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浅浴红衣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aibiaji 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

博文

当学生吐槽导师的时候 是不是真的介意干活做事

已有 4621 次阅读 2018-1-23 10:22 |个人分类:与导师|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师生关系

这几天博士自杀、给导师当家奴的事闹的沸沸扬扬,真想@一下我的老师,让ta发表一下“高见”。

我的导师认为,学生对于老师就应该如此尊重。比如ta的同学当导师的,学生必然是恭恭敬敬把老师送到停车场目送离开,周末到老师家帮忙的。ta觉得ta对我已经是无比的宽松,无比的仁义了。

从学术上说,ta没有滥用我的时间给ta写书(同专业隔壁宿舍的同学一直在给老师写书,楼下的学妹在给系主任写教材),也没有限制我的方向,也该算是不错的老师。

之前写过一篇【准备去看我要给我延期的导师】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008002&do=blog&id=948600

,里边提到了给ta在网上抢某款网红手机、寄到我学校给ta贴膜、然后打车送到ta家,帮ta收拾冬天的被褥鞋靴的一个半天的片段。

现在想想也是无所谓,做了就做了,也不能说学生就完全不应该搭理老师,也不能说老师就应该找学生做这些。

只要不是神经病式的就行。就像ta总说做人做学生就应该尊师重道,我非常认同。但有一点不合ta心意的时候就上升到我“没有家教”,这就比较扯了,我爸妈把我教育到这个程度是失败的么,就算有溺爱关你啥事。这表现出你对他人的最起码的尊重了么。


就好比有一次,ta在学校给本科生上课后觉得不舒服,让我陪ta去医院。

这我觉得是应该的,不然ta自己来学校上课出点啥事总不行。

但这次急诊ta看的并不满意,把就医卡给了我,让我第二天凌晨三四点去某三甲医院给ta挂专家号。我说网上预约行不行,ta又不愿意弄(ta的就医卡得绑ta的手机号,ta又不愿意自己输验证码刷号)。

早起排队的事情还有春节前的报销。各种贴票(自己的公交票打车票几乎也要补给老师),去财务排老大的队,填老多的单子。几乎也是六七点前就得去拿号,好容易排到了,还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被打回来,然后几天都别干别的事。

我曾经说过能不能不赶在这会儿,有啥用。

所以我无奈的不只是做事,是本来可以不这样。


后来一门专业课上(就隔壁舍友要给写书的那个老师),让舍友给老师报销。同学说没去过,我说我陪着走流程。这个老师说:你很有经验的样子。我说我上学期末才报过。

这个老师就说,我才不像有的老师那么没人性,非让学生春节前临放寒假报。

虽然这话听着像给我出气,但我又隐隐觉得不过是挑拨离间而已。毕竟都不是没槽点(这两个老师硕博同学,一直不睦)。


总的来说,虽说有些事有点不爽,但还是感觉很多事情介于都行的状态。比如课间别的同学跟ta讨论问题,我就去给ta打个水。(不打是没有家教,哪有学生连水都不给老师打的。)其实有时候并不是做这些事情让我觉得奇葩,而是ta这种心态

让我痛苦的并不是干活,而是精神上的压力和羞辱。

就像我帮助了别人不应该图求回报,但我受了别人呢的帮助应该知恩图报,有时候本来就不是对等的。如果反过来,我帮助了别人、就非得觉得人家应该为我两肋插刀;我受了别人的帮助、就说你做好事难道是图回报的吗?这就奇葩了。

(说到这突然想八卦一番,一个女性朋友被一个已婚男短择,男人的说辞一直都是,虽然我跟她有婚姻,但我跟你才有感情。

一段时间后,女性朋友终于看清了决定离开他,因为这件事情闹出来以后,男人选择了跪求老婆原谅,删了“有感情的人”的联系方式,原因是不能失去孩子。

此后,男人依然去找她吃饭,女性朋友说事已至此就不要联系了。男人说,你怎么这么世俗,没有结果就不能在一起了吗?


但是这两天的各种报道,有人说如果在美国,杨博士和周导师的聊天记录都可以让导师坐牢了,停招太轻了。不知道我这种情况如果截个图能不能闹一闹。

不过闹又怎么样,ta总跟我说“假如不是你这么不懂事,我推荐你去XX工作”

“假如不是你这么不听话不学术,你的论文可以……”

搞得像我每天给ta做事,最终闹出不愉快还是我zuo die一样。这种事后的话谁都会说,你为啥不一开始就告诉我,你不用出去找实习找工作,踏踏实实写论文我推荐你去XX工作、你的论文可以到……

我又不可能不为自己打算。何况ta也没有什么契约精神

比如我凌晨去挂号没什么,然后ta可能有事不来了再让我去退号。

比如我在学校等ta办事没什么,但是我把材料都准备好了,等到很晚了告诉ta我今天不来学校了。

比如说好今天去ta家谈论文,然后忙了一天到晚上啥也没看。

如果真的是踏踏实实做点事情,哪怕是ta的私事,作为学生我也不完全抵触。杀伤信任的,不止是做事,而是做了事心里依然是悬着的。

这些时间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ta觉得,我是学生,我的时间就应该随时为ta预备。我约了同学今天吃饭、我这个周末回家了、我出去找个工作面试实习一下,是占用了我为ta服务的时间。我的时间不是我的,是ta的。

矛盾的出发点,不过是我只想毕业,而ta觉得想毕业你就得有个“学生”的样子。我认为我是学校的学生,ta认为我卖ta为奴了。

ta觉得ta很伟大,不惜让我讨厌ta,也要教我做人做事的道理。

从另一个角度我确实“感激”ta,让我觉得和周围人相处都easy起来了。


话说回来,学生不得不受老师指使的情况,并不鲜见,甚至说很普遍。

老师的地位、人品基本决定了你的读博期间好不好过。我不好过,但对ta本人并没有太多的爱恨情仇。我希望我只是个例,有点背。可惜事实是做学生难免如此,这就有点可悲了。

是不是就该这样,是不是只能这样,否则还是不停的吐槽,不停的出事而已。历史的车轮,没有前进,只不过是一幕幕的重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08002-1096332.html

上一篇:入坑大熊猫 萌翻过后持久的“沉重”
下一篇:减肥之路(一)与知识交叉的纠结心路

10 蔡宁 彭美勋 吕洪波 徐耀 韩玉芬 邱趖 刘建彬 杨兵 张勇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9 22: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