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动天空-李忠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odenson 南京大学 李忠秋博士 研究方向:行为生态学

博文

我的父亲 精选

已有 11916 次阅读 2013-9-20 18:3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学者| 回忆, 父亲

  今年端午节前一天(6月11日),我们还在海南。对于像我这样手机几乎从不离身的人,那天居然漏过了家里的电话。等到中午我回拨过去的时候,方才知道父亲已然西游。当时的感觉是震惊,父亲虽然平时身体也不甚好,但还不至于突然离世。原本按照自己的考虑,再过两年将二老接到南京享享清福,福未享到,人先亡故。哎,事事非如人愿。

   匆匆忙忙,一直未能写点什么。如今父亲去世已经整整百天,是以摘些记忆中的碎片,纪念我的父亲。


片段1 慈父

   我的印象中,父亲几乎从不动手打人,对待子女更是如此。如果按照传统的理解,所谓的慈母严父,在我家却恰恰相反,慈父严母,小时候没少挨母亲的揍,而父亲话语甚少,简要问几句学业如何而已,打人极为稀少。我被父亲打屁股,应该只有一次。

   小时候我是村里北头的孩子王,很淘气,而且很倔强。有一次忘了什么原因,和母亲生气,后来一个人居然想起了离家出走。其实也没有地方去,在村里转了几个圈后,后来就躲在家门口的山芋垛里睡着了。从下午一直到晚上还没回去,家里人开始四处找寻,包括临近几个村的亲戚,都问到了也没找到。到晚上大概十点多,我迷迷糊糊的醒了,然后发现四周漆黑一片,这时远处传来呼唤我的声音,而手电筒的微光也在头顶晃动。我爬起来,父母终于发现,原来儿子就在家门口的草垛里。

   父亲见到我时,先是惊喜,然后马上大发雷霆,提着我的裤子把我拎到房间,一把扔到床上,噼里啪啦的就打上了。母亲见状直接拦在前面,嘴里叨叨:孩子都回来了,你还发什么脾气?父亲停下手,但仍然气的面红。而我,似乎知道自己害家人找寻了大半天,躲在床角也老实了。

   

片段2 吃甘蔗

   父亲喜欢玩点小牌,比如打打麻将,而且多数情况下都能赢些小钱。小时候家里不算有钱,每当父亲赢了一点钱回家,总不忘给我们捎上一点零食。那时没有薯片巧克力,但一毛钱的瓜子、两毛钱的糖墩是常有的,而印象最深的就是天黑后父亲哼着小曲,拎着一根大甘蔗回家。我们都已经上炕准备睡觉了,但看到甘蔗,也都兴奋不已。然后父亲把甘蔗切好递过来,我们就躺在被窝里,大口大口的咀嚼吸允着甜甜的甘蔗。十几分钟后,满地的甘蔗皮。然后父亲递过毛巾,我们抹一抹嘴,擦一擦手,然后就转头盖好被子睡觉了。那种简单的幸福,或许只是几毛钱,但却回味无穷。


片段3 十块钱的生活费

   其实,在我上大学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家里生活很不错,只是后来和城里的同学尤其是北京的大学同学确切的比较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我算穷苦人家的孩子。那时父亲在窑厂上班,每个月能挣不少钱。而那时我上中学,每个礼拜的生活费如果节俭一些有五块钱就够了,但我似乎总想稍微宽裕一点,然后就可以有闲钱买些书来看,所以一般都会和家里要10块钱作为生活费,父亲也总会满足我的要求。但有一段时间,家中变故,被罚了上万,以致生活颇为拮据。有一周父亲在我临出门去学校时和我说,这个礼拜就给你五块钱吧,下个礼拜工资发下来再多给你一些。我当时就很不高兴,虽然没有再要,但面色上满是怨气。终于,在我临登车前,父亲又从口袋里拿出五块钱塞给我。汽车远去,我回头望望父亲,父亲面色凝重,但却坚毅。而我手中握着的五块钱,刹那间沉重了起来。

   

片段4 我的中考

   其实,如果没有中考改志愿这件事情,我现在多半的情况下,应该是一个技术工人,在普通的工厂里做着简单重复的组装拆卸工作。90年代中期,初中毕业其实最热的选择是中专,因为中专三年就可以毕业工作,可以很快的挣钱养家糊口。所以96年,我也面临着这样的选择。父亲的本意其实是想让我读中专的,那时我们两个初中班,大概140人里,只有22个人上了高中,其余多数都考了中专。但以我的成绩,父亲也觉得读中专可能有点可惜,而在这点上,父亲是颇能听从其他人的建议的。后来和姑姑姑父商量的结果,是让我考取高中。那时已经是四五月份,我的中考志愿都已经填报,且无法更改。那时唯一的出路就是参加全市的高中保送生考试,看来我是命不该绝,还真的就考了个50来名,顺利的被保送到廊坊一中。命运,也许就从父亲犹豫的那一刻得到改变。


片段5 改行

   父亲是在窑厂开铲车的,从20岁左右开始一直开到快50岁。我本以为父亲技术高超,无论如何也不会存在下岗一说的,但就在我大概大三那一年,他居然真的下岗了,生计一下子成了问题。坐吃山空不是法子,尝试了几种方式后,在姑姑姑父和我的建议下,他决定转化开店,以销售农药化肥种子为业。过程是艰难的,几次到北京包括林大、农大的相关公司商量品牌授权、每年参加农产品博览会、每年都找一些好友试验新种子新农药然后再推销,经过大概两三年的尝试,父亲的农药种子服务站立住了脚跟,附近的三村五舍都知道这里有北京的高科技产品,很多都成了老客户。要知道,父亲原先几十年很少下地干活,虽然身在农村,其实对庄稼收种了解很少。这次转行,家里生活得到了保障,至少是十年。这十年,我毕业了,工作了,也算翻身了。但也是这十年,父亲老了,真的老了。


片段6 江南游

   工作后,我到了南京,即使交通再方便,远隔一千公里的距离也让我很难经常回家看望父母,每年满打满算也就回家四五次,每次停留个两三天。父母生活生计基本都靠自己,作为一个堂堂的博士毕业生,却不能在堂前尽孝,实在是愧疚。因此,只要有机会,总想带着父母出去旅旅游,散散心。去年的十一,早早给他们订了南京的车票,就想让他们也能走出偏僻的小村庄,看看江南的美好风光。

   两日的行程,先是到了扬州,逛了瘦西湖;然后是镇江,转了金山寺;最后是南京,看了总统府。其实,对于老人而言,快乐不在风景,而在儿孙陪伴。第三天,我送他们去火车站回家,由于自己的疏忽,赶火车的时间很紧张。在赶路的途中,我发现父亲真的跑不动了,他一跛一跛的跟在后面,一条腿似乎都有些拖地的感觉。最终还是差了两三分钟没赶上火车,父母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我当时还有些埋怨,怎么不能跑快一些,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真他妈不是东西。就是那一次,我才真正注意到,他们上年纪了,确实需要人照顾了,也是那一次,我决定要尽快接他们到身边。可是,这一天还没到,父亲却先走了。


片段7 最后一面

   和父亲的最后一面,是在6月6日,我表妹的婚礼现场。那时候,村里又开了一家农药种子店,直接和父亲有了竞争。父亲身体不太好,自然在这种体力竞争中落了下风,心里自然甚是不甘。我多次和父母谈心,年纪大了,赚不赚钱不重要,身体健康最重要,家里的小店也不要太在意,经营好坏无所谓,只要把它当做一个有邻里朋友交流的地方就行了,否则啥事不干,每天也闲得慌。只要等我两年,出国回来后就可以把全家接到南京一起生活。还清晰的记得那天中午婚宴结束,我和父亲道别,说我圣诞节会回国再来看望他们,让他们别惦记,让他们少生气保重身体,然后匆匆忙忙走出宾馆大院赶去火车站。没有想到,这就是我们的最后一面。6月11日深夜,当我从首都机场打车回到家里时,父亲已然安静的躺在棺椁里,再也见不到了。



   父亲生于1953年1月8日,卒于2013年6月11日,享年60周岁。如果用几个词来概括父亲的一生,可以用:少言、上进、勤劳、听劝;如果再加上几个缺点,或许是懒散、小贪。父亲就这样,没来得及享福,就突然离开了,或许,这是遗憾,也是幸福。

   对于偌大的一个社会而言,每个人其实都是渺小的,没有人记录和传承,过不了几十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仅以此纪念我的父亲,希望父亲在天之灵安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430-726457.html

上一篇:对自己的未来,负责些——研究生复试随想
下一篇:剑桥的游乐场

104 曹聪 李学宽 夏洪齐 魏东平 覃伟 郭文永 周蕾 王选朋 尚书勇 张晓革 孙小淳 刘桂锋 牛伟博 许有瑞 张建福 蔡璐 刘颖彪 夏志 李宇斌 张海霞 朱建裕 武夷山 马欢 熊李虎 徐大彬 刘伟 徐俊峰 赵序茅 贺乐 吴顺凡 王启云 王德华 袁刚祥 水迎波 李念强 陈祖昕 韦玉程 王铮 苏金亚 尹俊 刘伟 柳林涛 李志俊 俞立 曹凯 孔梅 刘志春 王宇钊 刘立 张海峰 翟自洋 张彦虎 公培伟 张铭华 郭向云 王宁 林春波 乔中东 张志升 张博 唐剑锋 刘洪 梁爽 易印雪 唐凌峰 孙长庆 李汝资 王欢 邹谋炎 王承志 唐胜球 雷海鹏 秦伟 戎可 刘晓瑭 罗汉江 达虎 曹周阳 韩健 刘艳红 王锟 蒋敏强 王巨丰 杜婷婷 刘强 保丽霞 龚直文 胡九龙 qqlisten ljxm htli abang GANSULANZHOU jlx1969 lrklx zhouguanghui caoguangrui daxiao05 loujinshan haoye hao monkey1963 chaijf xiaoweiji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31 09: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