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hu196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hu1961

博文

纪念李荫远先生! 精选

已有 9568 次阅读 2016-8-28 22:46 |个人分类:人物纪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科学家传记, 新诗, 钱临照, 李荫远

      2012年7月的一天,李荫远先生告诉我,他要写最后一篇博文,谈谈教育收费。他说:“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抗战期间上大学是不交学费的,听说解放后一段时间也不交,不知谁开的头。我很想有机会写最后一篇博文,谈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资料不够。这对教育影响大,网络上有人提三座大山:教育收费、住房、就业。就是抗战前交学费也没有听说有人交不起,而且不交学费也照样可以听课,沈从文就是这样听课的,没有毕业证一样可以是学者。”

我问他,为什么是最后一篇博文?他答:“尽管我写得很委婉,还是有人骂我,说我讨了巧还卖乖。不写也罢。”

几年来,过段时间就去看看李先生的博客,总没有等到他就教育这个话题的“最后一课”,今天出差回来看到的竟然是他的讣告!

认识李先生有30多年了。1985年我以叶企孙先生生平为题,要完成一篇硕士论文。钱临照先生介绍我拜访了一大批与叶先生熟稔的物理学家,其中也包括李先生。后来李先生对我的工作给予了异乎寻常的关注,开始我有受宠若惊之感,渐渐了解了李先生的家国情怀和学人风骨后,我才明白,他是透过科学家传记这个小窗口,关注科学家的历史责任、社会道德,并尽己所能,弘扬正义,弘扬中国学者的社会价值观。

李先生2012年在科学网发过一篇博文:《关于科学人的传记》,他写道:“去年我收到过几本名人传记,其中有一本对传主的学术成就写得如实,对其个性和在‘文革’中受的苦难以及1980年以后的成就均颇为详尽。我认为这书反映了一个时代和一类人的共同遭遇,有史料的价值。另一本则其传主是一位我熟悉的前辈数学家(五十年代被聘为学部委员,早已辞世)。著者详述其学术成就和其社会地位(系主任、大学校长、人大代表等),而对其私德上的不美之处,一字不提。被略去的不过是抗战时期不算稀有的,原配夫人万里寻夫被抗战夫人拒之门外的事件。其事虽有损于传主的令名,但也是时代的悲剧;作者不妨提到为止,不予评说即可。由于掩盖过多,此书读起来自然会让人觉得其前后有不少的漏洞。”李先生说的两本传记都是我当时负责的部门出版的,被他称作“有史料的价值”的是《陆元九传》,另一本是《柯召传》,李先生博文中还有一段严厉批评出版社编辑的话,令我汗颜,在此就不引用了。

看到李先生的博文后,我专门去了他位于海淀黄庄801楼的家拜访他,接受批评。另外,科学家传记是我研习的一个方向,我趁机就传记的写作请教李先生,他有如下见解:

     1.写传记必须写出历史背景,否则毫无意义;

     2.传记不能拔高,不能把历史写成官书;

     3.传记要写小事,小事能看到人的精神,全部写功成名就就没有传记的味道了。

这三点堪为传记写作之圭臬。

听李荫远先生谈传记(2012年7月11日,李荫远寓所)


方老师去世前一年在一篇回忆文字中提到“2010年圣诞节前,收到李荫远先生的e-短信。云:‘多年不通音信。钱先生(指钱临照)辞世不觉已十一年了,我手边只有他指导的科学史学生早年写的传略。我在网上读到过你的两篇回忆散文,都是关于大学刚毕业时期的,也许你真该动笔写回忆录了,不是写你正确与否,而是可以给二、三十年后治史学者之采择与评论。’”方老师过早地在异国他乡逝世,令人唏嘘!还好,他竟然完成了自传!

李先生本人不想留下自传,也绝不授权他人去写。我追问为什么,他答曰:我很平凡,一生很顺利,又不是右派,没有什么可写的。但他认为:中国科技大学应该出版严济慈、钱临照、杨承宗传。他还追我,为什么硕士论文做好了没有出版叶企孙传?又责问我为什么不写钱临照传(钱先生是我的博士导师)?今天,叶企孙、严济慈、杨承宗都有了传记,钱临照的传记还是付诸阙如,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行笔至此,尤感惭愧,因为,今天是钱临照先生110周年冥诞纪念日(钱先生诞生于1906年8月28日,农历七月初九),不过,钱先生的传记今后还是要写的!形式可以多样,独著或师兄弟合著均是选项。今天没有写出钱先生110周年冥诞纪念文章,就发此愿以为纪念吧,也希望能以此告慰李先生!

李先生的学术成就科学网已有介绍,在此就不赘述,仅谈点他的新诗见解。李先生师出名门,在西南联大曾与杨振宁、黄昆等随吴有训、吴大猷、王竹溪学物理,后来成为中国固体物理理论研究的开拓者之一,这些事知道的人多些,但鲜为人知的是他的文学造诣!他在文学方面深得何其芳、闻一多教益,对诗歌颇有研究。1995年以后他辞去《物理学报》执行主编职务,渐渐淡出物理学研究,转入诗歌和社会问题思考。他博览新诗,一册《当代新诗读本》堪称骇俗,他服膺“诗歌合为事而作”的理念,看重反映世势坎坷的篇章,他反对古诗的晦涩,反对现代、后现代诗在文字和意识形态方面的脱离实际。秉持此论,则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为数庞大的新诗,能入他法眼的就为数寥寥了。

老一辈物理学家中,颇有一些人青睐杜甫,如叶企孙、钱临照等等,在古诗中,李先生也推崇杜诗。想来,他们与杜甫忧国忧民的思想情感颇为契合。李先生甚至请了他的老乡、川籍著名书法家余兴公为他写了杜甫诗联挂在书房: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表达了他强烈的爱憎分明的个性!


      李先生在新诗写作上秉持“诗歌合为事而作”的理念,最重反映世势坎坷的篇章,由此也容易理解他对人物传记传主的选择标准。李先生一生不为应景之作,他为科学进步和社会进步奉献了毕生精力。




悼念远行的博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80214-999356.html

上一篇:“分答”能够创造“知识网红”吗?
下一篇:我所知道的2016年物理学诺奖得主戴维·索利斯——潘国驹

34 姬扬 谢力 施郁 戴德昌 韩枫 史晓雷 陈晨星 李宁 黄永义 徐世文 刘良云 李志俊 杨金波 袁永强 郭向云 王涛 王伟 冯大诚 喻海良 武夷山 赵建民 张江敏 蒋新正 万润兰 蒋永华 曾春华 罗祥存 杨正瓴 陈静 宁笔 王安良 wangqinling guhanxian blackrain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09: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