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鸟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yuniaoguo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博文

天山东游记之呼图壁:冰沟历险 精选

已有 5203 次阅读 2014-2-13 18:52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天山、呼图壁、野猪

天山东游记之呼图壁:冰沟历险

20137-8月受新疆天东局的委托,由国家林业局中南设计院牵头,对东天山八个林场进行物种资源本底调查。在中南院熊处长的统一协调下,四个考察小组参与其中,新师大海老师主攻植物,新大买老师研究苔藓和菌类,新大胡老师的弟子收集昆虫,我则有幸代表马鸣老师调查区域内的鸟类和兽类。从呼图壁到乌苏,经哈密到吉木萨尔,一路东游,见证了西域山河的壮阔,感叹动物们高超的生存本领,欣赏了昆虫们精彩的表演。美丽的背后有着更多的感慨,感慨之余便是无尽的凄凉与深深的无奈:度假村遍地开花,草场严重退化,牧民的牛羊已经延伸到冰川的脚下……人类的干扰已经给动物的生存带来严重的挑战,北山羊、盘羊深居简出,大型猛禽难觅踪影,雪豹早已成为记忆中的故事。

冰沟历险

710日此行的第一站是呼图壁林场,接下来几天里对附近的哈熊沟、白桦沟进行了考察。总结一个共同的现象是:只要有牧民的活动的地方,野生动物们就远远的躲起来,北山羊如此、马鹿如此,就连一向低调的旱獭也跟着起哄,鸟类中大型猛禽不知去向,唯有几只鸢在空中不断徘徊,针叶林里星鸦、小嘴乌鸦传出“呱呱的争吵,好像在商量如何瓜分胜利的果实。

出师不利,近处看不到东西,只有远征!熊处长征求蔡主任的意见后,雪山附近的狼塔沟成了我们第一次远征的目标。

张同过独木桥 赵序茅拍摄

全副武装行程21夜,远征终于有了收获,沿着齐尔不伦河,翻越达板的时候,见到我们此行的第一位贵客——高山兀鹫(国家二级保护鸟类)。发现它们的时候,正在山顶上空盘旋,大型猛禽中它们的特征特别明显,头、颈部光秃秃的,飞行翅膀下垂,身体成一个白色的“T”型,边缘的羽毛为黑色。起初没有在意,但随后的一个动作,引起了我极大的关注。几只落在山顶上,又有几只从山上起飞,此处必为巢区。高山兀鹫是我们刚刚申请的国家自然基金项目,前段时间找巢,可谓煞费苦心,不曾想今日狼塔偶遇,怎一个“乐”字可以了的。


高山兀鹫 赵序茅拍摄

翻过达板,进入狼塔,我却再也高兴不起来了。远远望去,几处白色的蒙古包格外显眼。此处海波接近三千米,处于林缘的上线,属于高山草甸,没想到依旧有牧民活动。千里迢迢过来就是为了看着几处蒙古包吗?心有不甘,第二天向雪山前进,直到冰川的脚下,依旧看到牧民的牛羊,幸好雪山不长草,否则天山就没有一片净土了。

路上两位蒙古小伙准备赛马

远征回来,我们准备翻越冰沟,前往玛纳斯。几日的考察无果,对冰沟之行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料前方草丛一个黑色的东西在移动,仔细看过去,野猪。个头较小,还未成年。野猪群居生活,幼猪的出现证明此处必有一个野猪家庭。于是猪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现实证明就爬山而言,两条腿的始终干不过四条腿的。虽然没能追上,不过它的行踪却暴露无疑,顺着它的痕迹,翻过达板是一片开阔的草场,在草场与针叶林的交汇处,我的判断得到了验证。一个野猪家庭,约七八只野猪。可能前面的小猪早已汇报了敌情,我一出现,还有一公里的距离,它们就开始向林子里转移,无奈再次扑空。

红松鼠 赵序茅拍摄

我们只好继续赶路。冰沟的长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沟中无水,难耐饥渴,路旁的大黄、草莓成了我们争相取食的对象。酸酸甜甜的野草莓不仅解渴,还富含大量的维生素。大黄就更不用说了,中医有句话叫做“大黄救命无功,人参害人无过”,既能补水,又富含维生素C,只不过略有苦涩。曲折的道路虽然有些烦躁,不过也增加了我们(与野猪)见面的几率。

偶遇野猪群

又往前走了约两公里,另一个野猪家庭出现了,遇见它们的时候,距离不足一百米,大约有十二三只的样子,正挡在路上。由于猪多势众,看到我们并没有要离开的样子。既然不走,我索性上前去拍个特写。我的贸然闯入,大大出乎了猪的意料,还有50米的样子,它们再也淡定不了了。两个大猪一前一后,中间夹着小猪,开始向山上转移。穷寇莫追,况且此处也是人家的地盘,跟着后面追拍了几张,也就撤了下来。后来想想也有些后怕,最近的时候大猪离我不足十米,俗语有云:“一猪二熊三老虎”,它要是动真格的,我们还真不是对手。

短短的几公里,竟然见到二十多只野猪,看来此地数量不少,从当地的牧民口中,也证明了这一事实。吃惊之后,更值得深思,别的动物大多隐姓埋名,为何野猪一家独大?其实还要多多归功于人类的提携,野猪的适应能力极强,仅有的天敌狼和雪豹被人类赶的无影无踪,此处基本上没有敌人,而身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它们,一般人也不敢动,因而种群扩张在所难免。

本博主冰缝求生

然而这帮猪们,并没有买账,反而恩将仇报,屡次袭击牧民的家畜。我们上来的时候,乌龙别克家的羊就被干掉了几只。看来在草场的争夺面前,动物和人一样,都是六亲不认。

冰上蜘蛛 赵序茅拍摄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90233-767218.html

上一篇:红火蚁的“生命之舟”
下一篇:天山东游记之乌苏:喜逢玉原石

23 尤明庆 庄世宇 赵美娣 蔡庆华 陈小斌 姜虹 陈桂华 徐晓 赵斌 徐大彬 刘光银 陈楷翰 武夷山 戎可 李汝资 刘全生 曹裕波 朱朝东 Halloo wangqinling yunmu biofans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1 21: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