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鸟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yuniaoguo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博文

稀世珍鸟如何飞出地狱之门? 精选

已有 9208 次阅读 2014-12-6 13:46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朱鹮、秦岭、洋县

稀世珍鸟如何飞出地狱之门?

暑期,承蒙中国科学普及出版社吕秀齐老师的邀请,到秦岭考察大熊猫,一同前往的还有和平出版社的杨老师和庞老师。在保护区赵书记的安排下,我们第一站到达了洋县。这里有一个非常熟悉的“朋友”,我对于它的兴趣远远超过国宝大熊猫。虽然没有“国宝”的名气大,但它那一段非比寻常的经历,也是可歌可泣!曾几何时它一度徘徊着在鬼门关之外,中国的专家们认定它已经消失了,而后又被从新发现,一步步从鬼门关里飞了出来。它就是朱鹮,来自地狱的勇士!


朱鹮雏鸟 赵序茅拍摄

物以稀为贵,朱鹮以其稀少的数量和美丽的形态闻名于世,是亚洲地区特有的珍贵涉禽。曾几何时,朱鹮家族也兴盛一时。据文献记载,朱鹮历史上属广布种,广泛分布于亚洲东部,北起西伯利亚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南到中国的台湾,东至日本的岩手县,西抵中国的甘肃省。大陆境内,朱鹮广泛分布于东北、华北、华东、华南和中西部地区,共有l5个省市曾有过朱鹮分布的记录。

造物主赋予每一个物种出现的机会,必定给予它们生存的理由。朱鹮历经几千万年而进化出来的物种,经历过沧海桑田,见证了地老天荒……大自然的种种磨难,挡不住物种求生的渴望!然而,伟大的生命面对工业文明的进程,却渐渐的失去了昔日生命的顽强!


飞行中的朱鹮 杨都 拍摄

随着人类活动对生态环境的迅速改变,朱鹮的数量自19世纪后逐渐减少,20世纪中期以来,由于环境破坏,加之食物资源缺乏、捕猎、缺乏营巢树木以及湿地面积缩小等原因,朱鹮的数量急剧下降。1963年以后,俄罗斯一直没有朱鹮的记录;朝鲜半岛的最后一次记录是1979 年在“三八线”非军事区见到1 只(翟天庆等,2008)。当时仅知日本有六只存在。中国是朱鹮的主要历史分布区,原有迁徙、留居两个类型。然而因朱鹮不能适应生态条件的迅速变化,分布范围迅速缩小。即使最晚的朱鹮标本采集点—19646月甘肃康县岸门口,也变成为人口密集的城镇。据称1972-1975年在我国还采到过朱鹮的标本,并无确实的根据,事实上自1964年后未见有正式报道。朱鹮濒临灭绝,距离地狱之门也只有一步之遥!

历经几千万年形成的物种就这样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了吗?我们还不曾欣赏你那美丽的容颜,就已经离去了吗?中国的科学家们不抛弃,不放弃,无论多么艰难,也要找到朱鹮,哪怕是蛛丝马迹,也好给后人有个交代!文革浩劫之后,全国范围内寻找朱鹮的计划立即开启!

19781981 年,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对我国辽宁、安徽、江苏、浙江、山东、河北、河南、陕西、甘肃等九省有关地区进行了三年的调查。老一辈的科学家们,风餐露宿、历经千险、排除万难,终于在1981年,62330日在秦岭洋县境内金家河及姚家沟的海拔1200-1400米处,发现了两对朱鹮成体,3只幼体(刘荫增)。如此稀少的种群数量,它们能否继续存活,如何进行保护,成为摆在中国鸟类学家面前的一道难题!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不会放弃!

为了拯救这世界上仅存的野生朱鹮,中国各级政府和研究管理部门先后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拯救措施。就地保护,即在朱鹮的自然栖息地内开展保护工作,拯救和恢复其野生种群,是最重要、最有效的方式。在朱鹮的保护进程中,保护野生种群及其栖息地尤为重要。自1981年重新发现朱鹮野生种群后,我国加大就地保护措施,并取得显著成效。2005经国务院批准成立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就地保护的同时,异地保护(易地保护是将濒危物种的部分个体转移到人工条件比较优越的地方,通过人工饲养繁殖的方式保存并建立一定规模的、健康的人工种群。)也开始展开。1981 5月,随着一只朱鹮雏鸟送到北京动物园进行人工饲养,开始建立第一个人工种群。1989年,世界上首次人工繁殖朱鹮在北京动物园获得成功。截止到 2005 6月底,中国人工饲养的数量已达到 424只。不仅如此,我们的经验和技术还被引入到日本。1 998年和 2000年,我国先后将 3只朱鹮赠送给日本。与此同时,中国专门派出技术人员,传授朱鹮的人工繁殖技术,在日本佐渡朱鹮中心建立起新的朱鹮人工种群(丁长青,2004)。濒危的朱鹮在中日两国建立起稳定的人工种群,已成为世界濒危物种保护和国际合作的一个成功典范。  

好消息还在继续,随着朱鹮人工种群的日益充足,让人工种群回归自然的时机已经成熟。200410月,陕西洋县华阳镇开展了饲养个体的野化放飞实验。共有12只人工饲养的朱鹮被释放到野外,对其中5只进行了无线电遥测跟踪。至 2005 6月,除3只失踪外,其余9只都已适应野外环境并与野生朱鹮种群合群生活(丁长青,2004)。

经过近25年的努力,朱鹮这一极危物种已经得以保存和壮大。根据丁长青(2005)调查结果,朱鹮野生种群数量已经由 1981年的 7只发展到 2005年底的约 450只,分布范围也从洋县扩展到周边的城固、西乡、汉中、南郑和勉县等多个县市。我们到洋县的时候曾担心的无法见到朱鹮。一旁的赵书记,打趣的回答:“见不到都困难”。果不其然,在平阳古镇,朱鹮的巢就建在小镇路边的树上,过往的人虽多,可是巢中朱鹮一点不感到害怕,这和我在新疆看到的其他鸟类的场景大大不同。我们也如愿以偿的拍到了两只将要离巢的雏鸟。

人类文明发展的今天,需要我们善待每一个物种。从某种程度上讲,生态文明的尺度是由人类和动物之间的距离来衡量的!


两小无猜 吕秀齐 拍摄

参考文献:

丁长青主编.2004. 朱鹮研究[M]. 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138 8.

丁长青, 李峰. 2006. 朱鹮的保护与研究[J]. 动物学杂志, 2006, 40(6): 54-62.

刘荫增. 1981. 朱鹮在秦岭的重新发现[J]. 动物学报, 27(3):273-273.

翟天庆, 丁海华, 张治等. 2008. 朱鹮种群现状及自然迁移规律[J]. 野生动物杂志, 29(6):319-321.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90233-848907.html

上一篇:闯关游戏里的科研素养
下一篇:谁说天下乌鸦一般黑

44 武夷山 陈楷翰 杨正瓴 魏东平 吕喆 赵建民 黄永义 李宇斌 刘洋 韩枫 刘全慧 文克玲 姜虹 张骥 李璐 喻海良 陈儒军 蔡庆华 唐凌峰 侯沉 张江敏 孟津 罗德海 梁文全 廖灏泓 赵帅飞 冯大诚 董全 侯成亚 水迎波 王春艳 张晓良 赵美娣 吕秀齐 于仲波 eastHL2008 biofans zhangling divingmed ruby1990 zxk730 aliala dulizhi95 lrx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2 06: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