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鸟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yuniaoguo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博文

你可曾吃过“狗屎毛”?

已有 2335 次阅读 2019-3-10 13:07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杨树毛、农村、生活

再过几日又到杨絮纷飞的时节,现在杨树虽还没有长叶,那一串串的杨树毛已经挂满了枝头,单从外表看,还以为是秋季的硕果。杨树毛有一个绰号,唤作“狗屎毛”,对于生长在农村的孩子而言,这杨树毛曾经是一道佳肴。

小的时候,每到杨树毛落地的时节,大人们会挎上一个篮子,小孩子们跟在后面,到杨树下去捡起杨树毛。尤其是大风过后的早上,满地都是新鲜的杨树毛。要说捡杨树毛也是有讲究的,刚从树上飘落下来的最好。若是在地面呆久了,容易沾满泥土,或者被过往的行人和车辆碾碎。如果杨树毛还在树上,硬是把它弄下来,不仅费时费力,做出来的口感也不佳。每天早晨和傍晚都是捡杨树毛的好时机。可是,母亲早上和傍晚既要做饭又要喂猪,等到她出去了,往往最好的杨树毛都被别人捡光了。回来还要面临父亲数落,嫌弃母亲捡来的杨树毛不好。即便如此,母亲也不曾回一句:“你怎么不去?”

虽然,我小时候捡杨树毛要面临竞争,但是也父亲小时候好得多。听奶奶讲,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这杨树毛可是宝贝。家家户户都想去捡,因此捡杨树毛也要划分地盘和等级。我家是地主,不能和别人争,只能到最后捡别人剩下的。近的地方捡不到,奶奶带着父亲只能到远一些的地方去捡起。有些年份,地面上落下的杨树毛已经无法满足村民的需求,心急的人们就开始打树上的主意。他们弄了一个铁钩子,把树枝勾断,将树上的杨树毛收入囊中,以至于到了夏季,杨树还是光秃秃的。

捡回来的杨树毛用水洗干净,待到锅里烧开,放在锅里煮一会,捞出来放在冷水里,泡上一宿,这样可以把苦味去掉。农村都是烧地锅,就是自家用砖头、泥瓦砌成的灶台,上面放一个大锅,底下烧柴火。地锅煮东西有一个好处——煮出来的东西特别入味,不像现在的煤气或电磁炉那样火急火燎。等到第二天,把冷水中浸泡的杨树毛重新放入热锅中,在上面放上些豆扁。豆扁就是把豆子放在石碾上压成扁状。石碾是村里碾磨粮食的工具,一般放在村头。一块石碾主要由三部分组成,最下面是一快圆形的巨石——石磨,上面放一个圆柱体的碾石,碾石可以在石磨上做圆周运动,碾石的一端有一段长长的木制手柄。把豆子用水洗干净,撒到石磨上,推动碾石一端的木手柄,来来回回绕圆圈,豆子就成了扁状。

放上豆扁,再煮上二十来分钟,这道菜就算完成了。出锅的杨树毛早已面目全非,和豆扁融为一体,我们那里管这种吃法叫叉豆腐。热乎乎的杨树毛豆腐,卷上一块煎饼,又香有软。我至今依稀记得那种味道,类似于蛋白肉。这也是父亲最爱的菜,因为这种菜不用花钱,还可以吃饱。

现在家家都富裕了,杨树毛也成为令人嫌弃的东西,尤其落在家里和道路上还需要打扫。再过几日,那漫天飘落的杨絮,随风起舞,扰乱了急匆匆的路人,也影响了城市的容貌,人们恨不得杨树不长毛,杨树毛也真的成为了“狗屎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90233-1166731.html

上一篇:二月二的廖豆儿
下一篇:丛林秘语:夜幕下的强盗

6 郑永军 张红光 鲍海飞 农绍庄 杨正瓴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2 16: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