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桂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博文

爱情

已有 2239 次阅读 2013-7-15 08:25 |个人分类:我在故我思|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爱情, 小说

爱情

邹桂萍

理想和现实果真是矛盾重重,有时什么是理想,什么是现实,这放在爱情中更加难以说清。

午后的光线逐渐淡了下来,客厅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柔和,除了小岚那张脸。那是一张惨白而无神色的脸,嘴唇是白的,眼睛却是红的。她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眼珠子却丝毫没有转动,只有手指冷不丁地滑动一下鼠标,才让人知晓这并不是一幅人物肖像。

“这个懦弱而自私的男人”,小岚咬一咬牙,“我再也不要和他过下去了!”这样的论点和结论很难陈述,然而小岚却似乎早已经胸有成竹了,并开始在记忆中抽取论据。

思绪回到三年前,那时她和三哥在棠下村租房,一对小情侣过着同居的生活。有一日,楼下的智障儿受到楼上小痞子的挑唆,于是拄着木杖上来讨说法。可是,神经病就是智商有问题,不分青红皂白地跑进小岚家里来了。正在客厅看球赛和上网的三哥和小岚惊讶地走到前面来看怎么回事。眼看智障儿就要开始打砸,小岚赶紧冲上前去,张开手臂护着三哥。虽然事情后面顺利平息了,但是小岚从此心中多了一处疙瘩:这是什么男人,出事了只会躲在女人后面!

也许,这只是因为北方女子遭遇了南方男子吧,小岚总是这样说服自己。可是,这北方和南方的文化冲突有时真的让人理解不了。尤其是三哥的父母,一直盼着找个壮族姑娘做儿媳,这在陪儿有脸。莫非是如此,三哥父母才对自己那么冷漠吗?

房间里的光线又柔和了许多,只是小岚没有感觉到。她吞一吞口水,眉头紧皱着,思绪飞到两年前和三哥一同回家的情景。

都到年廿八了,才办完年货、手信,一大早从广州出发,下午到桂林市转车到县,晚上再从县里转车到镇。一波三折后,终于抵达,此时已经入夜。小岚见过三哥父母,只是不懂当地方言而无法畅叙。三哥热了饭,两人吃了些许,于是回到房间歇下行李。

刚一进门,小岚就闻到一股闷味,墙上的蜘蛛网和地上的尘埃也对她表示欢迎。小岚卸完行李出来,只想赶快洗个热水澡忘却这旅途的疲惫。

三哥告诉她:“现在还没有热水。你先等一下,我去拿些柴火来烧水。”

小岚点点头,独自取些冷水在房间里头擦拭,心里却觉得委屈。虽然这么多年在外闯荡,她早已不是什么大小姐,但是无论何时回家,家里难道会没有洗澡的热水吗?会没有温暖的被窝吗?

等到一切弄完,已是深夜。这一夜虽然折腾,小岚躺在床上竟也很快地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就是除夕了,接连着许多天有很多事要做。山里人过年请来一帮又一帮的亲朋好友,吃完饭后的锅碗瓢盆叠得老高老高,也不急着洗涮。小岚一半是看不过碗碟引来了各种飞蝇,一半是想表献殷勤,所以就卖力地帮忙干活,好像要在这冰冷的水里洗出一些暖意。

除了洗碗,小岚也帮忙烧菜做饭。可是,三哥父母在饭桌上仅吃大嫂、二嫂烧的菜,而对小岚亲手做的饭菜没有下过一箸……

想到这里,小岚的眼泪不禁唰唰地往下掉。客厅里的光线暗了下去,只有晶莹的泪滴映出斜阳最后的余晖。小岚开始在心中愤愤不平:“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壮族人吗?不就是进了国企,进了国企就捡到狗屎,就有话说啊?”

按照小岚的性子,早就想跟三哥的父母说清楚:进了国企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并不是进了国企就能帮忙叔伯姑姨介绍工作,并不是进了国企就捧着金饭碗。这饭碗还不好捧呢。科长每次出国办事,都喜欢顺道去逛高档商品,购买的东西自个儿存档,却使唤三哥去做报销。其中问题已被经理发觉,可是三哥又不好举报,真是哑巴吃黄连。科长对此屡试不爽,而三哥担着罪名又不受好处,真是两边都不是人啊!有时他气不过来,也想干脆放弃这别人羡慕不来的的金饭碗……

可是,任何解释现在都没必要了。“这个自私的男人……”,想到一些另外的事,小岚开始怒火中烧。

第二次去三哥家过年,小岚特意给三哥妈买了一件羽绒服和一双保暖鞋。说那羽绒服,老人家直接就套在脏兮兮的外套外面,似乎一点儿也不稀罕。再说那保暖鞋,三哥妈架势倒好,坐在椅子上双鞋一蹬,两脚一抬高,意思是让小岚给她穿上。

想到这里,小岚在心中骂了起来:“我从来都没有那样服侍过我自己的妈,为了你妈,我都做到这份上了!你呢?你只是护着自己的几个臭钱。你妈是妈,我大姐夫就不是大姐夫?借你几个钱就……我问你借过钱吗?我是没钱吗,下个月发工资还你那5000都不行吗?三年多的感情究竟就比不上几个臭钱……”

忽然门一开,灯亮了。三哥提着菜,笑着走进来,“小岚,你在啊!怎么不开灯呢?屋里黑得……”。见小岚脸色不对劲,又没有作答,他又说道:“我来做饭给你吃吧!”

小岚冷冷地,依旧不作答。

三哥像往常一样进了厨房,淘米、洗菜、烧菜,重复着平淡无味的家务。菜煮到一半,三哥拿着锅铲走了出来,“哎,小岚,你今天怎么不看新闻啊?”说着走到电视机前按了开关,并把体育频道调到自己平常最厌恶的CCTV13

小岚一句话都没搭理,眼睛死死地盯住电脑屏幕,只是这会儿,她的眼睛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在看着什么。

三哥上菜,问小岚吃饭。小岚疲惫地说:“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三哥坐到客厅里,见小岚没在看,就把电视调到体育频道,一边吃饭,一边看球赛。吃完了,就独自洗了碗,刷了锅,洗了澡。

“今天这么奇怪。平常就恶婆娘,今天都不吭声了”,三哥心里琢磨着得再献一回殷勤,不如问一下要不要给她准备泡脚水。他一走近,忽然扫到屏幕上的“租房”,顿时就没了兴致,独自去房间里上网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岚洗漱完毕,到房间里准备休息。三哥一瞥右下方,时间不早了。可是想起小岚今天的冷漠,他忽然脑袋一热说:“要不,我去收拾一下偏房,以后,我就去那儿睡?”

“不用收拾”,小岚立马回复,“明天我就搬走。”

三哥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不会错,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半晌,他才回过神来,缓缓地走到床边。“小岚,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对你。我……都是因为以前被骗了,所以……”

“我跟你这么久,从没贪过你的钱,你就这样子对我!”小岚躺着不解气,就坐起来怒吼,“你对别人那么好,几万块钱的学费都替人家交了,结果呢?人家还不是一毕业就把你踹了!我要不是看这一点,早就跟你吵翻了。受过伤了不起啊?受过伤就可以这样伤害别人?你……你到底有什么好?”

“我不好!”三哥觉得对不住小岚,两行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是我不好。我们都三年多了,你就忍心……忍心这样放弃吗?”三哥跪在床前,抓住小岚的手,缓缓地说,“你忍心吗?你……忍心丢下我吗?要是……没有你,以后……以后我……我不知道怎么办……”

小岚告诉自己,不要再心软了。都是二十八岁的人了,哪里还耗得起青春?这两年来越发发现自己多了鱼尾纹,终究是老了!虽然家人一直在催,但是自己委身的男人偏偏是这样。没有退路,但又不得不退。她一向倔强的脸上此时只有两行委屈的小女人的泪水。她又挤出几个字:“我要搬走。”

三哥听得这句话分明有很大的商量空间,于是趁势求她:“小岚,不要走。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大姐夫的病要紧,明天我们就给他打点钱过去。小岚,你原谅我好不好?”

小岚似乎犹豫了。难道是因为心软?还是习惯?还是依赖,抑或是承诺?不,不能这样。

“小岚,我还想年底跟你回家,去见你爸妈。我们都要结婚了。其实,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三哥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郑重其事地交到小岚手上,对她说:“以后,它就归你保管了。”

小岚的手颤抖了,她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接受,却又没有理由拒绝,于是就由着三哥把卡塞到她手上。

这一夜的故事结束了,只是小岚始终没想明白,这一切到底是自己原本想要的,还是生活硬塞给她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5292-708221.html

上一篇:壶穴
下一篇:国际英语变体

8 朱晓刚 曹聪 马德义 庄世宇 王桂颖 吴吉良 赵序茅 李威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1 01: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