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远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congioe 混迹科学网,愿交同道人。

博文

我眼中的中国红十字会 精选

已有 4859 次阅读 2013-4-23 20:0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红十字会,中国| 中国, 红十字会

   在科学网混迹多日,今天总算通过审核可以写博客了,有感于最近雅安地震事件中中国公益行业“总舵主”即中国红十字会募捐受到部分民众抗拒,在此就谈谈我眼中的中国红十字会。

   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我来自中国科学院大学,硕士在读。08年汶川地震时我是一名大一学生,在天津的某所大学过着自己无忧的日子。随着地震伤亡人数的不断上升,我觉得该做些什么了。于是我专业十几个同学联合学校所在区的红十字会办了一个募捐活动。记得那次募捐活动我们全程参与,红十字会则象征性的派了两个负责人,为我们发放一些用品和解决我们吃饭问题。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在区广场人流量最大的地方放置了一个募捐箱,为了让更多的市民知道我们的募捐活动,我们兵分两路:一路负责在路两边派发我们自己设计的宣传单,一路则举着大牌子“游街示众”。我们没有统一的着装,只是简单的在外面套上印有红十字LOGO的红色无袖外套,但这就足够了。在那个时候,只有参与到其中才能真正感受到民众对红十字会的信任和喜爱,当时市民反应实在是太热烈了,那种场面哪怕现在想起还是历历在目。

   说实话,当时我们人数并不多,完全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尽管没有太多的宣传,但过往的市民互相告知,不过一会儿,募捐箱前就自发的排起了长龙。记得当时有很多路过的小朋友们把家长拉进了队伍里,还有一些行人直接拿出钱包把里面的钱全部塞进箱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没有留下名字甚至没让我们看清他们的脸。“游街示众”时我在队伍的最后面,当我们一群人行进到一块人比较集中的地方时,当时正在扫地的阿姨跑过来塞了50块钱到我手里,这一举动着实吓到了我,在耐心解释“我们不收钱,捐钱请把钱投到募捐箱”后,她又叫来了几个附近的姐妹走进了排队的长龙。在接受捐款的同时,区红十字也开来了献血车,等待献血的市民同样排起了长龙。在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我们碰到了一对父子,“五颜六色”的衣裳告诉我们这是干漆匠活的农民工兄弟,记得他们当时怯怯的说“听说你们有这个募捐活动,一下班我就带我儿子就过来了,我们没钱,但我们可以献血”,很可惜当时献血车早已完成预定的血量开走了。

   短短一天半,我们募捐到12余万元,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这次募捐活动影响很大,记得凤凰周刊都有过报道。

   除了感动,我当时更惊讶于红十字的影响力:人们只要看到那个红色的十字,只有还有余力,就会毫无迟疑的献出自己的爱心,这是何等的信任啊。

   五年前那场地震留下的阴影还没有散去,五年后,又一噩耗从四川传出,雅安地震了。虽然没有汶川地震严重,雅安却时时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援助力量从四方集结雅安,无法出力的人们则选择了捐款,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红十字会很“尴尬”:无论是普通网友还是明星,有不少选择绕开中国红十字会,甚至门户网站在显要位置挂上类似“红十字募捐路人绕道”的图片和新闻。自从郭美美事件后,我们似乎看清楚了一些什么,我们开始关注自己捐的钱是否真的落到了实处,是否用到了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如果换来的是某些人的名车名表,何不自己花了?!

   红十字会这完全不同的遭遇,让我这个曾经的“相关参与人员”表示很寒心,我无意指责什么,也许如此庞大的机构不可能面面俱到,也许它也有自己的苦衷无法向外人道,但我希望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成为我们变得麻木的借口。

   很高兴,爱心依旧,热情还在。

   加油,四川受灾的兄弟姐妹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PS:第一次写博客,自知拙文一篇,献丑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9355-683306.html


下一篇:直面死亡

20 徐大彬 王涛 许培扬 李天成 陈冬生 冯珞 韦玉程 边媛媛 王慧 赵美娣 唐凌峰 张玉秀 罗春元 lixuke2005 zzjtcm biofans crossing cliffou ahmen luxiaobing1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19 12: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