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天纬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ngxn 纺织,让生活更美好!

博文

组会有感:这论文,发不发表?

已有 1486 次阅读 2018-4-17 04:54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不知不觉间,来到丹麦访学交流已是半年。前几天,收到课题组的邮件,说是本周的组会要讨论博士生的培养目标:要不要发文章,要发几篇文章。作为一个初到此地的国内土博,组里唯一的中国人,觉得这个问题甚是无聊。神州大地,发文章热火朝天,北欧小国,如此讨论为哪般?做科研,发文章,天经地义,不发文章做的是哪门子科研?组会上,课题组的头儿开门见山地表达了他的期望:博士生一年发一篇期刊论文,三年发三篇。

 

然后,是自由讨论时间,房间里的人群瞬时如秋心拆两半,怕是做了科研,文章没有一篇。十来个博士生们几乎一起找出没必要发文章的各种理由,诉说投稿的各种艰难。貌似有理的,如工业博士生没必要发文章,审稿周期长影响课题进展,审稿人水平一般,文章质量难改善。听来奇葩的,如投稿时改格式很麻烦,期刊排版不喜欢,期刊论文宣传效果不如会议论文,以及说同行评议不合理,我的文章凭啥让别人评论?四五位老师们则苦口婆心地解释着发期刊文章的重要性。尴尬的我,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感叹师生坐而论道的场面,真算是开了眼。

 

作为一个博士生,入学之前,就已经接受了学校制定的规则,知道博士毕业的基本条件是一篇SCI。来到课题组后,又接受了课题组既有的规则,说是学校的要求太低,组里要求三篇SCI才能毕业。似乎没有人问学校问导师为什么要这样,也少有人想做科研和发文章之间关系。无论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都要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要毕业就要做科研,做科研就要发文章。就像我们都知道不能吃翔,只是,为什么不能吃翔呢?以经验论,我们可以说是妈妈告诉问我们翔这个东西不能吃,我们要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好孩子不吃翔;以科学论,我们可以说是吃到嘴里的是食物,能够补充营养和能量,排泄的都是废物,所以不能吃;以概率论,我们可以说是身边的绝对大多数人都不吃翔,我是正常人,我相信大概率,所以我也不吃。所以,芸芸众生,皆不吃翔,只是原因不一样;莘莘学子,都发文章,个中缘由不太像。

 

经过导师们耐心的解释,或许有些博士生会从自发的原生态,逐渐过渡到接受这样一种既定法则:做科研,要发文章,同行评议有好处。仔细琢磨,发觉原来看似奇葩的理由也很有意思。网上写博客不需要同行评议,文人骚客题诗题词不需要同行评议,给心爱的姑娘写情书更不需要同行评议,为什么发表科学论文就需要同行评议呢?现代的科研工作者司空见惯的同行评议,那是科研的前辈们砥砺摸索的结果。同行评议,据说是起源于17世纪的英国皇家学会《哲学会刊》,但是直到20世纪中叶以后,才逐渐成为科研领域的通用规则。牛顿的微积分,发明之初仅限于朋友之间的传阅,没有公开发表,更无同行评议;爱因斯坦的引力波,投稿《物理学评论》,然后收到编辑的评议书,于是吃惊恼怒,因为他觉得投稿就是为了发表,并没有允许编辑给别人看,所以不答复匿名评论,也再不投稿此刊。由此可见,同行评议被接受,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作为初入科研的菜鸟,对同行评议提出质疑是很自然的事情。尽管教授们娓娓而谈,但结果或许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博士生们接受了我们所谓的常识规则,那边是一纸规定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这边要费这么多的口舌却也未必解决,究竟是谁赚了呢?我觉得,思路比结果更重要,起源比前沿更重要。

 

其他问题,诸如修改格式很麻烦,看似滑稽,但是,转念一想,一篇文章在最初投稿的同行评议时,真的有必要对论文格式要求这么严格吗?或者,确实有必要,于是有人看到了这个商机,并发明了LaTeX科技排版。比如,十几年前不要求发表期刊论文,为什么现在要求呢?古语有云: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我们期望与时俱进,但是,要求一个在十几年前读博时没必要发表SCI论文的导师,指导现在的学生发表SCI论文,于彼于此,是要有多大的动力呢?与时俱进的导师水平,能赶上与时俱进的扩招速度吗?能赶上与时俱进的培养目标吗?比如,审稿人不专业的问题。诚然,对于大多数的审稿人,并不会在他所评审的稿件的基础上继续研究,几时几日几年之后,有人会在这篇稿件的基础上继续研究,但是他只有很小的概率是当时那篇稿件的审稿人。所以,究竟是发表前评议更好,还是发表后评议更好呢?发表前评议确实存在各种问题,但是能够发表的文章质量基本还是有保障的,若是发表后评论,读者面对着可能漏洞百出的论文,是不是阅读成本更高呢?

 

组里的头儿表达期望,师生们各抒己见,讨论了快两个小时,对发几篇文章还没有达成一致,达成一致的是:这种讨论很有意思,以后还要继续讨论。传说中的西方教育,重视启迪人的思考,访学一程,也算是初初见识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28125-1109370.html

上一篇:北欧访学记:一路向西

4 雷宏江 王晓峰 孟佳 蒋敏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9 15: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