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桂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博文

树蜥英雄救美 精选

已有 4745 次阅读 2017-4-4 10:32 |个人分类:天地风貌|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变色树蜥

树蜥英雄救美

文/邹桂萍

距离上次拍到变色树蜥的照片已经近一个月了,每当我经过这片红土地,我总是好奇地四处探看,希望可以再次见到它们。在我的记忆中,这里的乱石掩映在植被中,龙葵、鬼针草、一年蓬,还有许多其他小草和地衣,这是它们的家园。可是,就在我拍完照的第二天,这片荒地大兴土木,原先的植被、石子全被推平,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厚重的红土。

变色树蜥将会去哪里重建家园?荒地的右侧连着一片草地,不过有约40厘米的落差;对面是另一片荒地,中间隔着一条水泥路。这两处地方都用福建茶围成篱笆,每当我从这里走过,我就会仔细地查看灌木丛。2017年4月3日,终于有了收获。

在荒地右边20米外,浅排水道中响起一阵窸窣声,我循声望去,看到水泥边上伸出一个头,两个前肢按地,就像是柜台后面的老板。是一只雄树蜥,身披淡黄色,可是看到我之后,它迅速地爬上灌木丛,几分钟后,当它再次出现时,上半身已经变成红色。


1

2

我在一边拍照,它只是戒备地看着,似乎没有逃跑的意思。实际上,我曾见到一个老人从灌木丛旁走过,最后距离只有半米的时候,它才采取逃跑策略。十分钟后,它向下攀爬,借助小草的枝叶托起自身的重量。我以为它要躲进草丛中,但是它却爬上了一根胳膊粗壮的树干,在半米高的地方,它表演起空中杂技。它头上尾下,后肢紧贴树干,但是前肢托起,头胸不断地拉缩,像是贴着墙做起了俯卧撑。

忽然,我发现在雄树蜥和我之间,灌木丛上还趴着一条树蜥。我看它尾巴很短,就想当然地以为是小树蜥,于是把镜头靠得很近。这时,树干上的雄树蜥忽然像中了邪一样,身体注入一股力量,疯狂地朝我飞奔过来。就在它出现的同时,“小树蜥”躲进了灌木丛中,消失得无影无踪。雄树蜥径直来到我的面前,似乎无所畏惧,但眼光又一直紧锁我的行动。


3

4

雄树蜥又在灌木丛上缓慢游动,和我离得很近,我甚至可以看清它身上的鳞片。它甚至还和我面对面,头胸不断地前后摇动,像在和我对话,不知道是在展示自己的勇猛,还是在告诫我不要乱来。我不懂它的语言,但我忍不住学习它的动作,而它头部微侧,眼睛看着我,也许有点儿惊讶,也许因为我的头部没有变红而获得了优越感。十分钟后,它缓缓爬上另一棵树,在细枝上晒太阳。

我一直在一旁看着,它下了树,穿过灌木丛,又上了另一棵树,然后再次下来。此时距离它变红已经有半个小时,它的上半身逐渐地变回淡黄色。最后,我见到它穿过水泥路,在另一侧的灌木丛下凉快,然后爬进了草丛深处。

我很高兴再次见到美丽的东方变色龙,可是上次那条高贵的黑树蜥到哪儿去了呢?“小树蜥”是它们的孩子吗?带着这些疑问,我重新翻看了照片。天哪!这条不是小树蜥,而是断尾的雌树蜥!文献中提到变色树蜥不会断尾求生,但是我确实看到了断尾的树蜥。

我不知道雌树蜥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经历家园的破坏、断尾的挑战,它依然拥有雄树蜥的守候,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故事。


5-1

5-2

5-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5292-1043521.html

上一篇:变色树蜥:东方的变色龙
下一篇:木槿:《诗经》走出来的美人

16 赵序茅 王从彦 蒋德明 侯沉 陈楷翰 黄永义 梁星云 姚小鸥 刘全慧 戎可 郭战胜 徐世文 罗春元 朱晓刚 ericmapes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3 07: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