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桂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博文

童年拾趣(五) 精选

已有 3455 次阅读 2016-6-30 22:42 |个人分类:岁月书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童年, 小时候, 儿时

童年拾趣

文/小暴萍

(五)拈花惹草戏童年

自古以来,文人爱花,视梅兰竹菊桂为高洁之物,诗赋以颂之。自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以来,含霜而放的菊花成为中华文化土壤中的一朵奇葩,甚至连“东篱”也为之沾光。李商隐“留得枯荷听雨声”更是从行动上改变了一个社会刈割残荷的习惯。文化赋予花木以不同的意义,然而,在孩子的眼中,花木并无高低贵贱之分,众生平等,它们同样都是大自然造就的产物。

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在爱花的人家里,阳台上,千朵万朵压枝低;东墙外,一枝红秀出篱来。看得心花怒放的我们就想方设法去求花,比如趁主人不注意,偷偷把最大最美的花朵连枝采了,回头种在自家天台的土盆里。隔了一夜,就发现花朵蔫了,花梗萎了。再隔一夜,花枝枯了,埋在泥土中的一节已经发黑。

那时不知道干过多少这样的傻事,糟蹋了不少好看的花朵。反正不懂种花的方法,一切都用最简单的扦插。日积月累,天台上逐渐地有了石莲、刺球、太阳花(圆叶大花马齿苋)、午时花(针叶大花马齿苋)等植物。许多年后,我才慢慢地学会播种养千日红、鸡冠花,移根种风雨兰、朱顶红,用不开花的老枝扦插玫瑰、菊花。


千日红,小暴萍拍摄

风雨兰,小暴萍拍摄

夏日里,毒日把花草晒得发昏,龟裂的泥土仿佛是它们裂开的嘴唇,口里仿佛有饥渴的根部在呻吟。每天上学前、放学后,我都要提着一小桶水去浇灌,一日三餐,餐餐不误。后来,听人说中午浇花不好,当炎热遭遇寒凉,就像夏日突来的阵雨,会让作物萎黄、糜烂、死亡。于是,中午就不浇花了,但是还是一放学就去细细数一数今天又开了几朵太阳花、几朵午时花。

如此玩物丧志,妈妈怒不可遏。终于,她把我养花的几个瓶瓶罐罐顺手一扔,丢到水渠里。我伤心地哭着,到水渠里把瓶瓶罐罐捞上来,看到瓶罐都碎了、裂了,太阳花、午时花的花茎每一根都断了好几节,花朵和叶子都糜烂了,血肉模糊,我看得心都碎了。可是,等妈妈不注意,我又买了几个花盆,变本加厉地种起花来。


太阳花,小暴萍拍摄

入秋之后,暑气渐渐退去。到了十月,秋风放歌,送来阵阵清凉。经过一个盛夏的积蓄,郊外的野草长到了极盛。铺地黍长到大人的腰部,狗牙根匍匐得比我两只手臂还要长。大人们喜欢在草地上晾晒床单,我们就在草地里玩闹、打滚。

我们把狗牙根的匍匐茎连着不定根一起拔起,像编柳条一样把它饶了几圈,做成一个戴在头顶的花环。为了把它装饰得更好看,我们在草地上寻找零星的蟛蜞菊,把花梗塞在花环的缝隙中。我把花冠戴在头上,高兴地说:“我现在是仙女啦!我要当观音菩萨!”于是占据一处高地,左手作托瓶状,右手作兰花指。


狗牙根,网络图片

姑姑也兴奋起来,说:“那我要当太上老君!”于是拔了几根姜茎,把叶子摘去,将尾部(三分之一)在石板上拍打,让尾部变得柔软,再细细撕扯成丝状,一根拂尘就做好啦。

“那我要当谁?”,二妹追问道。“你啊,就做哪吒吧!”我用狗牙根做了两个乾坤圈,姑姑用姜茎做了一条混天绫,一切就大功告成了。于是各方拿出看家本领,上演了一场仙佛斗法的好戏。

当小伙伴们还在玩闹的时候,我趁其不备,用两只手各抓了几丝铺地黍,摸索到膝盖的高度,悄悄地把它的上半部分打了一个结。并在周围把这套程序重复了好几遍,且伪装得若无其事。之后,我跑向一个玩伴,冲着她的屁股狠狠地打了一掌,一边往回跑,一边大喊道:“快来抓我啊!”她毫不犹豫地就跟了过来,在被诱导到草结的周围盘旋,不一会儿,果然就被绊住,毫无防备地就摔了个跟斗。我回头一看,笑得腰都站不直了。

后来我把这套秘诀教给她,一起去忽悠其他的小伙伴。过了一段时间,草地上留下许多草结,连我们自己都记不清在什么地方了。所以,有时走在草地上,自己也一不小心就被绊了一跤,心里还要恶狠狠地咒骂“哪个黑心肝的……”

冬日里湿冷,我们很少出来。但是一旦有几天回温,小草忍不住地探出头来,野花照样招摇动人,引得豆娘、蝴蝶乱窜。我怀念秋天插在小瓶里的马兰头、蟛蜞菊、圆叶节节草了。坐在书桌前,失神片刻,心中期待着采摘来年盛放的桃李。


圆叶节节草,小暴萍拍摄

转过年去,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长大了以后就失去了孩子的视角,在孩子的眼中,植物并无特殊的意义,但是剥去生命华丽的外套,他们看到的是存在的本质:不断地探索,不断地创造,不断地追求真善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5292-987841.html

上一篇:童年拾趣(四)
下一篇:书评:且以情深共白头

7 陈南晖 饶东海 李颖业 朱晓刚 刘光银 sunyang86 decipher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1 10: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