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鸟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yuniaoguo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博文

一所高校的温度决定它的高度 精选

已有 11005 次阅读 2020-1-15 11:46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兰州大学, 博士毕业, 科研工作

博士答辩前,我已经开始物色工作,由于没有海外经历也没有NSC的文章,想要找一份满意的科研工作还要花费一番周折。现实比我预料的顺利,从3月份开始,我陆续面试了5家单位,结果全中。经过比较和权衡之后,我有了心仪的下家,正当决定之际,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兰州大学生态学创新研究院的王院长(执行副院长),王院长说学院的刘院长很认可我的工作,他也在网上查了我的资料,问我是否有意来兰大工作,并且将兰大的工作条件和待遇一五一十地告知我。接到这个电话,我第一感觉,这哪里是一个院长啊,更像是一个拉家常的大哥,而且每一句都在为我考虑。他告诉我兰大能给我提供什么。这颠覆了我之前的认知,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但凡高校的通知都是一个年纪轻轻的文秘,她会说:“赵博士,恭喜你通过了我们的初步筛选,后天来面试吧,请准备好N种材料。”

我之前没有给兰大投过简历,也不曾了解过学院的情况。通过对比,我感觉兰大根本不是在招人。正常的学校招人,无论学校水平咋滴,哪怕是七八本的高校,先用繁琐的报名程序和复杂的面试过程把你内心击溃,让你感觉自己是那么无能,获取这份工作是多么难得。然后再通知你,经过学校“开恩”,你被某某单位录取了。这样一来,还没有上岗你就已经欠学校一个天大的人情!从这层面上讲,兰大不是再招人,而是在求贤。

接着,我和兰大生态学创新研究院的科研秘书李老师取得联系,我想咨询她什么时间面试,面试的流程如何?她的告诉我:“看你的时间。”我问她面试都讲什么,什么要求?她告诉我:“准确的讲不是面试,而是邀请我做个学术报告,讲什么自己定。并且叮嘱我把车票和住宿票开好,无论将来是否在兰大工作,都会给予报销。”我心里默念,这究竟是什么学校啊?该不会是骗子吧。一个单位能够处处为别人着想,以前只在诈骗电话中听到过。

来之前,科研秘书李老师还专门要了我的照片,给我做了一张海报。我感觉这哪里是面试啊,更像学术明星的科研报告。尽管我没有科研明星的实力,却享受到了科研明星的待遇。到了兰大,我做了一个报告,和一个教学试讲。见到了久违的刘院长,不,应该是刘老师。他从来不喜欢别人喊他“院长”。他最喜欢讨论学术问题,诸如,这块领域还没人做,那块领域有待发展。从刘院长和王院长那里了解到学院更详细的信息:兰州大学生态学创新研究院是2018年新成立的学院,计划招30-35名青年研究员,聘为硕士生导师,享受正教授的待遇,给与启动经费80-150万。3如此宽松的科研氛围,优越的科研条件,无微不至的人文关怀,我还考虑什么呢?

毕业答辩后,我就迫不及待来到兰大报道。七月的北京已是高温难耐,远在西北的兰州由于它的高度而摈弃了它的温度。以前的记忆只知道兰州拉面,和给我一支兰州的董小姐,其他的都是空白。下了火车来到兰大的城关区本部。正门的校门历经110年岁月的洗礼有些老旧了,却也更加精神了。校园内参天古树经过岁月的沉淀,枝繁叶茂,庇护着这片土地不受阳光的炙烤。兰大是胡焕庸线以西唯一的双一流A类高校,是这片贫瘠土地上盛开的一朵奇葩。

到校后,科研秘书李老师将正式的合同发给我,并询问我签约的时间。我觉得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七月下旬,就从8月1日开始签吧。随后,李老师把合同送到人事处审核。不料被人事处驳回。人事处的意见是:合同从71号开始签,这样工资可以从7月份开始发。另外,人事处要求把学校给予老师的住房补贴写入合同中。再一次被学校的人为关怀感动。到了选房子的时候(租学校的房子),学校后勤保障部早已经将房子重新装修一遍,所有的家具和家电都是新的,床上用品一应俱全,直接拎包就可以居住。

之前,我对科研报账一直充满恐惧。我曾经在东部某高校亲身经历过,凌晨五点到学校财务室门口排队情景。也曾经和我的导师说过:你让我去沙漠种树,我二话不说,你若让我报账,先把我开了吧!在兰大科研报销环节极为简便,只需要在网上提交报销单,打印出来进行投递就可以。

我们学院是新的,办公设备是新的,所有的同事也是新的,他们都和我岁数差不多,这里没有山头之隔,没有门户之见。你无需担心说错了什么话而得罪了谁与谁,更不用担心自己没有后台得不到推荐。学院巴不得每一个科研人员都能拿到人才资助的项目。在这里,可以畅所欲言,想和谁合作就和谁合作,自由组合。

甘肃虽是经济的洼地,而兰大却是西部文化的高地。如果心中感受不到温暖,再繁华的都市又能怎样?相比于历史时期的辉煌,兰大确实没落不少,可是兰大的温度在,它的高度就一定在。因为,一个所高校的温度决定它的高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90233-1214339.html

上一篇:白鲟灭绝:又一个物种离我们而去
下一篇:我的科普写作路:由于知识传递到价值引领

56 郑永军 陈兴峰 王恪铭 王从彦 杨金波 黄仁勇 汤茂林 张学文 熊建华 武夷山 刘士勇 吕秀齐 冯兆东 黄永义 张士宏 杨正瓴 刘向 易雪梅 王崇臣 孙颉 梁洪泽 蔡宁 汪晓军 宋威 史晓雷 孔梅 罗鸿幸 张红光 杨轶杰 褚海亮 柏延文 郭战胜 石磊 段含明 梁庆华 王述潮 刘浔江 穆仕芳 张金龙 杨力 李春来 向左甫 刘欣 周忠浩 李得建 王德华 朱经亚 高江勇 周浙昆 雷宏江 康建 董焱章 肖瑞春 帅凌鹰 杜芳 苏鑫杨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9 06: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