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qdai 上海大学教授

博文

悼念钱伟长先生专辑-评论篇-4:一叶障目 以偏概全——评刘广明博士的博文

已有 6253 次阅读 2010-8-10 17:03 |个人分类:名人纪实|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教育家, 钱伟长, 梅贻琦, 蔡元培

昨天,我的好友让我看一篇博文《钱伟长教授“被教育家”的合理要素》,来自“刘广明的博客”(见链接),刘广明博士的研究方向是高等教育管理和高等教育学原理。本人是一个普通的应用数学和流体力学教授,本来没有资格与这位专修高等教育学的博士论短长,但看了这篇博文,还是忍不住有话要说。不揣冒昧,敷衍成如下短评。

这篇博文的题目就好生奇怪。作者沿用新的网络语言结构“被……”,指钱伟长教授“被教育家”了,言下之意是,钱伟长教授本不是教育家,“被动地成了教育家”或“被人们称为教育家了”。通常,文题给出一个命题,恕我孤陋寡闻,这样的命题还是第一次听说:对于钱伟长是不是一位教育家,似乎还无人质疑过。还好,博文的结论是:“钱老被称为教育家,当属实至名归。”然而,拿别人不曾有过疑问的题目来说事儿,不知是为了什么?

在这一命题下,作者为界定“教育家”给出了五个条件(或称要素)。我没有系统地研究过教育学,对此不敢妄加评议,但是,直觉告诉我,有点不大对劲儿。

刘广明博士强调的第二要素是:“第二,系统综合的教育理论。教育家一定有自己的完整、系统的教育理论,这是其立命之本。他对教育理论的贡献不是支言片语,而是一个体系。”下文中指出:“关于第二条,钱老略显不足。虽然钱老领导上海大学二十余年,但钱老并没有在教育理论方面有专门的、系统的著作。他的教育思想体现在他的办学实践中,体现在他平时对教师、学生、干部的要求上。

我们先来看看他的一般论述是否成立。

他提到了“蔡元培的教育思想”,对于蔡元培先生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这一点,国人的意见是一致的,先生大概也是认同的。幸好,这两年来,我较为系统地了解了蔡元培先生的生平和著述。经查,他没有教育学方面的专著,目前只有两本论文汇编:《蔡元培教育论集》和《蔡元培教育文选》(共252页),不知道是否符合刘博士的“有自己的完整、系统的教育理论”的要求?

梅贻琦是上个世纪卓有成就的高等教育家。对此,博士没有异议吧?经仔细考证,梅贻琦先生也没有教育学系统专著,我只知道有一本《梅贻琦教育论著选》(清华大学黄延复编辑整理),他最著名的有关教育的论文有三篇:《清华学校的教育方针》、《大学一解》、《工业化的前途与人才问题》,不知道是否符合刘博士的“有自己的完整、系统的教育理论”的要求?

再来看一看钱伟长先生的情况。先生自1946年任清华大学教授以来,64年中,始终在我国高等教育第一线,这一事实谁也无法否定,而不应该像刘广明博士那样割裂历史,把先生的从事教育事业的时间局限为1983年担任上海工业大学之后的27年。钱伟长先生1951年就有教育方面的论文,早期论文中有给他招来祸端的《高等工业学校的培养目标问题》(《人民日报》1957131)。

2000年,钱伟长教授出版了《教育和教学问题的思考》(共403页),论述了从初等教育到高等教育的方方面面的问题,在校内外产生了极为广泛的影响,成了上海大学教育改革的重要理论指导书,而且得到了上海市教育主管部门的认可。在本世纪初的对上海大学的教学评估(上大是全国高校教学评估的36家试点大学之一)结束时,当时的上海市教育党委书记王荣华指出,上海大学应继续高举钱伟长教育思想的大旗,把教育改革深入持久地继续下去。

2006年,钱伟长教授出版了《论教育》(共594页),其中收集了他在各个时期写的有关教育的文章共计90篇。钱伟长先生在该书序言中写道:“屈指数来,自1946年回国应聘为清华大学工学院机械系教授起,我在祖国的科学教育园地里已经整整耕耘了六十个春秋了。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国家兴旺发达的基础。我为能将自己的一生的主要精力奉献给祖国‘科教兴国’的伟大事业,深感荣幸和自豪。”关于此书的内容,还是用此序中的语言来述说吧!

——在这些文章中,我从宏观到微观,对教育和教学的许多问题提出了想法,发表了意见。

——就宏观而言,文章内容涉及如何振兴、发展中国的教育,如何改革不相适应的教育制度和办学体制,如何从国家社会发展的需要出发端正办学方向和树立正确的培养目标,如何转变教育指导思想、改进教育方法和提高教育水平,如何以科研促教学和培养高水平的教师队伍,如何不断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如何加强素质教育和创新教育、培养全面发展的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人才,如何自强不息、不怕艰难和困苦、奋发努力地学习,如何养成严谨的治学态度和掌握科学的治学方法,如何建设优良的学风和教风,如何加强德育教育、言传身教、为人师表和教书育人,如何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坚定理想信念,如何坚持终生学习、努力进取和不断提高,如何尊师重教和依法治教等问题。

——就微观而言,文章的内容涉及大学的学院和系科设置,专业和课程设置,教学大纲的制定,学期长短、试验、实习、教材建设,学分制、必修课、选修课的实施,考试制度、转系制度、学位制度的制定和实施,学校的招生工作,以及学生的体育锻炼、音乐艺术训练、课外活动、家访、社会实践等各种与教和学有关的问题。

由上述可见,此书内容相当全面。这些年来,为了搞好教学,我自学了一些教育学的专著,此书大致涵盖了教育学和教育管理学方面的基本内容。当然,在教育学基本原理和教育心理学方面的理论阐释还不那么深入。但是,钱伟长先生对教育和教学的论述师承了蔡元培、梅贻琦等教育大师,针对性强,实践性好,给人以启迪。我们不妨比较蔡元培先生的《就职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蔡元培文选》,7073页,见链接3)与钱伟长先生的《校长的话》(《教育和教学问题的思考》首页)、《理想、信念与祖国》(《论教育》,582584页),它们之间有异曲同工之妙。

近年来,在上海大学党委领导下,许多老师和研究生对钱伟长教育思想进行了系统深入的研究,已经推出的专著有《钱伟长的治学理念和教育思想》、《钱伟长的教育观》、《钱伟长的治校理念与治校之道》,还有更多的相关专著在写作之中。上海大学正在做博士所说的“钱老的教育思想当被系统化”的大事。

写到这里,想问一下刘广明博士,不知道钱伟长先生是否符合刘博士的“有自己的完整、系统的教育理论”的要求?他是否应该修正一下他的“略显不足”论?

进一步来说,博士似乎混淆了“教育家”和“教育学家”的区别。教育家应该懂得教育学,但不一定要有系统的教育学理论著述。更不应以是否“在教育理论方面有专门的、系统的著作”来衡量教育家。若坚持以此为标准,那就得把蔡元培、梅贻琦那样的优秀教育家逐出门外,脱掉他们的“教育家”的“帽子”了。另一方面,教育学家不见得就是教育家,因为教育是实践性很强的行当,没有足够的教育教学实践以及由此形成的正确的教育理念,决不能滥竽充数为教育家。

人们通常认为,做学术研究,写学术性论文,最基本的一条是掌握翔实的资料。看来,刘广明博士对钱伟长先生及其思想知之甚少,甚至没有读过钱伟长先生的著作,不曾做过细致调研,就信口发表意见,还弄了个“被教育家”这样的吓人的题目。真是犯了做学问、写文章的大忌。

还得感谢刘广明博士,他给了我契机,促使我认真重读了先生的著作《论教育》,并给予推介。也许这是纪念他的一种最好的行动。

限于时间,就写这些,很想听听博友们的意见。

 

写于201085日晨

 

【链接】钱伟长教授“被教育家”的合理要素

 

钱伟长教授“被教育家”的合理要素

 

730上午6时,著名科学家、上海大学校长钱伟长教授在上海逝世。一般的报道总是这样来介绍这位伟人:“钱伟长先生是世界著名的杰出华人科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百度百科的介绍是“钱伟长(19122010),江苏无锡人,中国著名力学家、应用数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近代力学、应用数学的奠基人之一;兼长应用数学、物理学、中文信息学,著述甚丰;特别在弹性力学、变分原理、摄动方法等领域有重要成就;历任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大学校长,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名誉校长,耀华中学名誉校长”。看来,钱老被称为“教育家”基本成了共识。那么,钱老“被教育家”的合理要素有哪些呢?

在了解其所以为“被教育家”的合理要素之前,我们还是应该首先给“教育家”界定一些条件。在我看来,作为一个教育家,必须具备以下五个条件:

第一,高尚朴素的教育情怀。教育家一定视教育为生命,必须以育才为乐,并把“育天下英才”为自己的立身之本。他们对待教育不会有任何的功利思想。

第二,系统综合的教育理论。教育家一定有自己的完整、系统的教育理论,这是其立命之本。他对教育理论的贡献不是支言片语,而是一个体系。

第三,独立创新的原创成果。教育家一定会有自己的真知灼见,且这种真知得到世人、特别是教育学领域专业人士的认同。

第四,功垂千载的实践成就。教育家在成为一名理论家的同时,也一定是一位实践者。他或者领导一所学校(一个地区),或者指导一所学校(一个地区)的教育发展,并使这所学校、这个地区的教育有了跨越式发展。

第五,广博深远的社会影响。教育家的思想、教育家的实践决不是当下的产物,它的影响是跨时代的。即影响当代,也会影响今后几代、甚至整个中华民族的教育。如孔子的教育思想、黄炎培的教育思想、蔡元培的教育思想等。

如果以以上五个条件来量测一下钱老,钱老“被教育家”有其合理要素。

关于第一条,钱老完全具备。钱老的教育成就主要体现在上海大学(原1960成立的上海工学院前身。1994年,上海工大和原上海科学技术大学、原上海大学和原上海科技高等专科学校合并,组建成现在的上海大学)。钱老被任命为校长时是1983年,当时钱老已经72岁高龄。一个对教育没有朴素情怀的人是很难接受这样的任命的。且他任上海大学校长后,没有要上海大学的一分工资,也没有要住房。

关于第二条,钱老略显不足。虽然钱老领导上海大学二十余年,但钱老并没有在教育理论方面有专门的、系统的著作。他的教育思想体现在他的办学实践中,体现在他平时对教师、学生、干部的要求上。在这点上,他与当时名声显赫的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朱九思有一定差距。后二人都有教育方面的专著面世。

关于第三条,钱老完全具备。钱老在当校长时提出了著名的拆除“四道墙”的口号:即拆除学校与社会之间的墙,加强大学与社会的联系;拆除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墙,把最前沿的科学成果带给学生;拆除学院和专业之间的墙,实施通识教育,办综合性大学;拆除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墙,为了提高师生互动”。同时率先在大学中实施“三制”:即完全学分制、选修制、短学期制。这三种机制今天已经成为中国综合性大学的常规办学机制。

关于第四条,钱老也是完全具备。钱老接手上海工业大学时,上海工业大学名不见经传,且受文革影响,处于完全的崩溃边缘。而如今的上海大学已经是一所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的综合性大学,无论是办学水平,办学声誉,还是整体办学条件在全国高校中都已跻身先进。钱老亲自制定的“自强不息”的校训和“求实、创新”的学风在上海大学生生不息。

对于第五条,钱老应该完全符合。一个是他老人家倡导的完全学分制、短学期制、选修课制已在中国扎根。另外,上海大学已经成立了“钱伟长教育思想”研究课题组,并申请到上海社会科学规划课题,我想钱老的教育思想当被系统化,这种影响将是广博深远的。

综合观之,钱老被称为教育家,当属实至名归。

愿钱老安息,一路走好!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4902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0732-351702.html

上一篇:悼念钱伟长先生专辑-评论篇-3:在天国的钱伟长先生应该不愿“被元勋”
下一篇:悼念钱伟长先生专辑-故事篇-1:钱伟长妙计救军港

3 盖鑫磊 卢东强 shuishousong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8 18: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