求而不得,几人得而不满。这就是人生,没有一个缓冲点、舒适区,让人各安天命。

 

===


看到这,我不由想起来某个结婚多年始终没有孩子,但对这事很佛系的同学,觉得她比较幸福——又不着急焦虑,又不用体会带孩子的心酸。

 

与她聊起,她却说,你哪懂这个。

 

先说去医院吧,那些让人有心理阴影的检查都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搞的现在整个人连“尊严”都不配有。

 

再说单位,30大几的人了,已婚未育。在单位不给你正经活,想承担个稍微重要的项目,领导就一句,你要是怀孕怎么办。想跳槽吧,这个岁数这个情况,没单位愿意要,只能忍着。

 

最后说家里,婆婆话里话外的看不上她。老公的哥嫂家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公婆所有心思都在那边。这边无论有什么事想请老人个忙,永远都是要给那边带孩子呢没有时间。

 

——最严重的一次,同学家装修,那天工人来装柜子,恰巧单位有急事赶不回去。想请婆婆去帮工人开下门,就开下门,不用盯着不用管别的——没时间。

 

同学急忙处理完工作,赶回家。又帮着收拾东西。结果晚上觉得身体不舒服去了医院——早期流产。

 

同学结婚多年只有这一次,因为忙,失去了。她说,下次再有缘分,不管天大的事,辞职回家,也不跟婆婆置气。

 

原来卡在非黑即白的中间,也是这么尴尬。

 

===


上周日是母亲节,昨天是护士节,也是08年后的防灾减灾日。母亲带来生命,护士挽救生命,防灾减灾保护生命。

 

每一次新生,每一次治愈,每一次救援,都充满了挑战与艰险。在这世间,生命本身就是一场奇迹。越了解,越敬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08002-1233038.html

上一篇:谨以此记,不能重启的2020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8 14: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