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刁德一扮演者马长礼艰难的早年演艺生活
热度 7 姚小鸥 2021-10-12 21:42
说起京剧演员马长礼,很多人不熟悉,但要说起现代京剧《沙家浜》中的刁参谋长——刁德一,中年以上的人不知道的恐怕就很少了。文革中,没有什么艺术欣赏的机会,再加上《沙家浜》等剧目的演出经过精雕细琢,十分精彩,所以人人耳熟能详。像我这样不在行的,也几 ...
2618 次阅读|19 个评论 热度 7
作为诗人的先生——我记忆中的华锺彦教授
热度 1 姚小鸥 2021-4-29 16:39
1982 年至1985年,我在河南大学中文系读研究生,导师是华锺彦教授。先生对我在学业方面的教导及师生间的亲情,我曾有文述及,这篇文章谈一谈我眼中的、作为诗人的先生。 先生的诗作既出自性情,又颇有师承。他曾师从林损、曾广源诸名家学习诗法,后由曾先生介绍为高步瀛先生的入室弟子,“专学唐宋诗词,相从年余 ...
1671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我对吴相洲教授的学术回忆
热度 1 姚小鸥 2021-4-4 12:00
前天下午,突然传来吴相洲教授去世的消息。两天来,我思绪难平。谨以这篇追忆短文寄托我的哀思。 我和吴相洲教授并无学脉上的交集,和他的相知,完全出于学术上的机缘,这篇小文,也只述及与他的学术交往。 我和相洲教授是在哪一年开始熟悉的,现在已经 ...
3763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我记忆中的费振刚教授
热度 2 姚小鸥 2021-3-22 20:51
2021年2月19日,我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学人侧影”栏目看到《燕园里的费老》一文。这是一篇写费振刚先生的文章。看到以后,我给赵敏俐教授打了电话。敏俐和费先生是东北老乡,来往较多,所以想通过他了解一下费先生的近况。没想到今天突然就听到费先生去世的消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为费先生写 ...
3233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2
学者的深情与担当——华锺彦先生致唐圭璋教授函(二)
姚小鸥 2021-3-11 18:16
【按】华先生1984年春曾到南京探望唐圭璋先生,此后鱼雁传书,多有交流,颇见两位学人的深厚情谊与共同的学术旨趣及文化担当。除问候外,此信主要述及为唐圭璋先生寻找《春游琐谈》一书的事。 圭璋老兄词长: 别后二载,每遇南京学人,必询及吾 ...
16973 次阅读|没有评论
文人的儒雅、深情与担当——华锺彦先生致唐圭璋教授书(一)
姚小鸥 2021-3-10 12:38
【按】因曹辛华教授之助,得唐圭璋教授生前藏华锺彦先生致唐先生信札影印件数通。 华锺彦教授是我硕士期间的导师。先生 生于1906年, 辽宁沈阳人, 名莲圃,字锺彦,以字行。先生于1929年考入东北大学,九一八事变后,流亡入关,转学入北京大学,1933年于北京大学毕业。三 ...
2548 次阅读|没有评论
何均地老师给我的一封信
姚小鸥 2020-7-30 00:02
何均地教授是我在郑州大学上本科 时候 ( 1978 至 1982 ) 的老师。 1985 年,我从河南大学研究生毕业,回到母校教书,我们又在一个教研室工作。彼此间的感情超出一般师生和同事,原因有很多,性格相投是最主要的一个方面。相识的二十年间,有许 ...
2998 次阅读|1 个评论
听栾星先生讲文献学——对何均地老师的记忆之一
姚小鸥 2020-7-13 12:55
前天,在微信的朋友圈里看到复旦大学陈尚君教授转《风雨沧桑屯溪桥》一文。这篇文章内容非常丰富,其中说到上海旧书商到这里购书,从而引起有关部门负责人的关注,使一批古籍得以保存的事。 看到这篇文章,我留言如下: &nb ...
2487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李学勤教授致姚小鸥的三封信
热度 1 姚小鸥 2019-3-2 18:52
李学勤先生写给我的三封信 姚小鸥 1983 年春天,我在河南大学中文系读研,与历史系的研究生史建群(郑州大学历史系教授)、郝铁川(上海文馆馆长、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李玉洁(河南大学教授)、龚留柱(河南大学教授)、陈长琦(华南师范大学教授),以及青年教师赵世超(陕西师范大学教授, ...
3643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一语点醒梦中人
热度 4 姚小鸥 2017-12-22 21:27
今天在微信上看到武润婷教授给拙文《造假考研成绩单的生成——历史文献考据的一个案例》的评点。内容如下 : 一语点醒梦中人。我 64 年考入北师大,被分到一班,文革中被揭出那是培养“修正主义苗子”的班,师资力量的配置很强。古代文学与古代汉语都是著名学者萧璋先生讲授 ...
5698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4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6 07: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