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Think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mdushandong

博文

阅读波兰尼(四)

已有 3346 次阅读 2009-8-29 23:46 |个人分类:科学哲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波兰尼

波兰尼是个关注时政的科学家. 他一直在关注苏联社会主义对待科学的态度. 1935年他与苏联理论家布哈林有过关于为发现真理为目的的纯科学和以实际应用为目的的应用科学方面的谈话. 这种区分在苏联理论界是模糊的. 在泛政治化和历史唯物主义(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决定论)的理论框架下, 认为科学也是社会经济条件的产物. 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 苏联科学家可以自由的遵从自己的兴趣,不过,由于苏联社会内在的和谐,科学家的兴趣"必然的"地被引导到有益于当前五年计划的研究路线上。

布哈林在说谎,苏联社会主义没有给科学界提供一个自由宽松的研究环境。理论机器对研究基础理论的科学家进行无情奚落以迫使其承认辩证唯物主义的绝对权威。1935年苏联著名生物学家瓦维诺夫被实验室解职并被捕入狱,格式塔心理学实验在苏联被宣判为伪科学。

苏联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否认思想内在的创造力。认为科学家,学者和艺术家们对自主权的任何要求都是无理取闹;对科学探索的献身无论迈向何方,都是对那个负责公共福利的权利的背叛。科学家唯一合法出路是和权利合作,服务于社会经济。苏联社会主义权力不承认任何高于它的真理、公平和道德的存在。它自诩为历史运数的化身。它鼓励了暴力

匈牙利作家尼古拉.吉姆斯深刻的写到:“……党的真理和政治利益是同义词,它甚至比客观真理更重要。这是种糟糕的思想---- 如果说真理的标准就是政治利益,那么连一个生命也可能是真理,一场编造出来的政治审判也可能是真理。我们由此发展出一种视野,既影响了想出伪造审判主意的人,也影响了这场审判的牺牲者。这视野甚至毒害了整个公共生活,它能穿透我们思想里面最遥远的角落,模糊我们的实现,瓦解我们的分析能力。最后,它将使我们中的一些人完全失去感觉能力和摄悟真理的能力。……”。 按照莫斯科的命令,该作者被处死于布达佩斯。

道德倒置的思想结构

波兰尼把苏联马克思学说描述为道德倒置。它否认自由平等博爱的价值,否认这些道德基准,认为这是虚伪的。马克思认为物质基础决定了意识存在。它鼓励了暴力革命,改变社会存在,释放社会生产力。人类进步的理想转化为了暴力学说,历史现实中的道德还原为了经济必然性,道德不可靠,只有经济是可靠的。理想由乌托邦变为了科学。马克思以科学的名义摧毁了人的道德概念,证明了人的理想是权利和利益的衍生物。苏联的代表们忙于道德表白,表现出令人难以忍受的伪善。他们否认大众的住房需要,集中财力建筑少量的华丽的摩天大楼;使数不清的财富偏离了消费者的需求,目的只是为了在月球上插上苏联旗帜,由此来树立苏联社会主义的至尊形象。大众热情被宣传机构引导到社会进步和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上去。这些表现为苏联长期的发展重工业,忽视轻工业。

自由主义的科学研究

波兰尼认为科学首先有效概念的有机体,每个单一部分都为整体一致性所证实。科学是由自主的分支组成(物理,化学,生物),由他们的几个观念体系控制着,每个体系都不断的生产着新的适合于科学证明的小前提,而且通过这个证明,他们被稳定地增强和修正,以便越来越接近真理。新的发现即使是有效的,也不一定会引起科学的注意,除非它们涉及到支配着科学各个分支的一些基本观念,并且能证实在某种程度上确证、扩展或限制这些指导原则。

对于自由主义来说,科学在社会中的这个位置是自由原则的重要例子。作为慷慨给与所有人的科学,当被慷慨地允许追求它自己的精神目标而不是消沉于单调地服务于社会需要的沉闷和麻木中,就会强有力的支持自由。一个可以迅速扩展成其他观念体系并且有自己独立存在的主题,构成了协调一致的观念体系,这个主题的成长可能只符合它自己的基本原则----真理、正义、仁爱、美及其在法律、政治、道德传统、艺术、宗教的构造。由于世俗权威的强迫引起科学瘫痪,同样理由也使这个领域的所有财富在被迫服从国家需要的时候化为齑粉。

另一方面,思想领域有其自己的生命如果得到了承认,那么自由不仅仅是可能的,它的制度还将成为一种社会的必然。因为它意味着:真理、正义、仁爱将位于社会之上,而却培育了这些理想的制度。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它指出了一个重要的事实:社会必须培育思想而不是控制它----因为担心社会陷入总是停滞的传统的沼泽中。而且也说明,社会为了完成这个精神职能,必须同意它的成员献身于思想领域,并且必须保证它的公民有权不服从自己的命令而诉诸这个领域更高的裁决。

今天,许多思想家不相信真理。他们当中很少有人认为不顾政治后果去说出真理是正确的,思想家因此丧失了以真理的名义去制约政府的权利。除非我们重建人们不顾社会利益而追求真理的权利,除非我们再次献身于这种追求的责任,那种反常就不可能被消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8709-252225.html

上一篇:生活如此美好,而我如此糟糕
下一篇:彻底革命与彻底革命者

0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8 22: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