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08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ara0807

博文

获诺奖3年后,屠呦呦团队再有突破性重大发现!

已有 2586 次阅读 2018-11-8 11:01 |个人分类:德先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获诺奖3年后, 屠呦呦团队, 突破性发现

原创: 小德  德先生

blob.png

2015年10月5日,屠呦呦接受诺奖颁奖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间,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已经三年了。


三年里,屠呦呦和她的团队在忙些什么,科研是否又取得了新突破?他们的科研成果又会给科学界带来怎样的影响?

 

当年的屠呦呦团队已升级为“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


现在的“屠呦呦团队”,已不再是当初“主要由屠呦呦教授带着两位做化学工作的科研人员做研究”的简单小团队了,越来越多的人才加入了进来,目前已有科研人员二十多人。也得到了中国中医科学院关于设备、人员编制、经费筹措等方面的大力支持。目前屠呦呦团队已升级为“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正日益发展成为青蒿素研究的“国家队”。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表示:中国中医科学院已把阐明青蒿素类药物的耐药机制及其控制方法,以及临床应用拓展、生物合成研究等列入“十三五”规划重点任务,并推荐申报国家有关创新项目。


对青蒿素作用机理的研究,也是运用了“大协作”思维。在“大协作”思路下,屠呦呦团队的构成也日趋优化,研发人员并不局限于化学领域,更多地拓展到了药理、生物医药研究等多个学科,并日益形成了成熟的多学科协作研究模式。屠呦呦的青蒿素研究中心正被我国逐步建设成为覆盖国内外相关科研单位的研究平台,与中科院国家纳米中心等科研单位、新加坡国立大学、大型上市药企等国内外各领域的不同机构开展专题协作研发,共同主办学术论坛等,推动着全球青蒿素科研资源和力量的整合与共享。因此有关青蒿素的科研成果不断推陈出新。

 

青蒿素研发惊喜不断,可治疗肿瘤、白血病等


对于青蒿素,屠呦呦曾表示:青蒿素已被发现了40多年,但截至现在,她对青蒿的“全貌”仍不完全了解。青蒿素进入患者体内后,在被疟原虫感染的红细胞内浓度最高,这在科学界已是公认的事实是。但为何会这样,至今尚无答案。类似问题还有,青蒿素在人体内经代谢后会变成双氢青蒿素,药效甚至强于青蒿素。这些都是屠呦呦团队在力图寻求的问题。


多学科和广泛协作的研究模式,使科学家对青蒿素研发的广度和深度日益拓展,也揭开了更多真相。更为重要的是:科研人员在对青蒿素不断“解密”当中,发现了青蒿素更为广泛的作用。现有临床试验表明:青蒿素对盘状红斑狼疮有效率超90%、对系统性红斑狼疮有效率超80%,且在发生、发展到终结的整个病理过程均有明显的疗效,“双氢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已获得了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复同意开展临床验证。

blob.png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青蒿素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廖福龙

同时,通过研究数据可以看出,青蒿素在固有免疫及获得性免疫疾病的各个阶段都可发挥抗炎及免疫调节作用。研究人员已证明青蒿素在治疗肿瘤、白血病、类风湿关节炎、多发性硬化、变态反应性疾病等方面也有一些效果。“目前,青蒿素治疗肿瘤等课题正在进行深入攻关,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制定青蒿素在制备过程中的工艺优化标准。”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青蒿素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廖福龙介绍,“近年,屠呦呦团队正式发表15篇科研论文,其中包括两篇影响因子超过10的重要论文,还有三项专利正在申报中,针对青蒿素可能出现的耐药机制研究也已启动。”(本段出自兰州晨报)


同时,屠呦呦团队的“青蒿素类化合物抗疟机理研究”项目,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500万元资金支持;科技部有关青蒿素适应症重大新药项目已获批;不少药企纷纷提出了合作申请。为此,屠呦呦满怀信心地说:“时代给了我们好机会,希望借此破除‘西医让你明明白白地死,中医让你稀里糊涂地活’的谬无稽之谈。”对于中医,屠呦呦从小就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

 

父亲是中医,年少的屠呦呦从小就接触医学

blob.png
上中学时的屠呦呦

屠呦呦出生于1930年浙江宁波开明街一带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开堂坐诊的大夫。受父亲影响,屠呦呦从小就喜欢翻看医书——《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伤寒杂病论》等都是她的案头书。在父亲的熏陶下,屠呦呦慢慢爱上了中医。1955年她在北京医学院(现为北京大学药学院)药学系生物医学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中医研究院的中医研究所工作。


回想起这位学生,他的一位高中老师曾这样评价过她:屠呦呦成绩并不是特别突出,不是很活跃,话不多,总是在很认真地读书,也不爱参加娱乐活动。


可谁都未曾想就是这样一位文静、不拔尖的同学,竟成为了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华人科学家。 而且她所获得的这两个奖,也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


屠呦呦是中国第一位本土诺奖获得者

 

屠呦呦于2015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理由是“有关疟疾新疗法的发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屠呦呦团队和中国其他机构合作,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从《肘后备急方》等中医药古典文献中获取灵感,先驱性地发现了青蒿素,开创了疟疾新疗法,使得全球数亿人因这种“中国神药”而重获希望。目前,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已经成为疟疾的标准治疗药物,世界卫生组织将青蒿素和相关药剂列入其基本药品目录。


对屠呦呦的青蒿素,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表示:“寄生虫引发的疾病困扰人类数千年,造成了巨大的全球性健康难题。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应用于治疗显著降低了疟疾患者的死亡率。这项获奖成果为疟疾病人提供了‘强有力的治疗新方式’,在改善人类健康和减少患者病痛方面成果卓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委让·安德森也曾表示:“屠呦呦是第一个证实青蒿素可在动物体和人体内有效抵抗疟疾的科学家。青蒿素为人类生命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为科研人员开启了一扇崭新的窗户。屠呦呦既精通中医学知识,又懂药理学和化学,她将东西方医学完美结合,其成果远大于‘1+1=2’。”


对中国科技界特别是中医药科研人员来讲,“屠呦呦效应”证明了中国科技工作者在我国从事的原创科研成果一样能够得到诺贝尔奖,这极大提振了我们中国的科技自信。

blob.png
年轻时的屠呦呦

而对于屠呦呦个人来讲,凭借自己坚持了40多年的项目获得诺奖,心情可说五味杂陈,在40年研发过程中,她经历了太多的困难、挫折、质疑和否定....2015年她已经85岁了,病痛缠身。为了全心搞科研,家里所有事早已全然不顾,全部都交给了老伴打理。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屠呦呦沉稳从容地说:“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青蒿素的发现是集体发掘中药的成功范例,由此获奖是中国科学事业、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她并非居功自傲,并非像有些人所说的她将发现青蒿素的功劳全部归功于自己......

 

屠呦呦因获诺奖而饱受争议


她在获得诺奖后,反对声依然不断,很多人执意认为:“青蒿素”是集体的荣誉而非屠呦呦个人的,诺奖不应颁给屠呦呦个人。


关于屠呦呦获诺奖的争议,要从1972年3月8日南京的一次会议说起。那次以“毛泽东思想指导发掘抗疟中草药”为题的会议上,屠呦呦汇报了自己有关青蒿的发现。由于处于特殊时期,“知识产权”问题尚未得到重视,当时的学者论文无需署个人姓名,导致新的发现会迅速变成了集体的成果。所以在1978年,经523项目科研成果鉴定会最终认定:青蒿素的研制成功属于我国科技工作者的集体荣誉,共有6家发明单位各有自己的发明创造……”但结论书中对青蒿素最初发现者屠呦呦的名字却只字未提。“青蒿素”的名称也是来自那次会议,这个会议为之后屠呦呦的争议埋下了引子。


2004年,泰国玛希敦奖将5万美元和一枚奖章颁发给了青蒿素研发团体,大多数青蒿素研究参与者主张将这笔奖金捐给盛产青蒿的四川酉阳地区的一所中学。但屠呦呦要求必须首先明确她个人应该享有这笔奖金的50%,然后将这50%的份额以她个人名义捐给酉阳……最终因争议太多,奖金一直未被落实。2009年,屠呦呦出版了专著《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马上有人就书的引文署名的细节,写文批评她:未能充分肯定其他研究小组和自己研究小组其他成员的作用,过分夸大自身作用。 有人甚至指责她:曾有段时间,她将中药研究所原始材料藏于自己家中,不给别人看。如此“蛮横”却从不解释。”其实,真相只有屠呦呦自己知道:许多别有用心的人都在窥视青蒿素的科研成果,甚至想强行掠夺。 也有人质疑:屠呦呦是“无博士学位、无留洋背景,也非院士” 的三无科学家,以她的能力根本无法凭一己之力研发成功青蒿素。


而这些“集体论”说法,不断被一些科学界权威奖项和权威人士所推翻。2008年,米勒与同事在期刊《细胞》上发表了他们关于“是谁首先发现了青蒿素”调查的结果:“青蒿素被发现功劳最大的是屠呦呦。” 2009年,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廖福龙在化学领域期刊Molecules上发表了一片“社论”,其中明确指出青蒿素的发现屠呦呦起了绝对的主要作用。同年9月3日,屠呦呦获得了医学科学领域最重要的奖项――拉斯克奖。这个奖项一直被认为是诺贝尔奖的风向标。而且拉斯克奖和诺贝尔奖的评奖标准是:不管是否有大量人员参与了某一研究领域,通常都可以追溯到一个研发起点,追溯到最开始点燃火种的那几个人。


在屠呦呦获得诺奖后,国际国内很多人都曾质疑:为什么获得诺贝尔奖的科研成果,并未在中国国内获得过重大奖项?


对此,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鲁白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在国外屡获大奖的屠呦呦却未在国内获得学术大奖,原因是中国的科学评判标准与国际上标准存在一定的差异。但他极为认同屠呦呦获此殊荣。鲁白教授认为:在青蒿素研究上,屠呦呦的贡献至少有两点,首先是她通过中医著作文献梳理和拜访老中医,锁定了青蒿作为药物筛选对象,而不是鳖甲和乌头等;其次是率先提出用乙醚提取青蒿的有效成分。传统中药是用水煮,但青蒿素不耐热,水煮之后就分解了,换用乙醚溶出青蒿素,就克服了这一难题。屠呦呦采用这一技术最先提纯了青蒿素,并在1972年的会议上作了报告。这是她的原创想法,也是技术上的重大突破。无论哪一点都足以支撑她获得诺奖。


对于外界争论,屠呦呦本人似乎并不介意。面对这迟来四十年的认可,她表现的异常平淡。在她看来,一切的艰苦、委屈,诋毁同人类的健康相比,皆是浮云。 当下,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出青蒿素更多的用处,“并把论文变成药”;还想在建立中医药国家实验室过程中引进国内外尖端的人才,让大家用现代科技共同研发中医药创新并传承中医药发展途径。而她本人,也会继续带领团队踏踏实实地“做”,让更多医学科研成果造福人们,让更多患者摆脱疾病困扰。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51291-1145166.html

上一篇:[转载]薛其坤院士:中国科研正从整体追赶向部分引领过渡
下一篇:智能网联汽车云控基础平台及其实现

3 郑永军 崔锦华 蔡小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6 21: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