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我的信号外推的收关论文
夏香根 2020-5-21 10:30
我的信号外推的收关论文 许秋雨,2020年5月20日 带限信号在数学上是整函数,它们在任何点都有任意阶导数,且都有 Taylor 展式,即最光滑。理论上,它们可以被其任何一小段值唯一确定,在信号处理里叫做带限信号外推。但是,在实际中,所知信号可能会有噪声,而有噪声带限信号的外推是一个有名的反问题(invers ...
544 次阅读|没有评论
关于两个Sanz-Huang猜测的证明
热度 1 夏香根 2020-5-2 06:02
在黄熙涛教授驾鹤仙去之时,再让我回忆起20岁的年代。我的第一篇学术论文(也是我的第一篇中文论文)是关于证明Sanz-Huang的第一个猜测,而我的第一篇国际期刊论文(也是我的第一篇IEEE期刊论文,TASSP即TSP前身)是关于证明Sanz-Huang的第二个猜测。一转眼,已经是近35年前的事了。今天再读旧文,百感交集! ...
46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我的邻居斯胳特·赫西先生
热度 2 夏香根 2020-4-1 09:41
我的邻居斯胳特·赫西先生 许秋雨, 2020 年 3 月 31 日 斯胳特先生与我出生于同一年,都是 1963 年,只是他是在下半年,我是在上半年。自从 1997 年 8 月份我们家搬到现在的这个地址,他就是我的邻居了。 我们这条街是在村的中间,英语叫 court 简写为 Ct. ,整条街就只有 ...
639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我外公外婆家
夏香根 2020-3-22 23:59
我外公外婆家 许秋雨, 2020 年 3 月 22 日 自从我记事起,外公外婆就住在一个公用的祠堂里了。小时候,只以为那就是他们的家。他们只有两个女儿,一位是我妈,一位是比我妈大不少的姨妈。姨妈家比较远,我平时很少见到她。他们沒有儿子,后来听说,儿子小时生病去世了。 我外公外婆 ...
358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七六年夏天防震
夏香根 2020-3-3 12:21
七六年夏天防震 许秋雨, 2020 年 3 月 2 日 七六年在新中国过去七十年的历史中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在这一年,新中国最重要的三位缔造者相继去世。这一年的夏天,又发生了中国近代史上最严重的唐山地震,造成几十万人的死亡。 七六年夏天唐山地震时,我是在初一和初二间的暑假。尽管我 ...
440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的考研
热度 1 夏香根 2020-2-3 00:13
我的考研 许秋雨, 20200202 今天是千年一遇的特殊日子,看看这个数字,与她以前可比的 10100101不是差一千年么?能遇上她,难道不是我此生的幸事。 在今天这个特殊日子里,我一定得写点回忆。作为学子,特别是中国的学子,也许考试永远是人们抹不去的记忆。今天我想回忆回忆我的考研经历 ...
261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第一次参加国际会议
夏香根 2020-1-17 19:25
第一次参加国际会议 许秋雨, 2020年1月17日 我第一次参加的国际会议是 1986年4月份在北京召开的IEEE信号处理学会与中国电子学会合办的信号处理的一个分会。 1986年4月上旬,IEEE信号处理学会(SPS)里当时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年会ICASSP在日本东京召开。乘着ICASSP的东风,中国电子 ...
2768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戏说被陶片放逐法忽悠的国王
夏香根 2019-11-14 09:55
戏说被陶片放逐法忽悠的国王 许秋雨,2019年11月13日 公元前500年前希腊雅典实施了一个叫陶片放逐法【1】。雅典公民可以利用陶片,在陶片上写上不受欢迎和受欢迎的人。然后,通过投陶片表决把很不受欢迎的人放逐出去,把很受欢迎的人选为各级领导人物。有了这个陶片放逐法后,希腊成为了一代雄主古国。 话说欧洲 ...
1763 次阅读|没有评论
窗外的小红果
热度 1 夏香根 2019-11-2 00:04
窗外的小红果 许秋雨,2019年11月1日 我是96年8月底来到这个办公室的。到现在已经有23个年头了。在这23年中,我是我们单位唯一一位一直没有换过办公室的人员。311是我的办公室门牌号,它似乎是一个非常流行的办公室号码。 二十三年前,我第一次注意到我办公室窗外的小红果树是几个月后的霜冷天,因为当时树上的小 ...
1856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6 00: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