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草堂的桤木
热度 4 李泳 2018-5-10 08:28
——漫兴杜诗千碑( 2 ) “杜诗千碑”从茅屋旁延伸到浣花溪畔,不好说哪儿是真正的起点。我没见诗碑规划图,碑版也没编号(我想应该有的)。杜甫诗集大都编年,诗碑可以参照流行版(如《杜诗详注》或《杜甫全集校注》)的目录顺序(草堂博物馆里也有一个目录);若从书法 ...
个人分类: 艺术|4926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完美的残缺
热度 1 李泳 2018-5-7 08:31
常去方所(它的定义便是“常住”),却只是给一个小朋友买过一本“扑克装”爱丽丝(好像是台湾版的,大陆没出过),感觉就像老去人家馆子闻香却连一小碗凉粉都不买。前几天遇到两本“罕见”的英文书,就买下了。其中一本, Rendez-Vous with Art ( Thames Hudson Publishers, 2014 ) ...
个人分类: 艺术|627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人生几何春已夏
热度 1 李泳 2018-4-30 21:58
——漫兴杜诗千碑 ( 1 ) 趁炎热未至,去浣花溪逮春尾巴,遇上一群人在溪边诗碑廊前讨论种树的事儿——哪儿该种,哪儿不能种,种出来的效果如何……杜诗千碑工程快竣工了吧。 千碑书法的作者,从东坡山谷到现代文人,角色之多之广之大,怕是西安碑林也比不过。看历代文人聚会,传统“美 ...
个人分类: 随想|440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草书的变异
热度 3 李泳 2018-4-24 08:45
乱翻书时,见黄庭坚草书《廉颇蔺相如列传》,看他的“秦”字写得与众不同,完全从篆书来的。楷书的春、秦、泰、奉、奏等字上部相同,但字典并没有那个“三横一撇一捺”部。原来,它们在《说文解字》里本就归属不同的部首。现代字典将“奉”、“奏”归“大”部,感觉有点儿不伦不类。 &n ...
个人分类: 艺术|5065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读书日说读书
热度 3 李泳 2018-4-23 08:57
读书日读莎士比亚才应景,像端午节读离骚天问。看一本新出的莎翁传记,翻到谈 Sonnet 145 的一段,据说这是小莎最早的一首(写于 1582 年, 18 岁),抑扬格 4 音步(其他都是 5 音步),是写给太太 Anne Hathway 的。最后两行 “I hate” from hate away she threw, And sav’d my life, sayin ...
个人分类: 随想|5500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无知是惊奇之母
李泳 2018-4-22 08:42
——旧札新钞 ( 260 ) @ 据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数据,标题带“科学方法”的图书和期刊数量峰值出现在 1920 ~ 60 年代,同一时期也盛行“科学与宗教”、“科学家”和“伪科学”等名词,科学方法不过是那个“词袋子”( rhetorical package )里的一件东西。( Ronald Number ...
个人分类: 札记|355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历史的装扮
热度 2 李泳 2018-4-15 09:05
——旧札新钞 (259) @ 1952 年董希文画《开国大典》,毛泽东身后有刘少奇、朱德、周恩来、董必武、宋庆龄、李济深、张澜、林伯渠、郭沫若、高岗等代表性人物。 1956 年,高岗被抹去; 1967 年,刘少奇被抹去; 1970 年,董的学生在摹本上抹去了林伯渠; 1972年 ,靳尚 ...
个人分类: 札记|718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毛姆与Biangbiang面
李泳 2018-3-25 09:02
——旧札新钞( 258 ) @ 毛姆( William Somerset Maugham )来成都访辜鸿铭,辜批评英文不适合做哲学的工具,还说美国没有哲学。便用德语对话。毛临行时,辜赠中文诗二首。毛归国后请人翻译,却是两首赠妓女的诗。 @ 咸阳有“ Biangbiang 面” ...
个人分类: 札记|758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特朗普的语言学贡献
热度 4 李泳 2017-11-10 09:01
政治家对语言学的贡献,不论东西南北还是春夏秋冬,都是家弦户诵,普老当然也占一点份额。年终还没来呢, Collins 就选出了今年的年度词: fake news ,自普老竞选以来,它的使用率“空前地”提高了 365% 。 fake news 的意思很明白: false, often sensation ...
个人分类: 随想|6895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艺术的豪华故事
李泳 2017-10-31 09:00
十多年前从香港带回的唯一一本书是 Gombrich 的“艺术圣经” The Story of Art (Phaidon, 2000,1995 年第 16 版平装本 ) ,几年前又得到 2012 年重印精装本——在那之前还从旧书摊儿捡回一本 1972 年第 12 版(第 1 版出版于 1950 年)。 1999 年,三联书店出过据第 16 版的中译本,而更早的时 ...
个人分类: 随想|584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2 08: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