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w8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ngw88 蒙以养正,默以存志,恒兀穷年,利永贞。

博文

没发文章该不该扣发博士学位证? 精选

已有 26877 次阅读 2015-6-12 06:24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这是一个毕业季节,我们国家几乎所有高校都不成文的规定在运行着,每年只能是夏季毕业颁发毕业证或学位证书。即便是冬季毕业的,也只好等到夏季六月返回学校一次,参加毕业典礼,获得学位证书。所以,一旦错过夏季毕业,意味着必须多等一年。一年前曾经写过一篇博文,提及一位博士因文章没有及时发出而博士延期半年,后来陆续发表前面的工作内容三、四篇文章,工作也很顺利找到,第二年六月返回获得学位,这样看来未尝不是好事。然而有的情况恐怕不一样,需要及时获得学位以便工作签获,如果因所做工作未及时发表而不能获得学位,就不免可惜。毕竟错过一次机会,有时就像高速路上滑过一个出口的口子就得远行一大圈才能绕回来。

所以,这里就提及高校的另一个有的成文的,有的不成文的,博士,有的甚至硕士都需要至少以第一作者名义发表一篇文章(中文或SCI,当然大部分是后者)方能授予答辩机会和颁发给学位证的规矩。那么,这个规定引出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没有及时发表文章,该不该颁发给学位证呢?这里仅就博士学习阶段而言,硕士不在讨论范围,毕竟硕士多数是充当帮助博士或导师课题打工的角色(当然,现在很不错的硕士也大有人在了)。近期也有不少文章讨论博士阶段学习、实验的艰苦和不易。确实,如果你碰见一些外国人,尤其发达国家如德国、加拿大或美国的博士,甚至是大学生都会告诉你,读博士可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式,意味着是真正在做科学研究,将来做scientist的范儿了。暂且不说这种拔高高度的错觉性,但就其间三到四年的实验室生活也确实缺少生活激情些的略带枯燥的单一生活。可能男孩子还好些,坊间还流传着第三类人“女博士”的说法,我没太关注这究竟里面说法的原因所在,但也可窥见一斑,读博士对一个人选择了这样人生阶段的些许不易。(自然有很多人都会说生活,做啥容易?)

其次,不少实验室有个隐形的利益式链条在捆绑着导师和学生。可能某些实验室获得一些比较好的idea或好课题,但难度很大,需要不少时间去筛选突变体、模拟实验模型等等,这样动辄四五年的消耗,导师自然希望开始做的学生能坚持,做好课题就可以有不错的产出,实验室因发了不错的工作,影响也加大;而学生带来的对个人发展价值就更加可观。所以学生和导师双赢博弈局面,多待一两年也是一种选择。这样也让高校的必发文章而毕业的规定得到不错的实施基础。在目前越来越多人向所谓科研阵营,当作谋生手段时代,早毕业占坑已然也会大大影响学生的选择取向。

大多数选择考博并考取博士学习的学生,不管是基于读博提升学历还是工作难找,抑或是抱负科研的态度,都会在博士阶段受到不同氛围的熏染而逐渐变得靠近沉静下来做点什么工作的一面。不管是不是为了谋生的初衷,还是真的喜欢做实验,都是在几年的沉淀中学会对某一细小领域有不少提升和研究积累的,也都会想着做点成绩,表示生活的价值所在。即便到后来结果不太好,或是时间来不及总结发表工作内容,但也是努力过,争取过,后面最终都会得到不错的回报的。这也是不少实验室厚积薄发的表现,可能几年内,博士毕业了还没发表,但走后一两年,文章发表了,还受到不少关注。这是常有的现象,如果这时候学校因为所谓的“规定”而耽误了学生工作前途的机会,那样就不免让人唏嘘了。这里不是为了开脱什么,即便是个混子,仅仅拿文凭,也都会想着最后时候夜以继日,交出一份像样的即使表面文字的工作来。何况绝大多数的“博士”们都是早奔实验室,午夜入眠的状态下去争取博士的那份沉甸甸的学位证书。基于此,不是利益链条捆绑还是艰辛和对学生的一种鼓励,我想学校也可以适当放低点要求,毕竟文章不是朝夕之间可发的。几年的工作总能拧出一点细微如RNA/DNA的沉淀出来的吧。

近来认识的一位博士,硕博五年,硕士两年做的不同的内容,算是中途切换课题,前面两年,一年基础课,没怎么做实验,一年适应和做点试验;基本没什么像样的结果也许是大多数硕士的状态。后面转博成功,课题紧密锣鼓地展开,做了两年多,十分不易,内容做得也很扎实,文章是紧赶慢赶地写完初稿,导师也预计可以发一个不错的杂志,但是已经来不及投稿了。因为毕业季就要到了,要申请毕业,写thesis,好在导师很kindly,同意说给写个保证书,让毕业。这自然是皆大欢喜。答辩申请也通过了,答辩结束后,学校突然说不让导师写保证书了,必须发文章,颁发学位证。这下就急了,投文章也来不及,发文章的都知道,一个杂志,少则一月半月,多则一年半载很平常的事情。其实不少实验室,就是这么运作的,或者写保证书,等到后面学生毕业后,硕士生修修补补实验,挂个名,发个不错的杂志,学生和导师都有面子。或者是平时做的小课题,给挂个名发表保证毕业再说。好在后来导师去争取,还是最终答应给学位证,学生这才放心下来准备后续工作事宜。毕竟五年一纸,实在不易。

高校对于发文章给学位的规定似乎可以活动些,少点给博士的压力,鸭梨不好吃啊!如果运气很不错,做的也很顺,能发文章毕业最好了(当然,现在的“牛人”大有人在);但是学生自愿选择延长取得不错成绩后等待更好的职位机会,有的也愿意早点抽身做其他的或到新的地方尝试。这样双方都有双向选择的机会,并且这也是我们起码应有的权利。大家都想有个好的工作,毕竟混日子不是办法。大家说,是不是呢?

 




研究生招生与培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9546-897337.html

上一篇:教育如何才能严而不厉?
下一篇:科研人员的一种姿态

24 陈青春 苏光松 刘丽华 王喆 吕喆 韦玉程 郑永军 蒋永华 张骥 曹聪 陆绮 马浩 董侠 张晨凯 李红兵 王慧 徐耀 黄永义 程娟 王国强 biofans shenlu dachong99 xtafkt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0 0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