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百年五里浦江潮
热度 2 陆仲绩 2021-2-16 14:02
携手百年 微风拂面。立春一过,漫步在南园的滨江,迎面吹来的风就显得温柔的许多,没有了冬天那样的凌冽和阴霾,经历了整整一个寒冬的树木,也在黯黑厚实里萌发出鲜嫩黄绿色的温润。就是这样一缕缕的,虽说与气象预报的温度并没有多大差别,可就觉得多了些许绵绵潮意,带来全身要舒展开来的感 ...
720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火焰给你光明
陆仲绩 2021-2-6 10:45
今年单位的茶话会不开了,都是疫情给闹的。 赶紧给老邱打电话,他是几次来过询问,再三关照不要忘了通知他。 上海科学院节前给发来一封“致退休干部职工的春节慰问信”,殷切的祝福、温暖的关照都在一张薄薄、红红的纸上。鸿雁传书,归家的感觉满足了,回家的仪式感就悄然回来了。 “从 ...
1970 次阅读|没有评论
吾爱吾师
热度 1 陆仲绩 2021-1-13 08:28
1. 我的师傅,沈国君,又名:双喜。 第一次见师傅,是车间领导带着准备分配到“大军工”小组的我们五六个人一起去的。厂部培训刚结束,大家都很期待能与自己未来师傅的第一次见面。 那个时候,7车间还没有成立,“大军工”小组属于低压车间,在厂的偏隅一角,门口是钢板和半成品的堆料场,隔墙田野风 ...
4729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生泥土熟味道
陆仲绩 2021-1-9 21:02
“陆老师,近来可好!我是小陈,还记得吗?” 熙熙攘攘的饭店大堂里,一位中年人隔着几张桌子径自走过来,弯下腰,低声在我的耳边问候。紧身厚实的羽绒夹克,褐色的牛仔裤,显眼的是一头铮亮乌黑的分头,根根一丝不苟。 有些面熟陌生,一时确实有些愣着,直直的看着那张脸,再上下打量一番,再这 ...
2161 次阅读|没有评论
闲话芯片
热度 1 陆仲绩 2020-12-24 15:08
又听到卫的消息了。 记得2010年前后那段日子,在张江上海科学院的大院里,进大门拐弯有一间芯片实验室。一直没有太在意,直到有一天,朋友卫过来聊天说起,认为是件很了不得的事情。临走时就陪他一起去参观了那间实验室。 这是我第一次与研发芯片的离得这么近的一次接触。实验室是由一位博士领衔的创 ...
1754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我在“可可托海”等你
热度 1 陆仲绩 2020-11-28 10:08
一首《可可托海的牧羊人》,传唱于大街小巷,流行于男女老幼。 有人说,去过可可托海,那里的景色如行走的画卷,美得令人窒息,也见过牧羊的男人,也见过养蜂的女人。男人为什么要努力?你不努力,即使是拖着两个孩子的离婚女人也看不上你。因为你牧的羊不是你自己的,你是替人家牧羊,你就混口饭吃。而养蜂的女 ...
199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陆仲绩 2020-11-10 20:47
一只蝴蝶在巴西煽动翅膀,有可能会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如今,有一只蝴蝶在美国展开了它的翅膀。 一台量子计算机哇哇落地,仅仅用了短短200 秒,就完成世界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花费1万年所需的计算量。“万物皆数,数是宇宙万物的本原”。由此,说其是一只命运的蝴蝶,毫不过誉。大 ...
14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夕阳美辰
热度 1 陆仲绩 2020-11-5 17:02
门,入必由之,出必经之。哇哇落地,入了家门;懵里懵懂,入了校门…… 人生犹如一道被撩起的抛物线,由有形的年龄领着无形的心态,再有无形的心态扶着有形的年龄,一起从一头冉冉抛起……迈过一道道门槛,进入一座座殿堂…… 记得上小学的那会,有一辆5路有轨电车从弄堂口经过,一站路,校门口 ...
1899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远望江水亦纵横
陆仲绩 2020-10-26 20:10
老陈在朋友圈放了照片,一眼就认出是在汀放在滨江绿地的“远望”号上。 每每晚饭后在黄浦滨江畔散步,在原江南造船厂旧址,远远的就能看到“远望1号”的丰姿。每每走近“远望”号,都会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仿佛是伴着历史的长河走进了一段纪实、一个机遇,从而翻卷起一个个飞腾的浪花、成就了一个 ...
1783 次阅读|没有评论
过“年”
陆仲绩 2020-10-22 09:18
“年”年年过,过年过“春节”。春节到,就是过年了。 过年了,意味着写总结。每到年底,就要准备一年的工作总结。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以“东风吹,战鼓擂”来开头,快成习惯了。以后又多了“1,2,3,……,……”的流水帐之类,难以“灵魂深处闹革命”。有时在回顾一年的所做所为后,最想干的事没干成,但 ...
2233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8 15: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