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鸟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yuniaoguo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博文

科考日记(三):你可知猴王的烦恼? 精选

已有 4922 次阅读 2018-2-22 12:38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科研工作, 科学考察, 藏酋猴, 中科院, 动物所

126日依旧大雪。我们要去龙门山的回龙沟。所谓的回龙沟其实是一条海拔1300米左右高山峡谷。不知当地人为何起名回龙沟,依小弟看,这名字起得好。话说当年曹孟德与刘使君煮酒论英雄就曾讨论过“龙为何物”。操曰:“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听完孟德之论,你再看看眼前的河流。高山里的河流,夏季水大可以开山碎石、吞吐八荒,旁边冲毁的道路就是它的杰作。而今枯水期,小河如小溪,奄奄一息,昔日的豪情全都烟消云散。这不正是龙之变化吗?何为龙,龙既山河!


向导王大哥 摄

雪越下越大,路上徒步的行人却越来越多,看得出城里人对于雪是那么的向往。下车后,我跟王大哥一组到大药坪走样线。山体比较陡,大约50—60度,刚下的雪铺满了不足50厘米宽的林间小道。山上是一片青岗树为主的乔灌林,林子绿油油的,在没有针叶林的参与下,能有这颜色,耐人寻味。行至山半腰,有一处高大的珙桐树,这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夏季开出的花儿如同鸽子形状,因此也叫鸽子树。珙桐树下,有一处粪便,已经被冻住。这很有可能是藏酋猴Macaca thibetana的粪便。这藏酋猴属于灵长目猴科猕猴属,是中国特有的灵长类动物,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也是我们此行重点寻找的对象。一个小时后,我们爬到了山梁处,山梁上面架起了一个巨大的钢管,如同高架桥从山顶斜插地面。这是当地水电站的引水管道,也是人类改造自然的“杰作”。


雪下的森林 赵序茅 摄

过了山梁,坡度趋于平缓,前方是一处40度的大斜坡。随着雪花沉积,周边已经完全被大雪覆盖。干枯的阔叶树枝上一身素稿,地面的灌丛银装素裹。树枝上缠绕着枯黄的绞股蓝,一侧还留有紫色的果实。据向导王大哥介绍,绞股蓝被当地视为一种药材,可以降血压,50元一斤。那边,山核桃树上满身积雪,本缠绕其身。灌丛下长满了蕨类植物。有一种俗名晕头鸡的蕨类,它的根很庞大,结成一个菠萝形状,据说可以入药,治头痛,4050元一斤


绞股蓝 赵序茅 摄

森林里一片寂静,不时传来积雪压断树枝的咔嚓声。在海拔1750米处,突然传来一阵当当声,在寂静的树林中格外入耳。原来是一只白背啄木鸟,头顶上红色的羽毛格外显眼,它在一棵枯死的山核桃树上,不断地撞击树干,寻觅里面隐藏的食物(虫子)。我不知道这只白背今天的收获如何。只见满地都是木屑,树上留下它啄过的痕迹。白背啄木鸟的出现为这寂静的森林添加了一份喧闹,大有“鸟鸣山更幽”的味道。岩石上爬满了细长的青藤,柔软、坚韧,当地人用它编框子。据说,当年诸葛亮七擒孟获途中,遇到的藤甲兵所穿之甲就是用此物编制而成。


白背啄木鸟

一连几日寻不见猴,加上每日大雪纷飞,不免心中烦闷。不曾想,众里寻他千百度,默然回首,那猴却在河坝处。下山后,我们在河坝处见到了久违的藏酋猴。我共看到两只,一大一小都是雄性。据我估计,它们应该是猴群中全雄单元里的个体,全雄单元里的个体在猴群中比较分散。一提到猴,很多人自然会想到那威风咧咧的猴王。君不见西游记里的美猴王“朝游花果山,暮宿水帘洞,合契同情,不入飞鸟之丛,不从走兽之类,独自为王,不胜欢乐。”现实中,猴子的世界没有那么洒脱。藏酋猴的社会结构属于多雌多雄。猴群中,雌多雄少,雄猴们隶属于全雄单元,而全雄单元中的猴儿是分等级的,等级最高的那只雄性就是大家俗称的猴王。其实,猴王远没有大家想的那样威风八面。不做王,你是不知王的苦啊?


相对而视 赵序茅 摄

第一,在藏酋猴中猴王的权利有限,它的“话”未必好使。君不见,大清朝光绪帝虽然贵为天子,但那是一个窝囊啊,手中无权,任人排布。相比之下,猴王的日子比光绪帝稍微好过些。在藏酋猴的社会中,猴群中的雌猴多存在血缘关系。雌猴中的高等级个体之间形成雌性联盟,是猴群中真正的“掌权派”。这些高等级的个体就如同慈禧老佛爷和她庞大的后党。它们的地位,是猴王无法撼动的。而雌性联盟,不仅存在血缘关系,而且猴多势重。正所谓,打架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是这个道理。这样以来猴王的权利大大弱化,具体表现在:雌猴有很多的性选择空间。也就是,猴王无法完全占有雌猴。那些高等级的雌猴,可以和群内高等级的雄猴交配,也可以和低等级的雄性交配(下一节会具体谈到)。


思考猴生 赵序茅

第二,猴王要时刻提防内部造反。常言道:“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尤其是当猴王年龄偏大,体弱多病之时,那些年青的猴儿们就会蠢蠢欲动,揭竿而起。一旦猴王被赶下台,它的命运极为凄凉。比那些贪官还惨!


不要以为我小就不知烦恼

第三,猴王还要时刻警惕外患。当年八国联军进京的之时,慈禧老佛爷(也有考证是刚毅说的)有句千古名言:“宁赠友邦,不予家奴。面对外敌(外来的猴群抢夺地盘或者老婆)的时候,藏酋猴们的做法和老佛爷迥然不同。以猴王为首的全雄单元,一致对外,“天子守国门,君臣死社稷”。在外敌面前,平日里的恩怨都暂且放下,输赢的代价是彼此的孤独。一旦全雄单元被外来雄猴群打败,它们不仅可能失去老婆,连吃饭的地盘都没了。


虽然是严冬,我已经做好了迎接春天的准备 赵序茅 摄

最后收尾,道一句:猴也罢,人也罢,各有各的活法。平民有平民的生活,王侯有王侯的烦恼,莫要攀比,王侯享受我们无法享受的富贵,也必当承当我们无法感知的痛苦和责任。平民可以成为王侯,而王侯却无法做回平民。


赵序茅 摄

爆料科研人员的野外工作(一):踏雪寻猴

爆料科研人员的野外工作(二)闻声辨猴

更多精彩见本人公众号:观鸟寻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90233-1100719.html

上一篇:酒后乱性,究竟是怎么乱的?(有福利)
下一篇:科考日记(四):猴儿的交配都是为了繁殖吗?

18 彭真明 陈楷翰 刁承泰 王从彦 郑永军 刘博 戎可 张晓良 张铁峰 文克玲 武夷山 黄永义 赵克勤 唐凌峰 徐明昆 白龙亮 康建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5 19: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