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g--与岁月成正比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ing 普世无关我,孤心送远行。月眠风滞两栏凭,莫道惯于长夜数兰清。

博文

物理人生(24)--敲打兴趣

已有 6170 次阅读 2007-9-9 19:15 |个人分类:物理|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学者

-------给学生的一封信

 

 

**:你好!

 

想写这封信已经有些时日,因为各种原因拖拉到现在。虽然“说”比“写”要简单容易,但是“写”可以做到更完整和系统地表述想法;而“说过就忘”既是对你、也是对我自己。何况电脑让人变得容易伪装,使得人看起来更加“严谨”、“有才”和“儒雅”了,呵呵。

 

时间很快,你到我们实验室已经两年了。两年来,可能你对我、对实验室、甚至对自己都经历了从憧憬到失望、呈现很单一的Gibbs energy下降过程。你已经没有刚来时的那股激发Gibbs上升的劲头了。我也一样,我对你的期望也是单调下降的函数,不知道是不是接近了平衡值。其实人生就是这样,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误差大过均值、理想输于现实。一些反常涨落不是没有,但是在你我之间没有显现,毕竟那是小概率事件。因此,目前的现状显然处在一个自由能较deep而难以激发的状态,对此我并不感到奇怪和失望。

 

两年来,你让我感到满意甚至感激的是你和帅哥一起网络化了我们实验室,及至今天实验室每一位彼此之间、每一位与外部虚拟世界都是如此地强关联着。这让我自豪,也让我认识到你的兴趣可能不是物理而是电脑和网络。你这个才子在失败一次之后依然回头再考物理的研究生,固然有你个人的原因,却一直让我感到惶恐和不安。看起来你似乎对物理情有独钟,不知是否因为我的无能让你变得对物理意兴阑珊了?

 

我已经多次提醒你,either你自己选择一个课题,or我指定一个课题给你。你不作选择,我就指定你去蒙特卡罗“王-朗道”。一年下来,我感觉你对物理兴趣趋于极小,同时缺乏激发。一个世界没有激发就没有结构花样,激发是进化必要的动力。

 

即便如此,任何课题你不去花时间,创新的郎之万动力学方程如何演化?即便花时间但不投入精力,研究的自由能对创新这个序参量如何有非零的偏导?

 

也许对你而言,兴趣就是动力,没有兴趣就动力全无。因此,我愿意说说兴趣这个话题。现代年轻人可能认为兴趣就像爱情一样,没有就是没有,所以没有兴趣的事情就不去干。而我认为,将兴趣这玩意绝对化是宣扬科学和创新时所产生的有害副产品。我甚至猜测,我们读到的那些伟大科学家、音乐家、艺术家们凭兴趣藐视一切的成功故事很多可能是后人“杜撰”或者断章取义所得,除非其中某些人出身豪门贵族可以衣食无忧。我们这些普通的成年人需要兴趣,但是最好不要将兴趣绝对化而堂而皇之地依赖兴趣,以免埋没了自己的知识和才华甚至零落到衣食不保。

 

我愿意说:

 

依赖兴趣就像砌起一座势垒,也许因为隧穿效应它带给一些人成功和传奇,却挡住大部分人得到合理的知识结构和经验储存、挡住大部分人迈向成功的能量激发。

 

依赖兴趣就像自旋失措过程,如果研究感兴趣的问题遇到困难,就不知道是继续“上行”好、还是放弃而“下行”为佳。这样的失措让你在那里白白转上转下,没有任何效果。

 

依赖兴趣就像吃鸦片,你总是去寻找你有兴趣的事情而根本不去重视现实和长远的目标。没有兴趣就耷拉着脑袋哈欠连连,作什么都没有精神。一遇到有兴趣的事情就精光四射包夜大战。日子如此大起大落对于天才也许是可以的,他们这样作既有创造也可以为社会烦闷的生活增加一点话题。但是你我显然不是天才,所以我们抽不起这兴趣的鸦片。

 

我多次说过,我们的实际人生轨迹绝对不会是围绕着自己的兴趣做进动的。无论你将来是打工、还是做老板,如果总是凭兴趣拍脑袋turn on/off,我估计败之十九。兴趣让人变得精力充沛、也可能让人变得发烧糊涂或者桀骜不驯,不好的events会时常伴随你。

 

对于成熟的人生,兴趣是一种开放的包容体,而不仅仅是自己心理上的激发态。兴趣也应该对探索自然、充实知识、积累经验、提升情商和服务社会这些稳态亚稳态开放,必要时甚至还要向养家糊口这个基态低头。

 

我反感那种以兴趣为托辞而终日无所事事的人和事。要对得起自己的青春、时间、老师的期待以及等在未来路上的成功、荣誉和称赞,这些是你需要推导的新公式和新课题。

 

祝好!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5-7087.html

上一篇:国旗下的地铺
下一篇:中国科研的牛市

0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27 21: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