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pei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peiY

博文

墨脱行(八),县城后山-仁青崩寺 精选

已有 3791 次阅读 2019-4-2 15:44 |个人分类:野外考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昨晚商量的结果,是今天先寻找角叶铁破锣(Beesia deltophylla), 师他们20多年前在后山采到过这个物种,标本记录上写的是仁青崩,林下2000米。早上按约定时间赶到扎西大叔家,他跟我们说去仁青崩有两条路,一是从县城背后山谷中的一条小路一直往上爬,直到快到山顶时沿左手边的山脊走一段就能看到仁青崩寺。另一条路是从巴日村走,有公路可从县城到巴日村,然后再往山上走也能到达。考虑到步行上山可以边走边寻找植物,我们决定上午从县城背后小路上山,到达仁青崩后,从另一条路下山。扎西大叔提议说时间还早,我们可以先去参观一下这里新修建的民族博物馆再出发上山。我们对墨脱的少数民族很是好奇。于是就请大叔带我们前往。博物馆位于县城西边的莲花阁,全称是“墨脱门珞历史文化遗产博物馆”,里面陈列展示了墨脱门巴珞巴群众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等各种场景,是了解当地历史文化很好的平台,可惜我们还有任务在身,只能走马观花,匆匆而过。刚在网上找到一个帖子很详细地介绍了这个博物馆,感兴趣的同志可进一步了解下http://dyp770033.lofter.com/post/29ccc7_10e8b31a)。

参观完博物馆,大叔带着来到上山的路口给我们指明了路线后,我让邓师开车先送大叔回家,然后约好下午4点多左右开车到巴日村等我们。跟他俩告别后,我们三个人就出发了。启程的地方,是县城背后山脚下一出插满风旗的山沟,从沟底一直往上爬。刚开始的一段坡度很大,加之此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地面泥泞湿滑,不小心就会摔倒滑下去。我们只能用手拽着两边的灌木草丛,手脚并用地慢慢往上爬。好在走完这个小山沟上到一处山脊,坡度明显变缓,植物种类也逐渐多了起来,主要以灌木为主。我们边走边工作,收获颇丰,采集的标本中有两种后来周卓鉴定其一为新记录属紫金牛科锥药金牛属(Amblyanthus),另一为新纪录种茜草科亚洲乌口树(Tarenna asiatica)。海拔上到1400米左右时,四周都是高大的乔木了,在密林中碰到一种很有趣的兰科植物,黄色的花朵直接着生在高度大约1.5至2米的茎杆上,没有叶片,有的茎上还悬挂着干枯的蒴果。回来后鉴定得知是分布于中国南部及东南亚热带亚热带山地林中的山珊瑚Galeola faberi)。也就在这时,我们碰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里的环境潮湿郁闭,林下地被植物非常繁茂,滋生了很多蚂蟥。这东西有两个吸盘,其中一个吸附在草叶表面,伸长的身子摇曳着四处探寻,一旦发现边上有人或动物经过,就会迅速地吸附上去,刺破皮肤吸血。这东西还有一个特点,平时没动静时蛰伏在草叶上,一有风吹草动立马活跃起来,一起朝有动静的地方赶。关于这点有个说法就是如果几个人走在蚂蟥多的地方,最好走在第一个,这样它们还没反应过来,而等后边的再通过时,可能就被蚂蟥大军包围了。我们今天正是碰到这种情况,因边走还要边停留采集,不一会身边的草丛中全是伸长了身子的蚂蟥。好在先前有兰老师的提醒,脚上穿了防蟥袜,把裤腿塞进里边,上头扎紧。这样即使蚂蟥爬上来,也因隔着裤子袜子没法吸血,因此下盘还算防守稳健。但占位较高的树上那些就很容易爬到我们裸露的手上了,只能随时关注着,看到爬上来就用另一只手扒拉下去。有一次周卓因拍照太专注,等结束时候发现手上爬了好多条,情急之下,他把手掌放到路边大石头上长的苔藓上去蹭,想把蚂蟥摩擦下来。不料那苔藓上本来就有很多蚂蟥,来回一摩擦,更多的蚂蟥爬到了他手上,我和小陈只好赶紧上前帮忙。被蚂蟥叮咬后会有一小点刺痛,一有这种感觉就得立即查看进行处理,我感觉上当天从身上至少移除了不止200条。有时没及时注意到,等发现时已被叮咬好一会时,把蚂蟥弄掉后伤口会血流不止,这是因为它分泌的一种抗凝血素导致,好在被叮咬除了流点血外,到没有其他的后遗证。

就这样一路与蚂蟥战斗着,好容易到了一条两边插满旗子的一尺来宽的水泥路。这下好了,我们不用担心蚂蟥扰袭了。只要走在路中间,两边草丛上的蚂蟥就够不着了。原来这是当地老百姓的转山路,在偏远的墨脱,又在僻远的大山里,当地硬是运来建材修了这么条路出来,只能说信仰的力量实在太大了。沿路往左手边走了一段,突然视野开阔起来,出现了一个山坡,散落着几户人家。在对面的另一个山头上,有一座寺庙,原来是仁青崩寺到了,我们加快步伐朝寺庙走去。寺庙规模不大,里面有7、8个喇嘛在念经,语言不通,只能微笑示意。我们参观了一下就出来了,在寺庙外的树丛中看到了高大的大百合(Cardiocrinum giganteum),但找了好久,还是没见到角叶铁破锣的影子。看看时间已是下午5点半,只好决定收工下山。下山的路好走多了,还是那条一尺来宽的水泥路,坡度大的地方还修了台阶。走到一处溪流边时,我想着去用水冲洗我登山鞋上的泥巴,于是走到水边把脚伸进了水中,一回头发现岸边一开白花的植物,定睛一看,不正是我们寻而不得的角叶铁破锣。高兴坏了,真是踏破铁脚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赶紧招呼小陈和周卓过来,沿着溪边查看,又发现了不少植株,按居群采了样。这一耽搁,已接近6点半,收拾东西匆匆下山。到巴日村公路上,并没有看到邓师的车等我们。没办法,鼓足余勇沿着公路下山,又走了1个半小时,已快到县城边时才看到邓师的车,原来是公路塌方,人家施工抢修,他被堵住了,没能开上来接我们。赶紧上车回宾馆。今天走了差不多12个小时,每个人都又累又饿,还好总算找到了东西。

clip_image002.jpg

新记录属紫金牛科锥药金牛属(Amblyanthus)

clip_image004.jpg

新纪录种茜草科亚洲乌口树(Tarenna asiatica)

clip_image006.jpg

山珊瑚Galeola faberi)的花

clip_image008.jpg

山珊瑚Galeola faberi)的干枯蒴果

clip_image010.jpg

嗷嗷待哺的蚂蟥

clip_image012.jpg

被蚂蟥叮咬的后果(写实记录,如有引起不适请谅解)

clip_image014.jpg

到达康庄大道,我背的是高枝剪

clip_image016.jpg

仁青崩寺1

clip_image018.jpg

寺庙正门

clip_image020.jpg

大百合(Cardiocrinum giganteum)

clip_image022.jpg

角叶铁破锣(Beesia deltophylla)的花

clip_image024.jpg

角叶铁破锣(Beesia deltophylla)的叶

clip_image026.jpg

墨脱县城鸟瞰(巴日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40159-1171075.html

上一篇:墨脱行(七),墨脱县城-背崩乡
下一篇:墨脱行(九),格林村-德儿贡村

9 冯大诚 黄永义 朱伯靖 周浙昆 钟广法 李志俊 李剑超 张珑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5 19: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