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g--与岁月成正比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ing 普世无关我,孤心送远行。月眠风滞两栏凭,莫道惯于长夜数兰清。

博文

物理人生(71)--冬天 精选

已有 8356 次阅读 2008-12-23 13:35 |个人分类:絮语|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学者

图片来自于网络 

 

 

今年的南京特别冷,冷得剧烈冷得早,让原本应该热辣的岁末大街一下子冷静萧条下来。夜晚走在路上,除开偶尔张扬地按几声喇叭的有车族之外,似乎一切都冻结起来,没有了生命。大多数树木早早地就向季节的宿命俯首称臣,只有已经枯亡的梧桐树叶依然倔强地用它们的躯体温暖守护着它们的父亲,直到冬至夜里才齐刷刷陨落下地,迅即又被清除出大街小巷。清晨的大街干净而整洁,所有的高矮与新旧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们眼前,不再有遮天蔽日的青葱绿影为它们妆点。清晨的气温很低、空气晶莹通透,从口中呼出的水汽瞬间就凝结成水雾,昭示寒冷的冬天彻底登陆南京。

 

我下意识地微笑,因为属于我们物理、至少是属于我们凝聚态物理的季节终于来临了。

 

物理本来就是冬天的,是寒冷的,或者说寒冷是物理世界的本征属性。当人们赞美春之孕、夏之生、秋之果时,我们不得不去营造我们自己的冬天。这可能是我们的常识,也可能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物理的核心之一是基态,也就是零温下能量最低的状态。我们最为仰慕这个基态的内秀与外貌,而且愿意赌尽一生所有去温暖基态的冰凉。达到基态的唯一方法就是寒冷,我们需要寒冷,也因此而热爱冬天。不让我们拥有冬天如同剥夺我们去一睹基态芳容的全部希望。

 

寒冷让物理充满了美丽。物理世界的美不在于高温炎热季节获得的高对称性,因为高对称性意味着乏味与“平常”,春夏秋都容忍了涨落、躁动、不确定甚至疯狂主宰,只有冬给我们赞赏美描绘美甚至制备美的舞台。物理的美丽在于寒冷之下构筑起来的一系列低对称结构,以及这些对称的转换和共存。寒冷之中有对称的丰腴与宽厚,有破缺的冰凌与演化,有形态的精灵与别致,有色散的奇异与动量,更有分布的协调与归一,偶尔还有激发的创新和突破。这些过程在寒冷的映衬与照射下毫无顾及地抚摸浪漫、品尝温情、妆点现代、雕刻古典,蕴含了内在的和谐与竞争,从中还依稀可辨基态的举手投足与朱唇微露。因此,冬天是美丽与和谐的,充盈了对本质与宇宙的呵护。

 

寒冷也让世界变得相对干净,从而为我们描绘物理的视觉和图像创造了空间。炎热季节的大地上一切生命(物质)都倾向于简并和全同。因为炎热,人生(物理)轨迹的分布变得跳跃不定,人生(物理)欲望的分布变得宽泛而缺失张力,人生(物理)功利的分布变得没有极值而无法调制,人生(物理)追求的分布变得毫无能带的法度而混沌一团。

 

而冬天携带寒冷,让人生(物理)具备了沉淀、宕实和退简并,使得轨道的分布变得光滑柔和、欲望的分布变得局域而充满弹性、功利的能量图谱有了正则坐标而少了无序跃迁、追求的分布嵌入了层次和间隔。这个世界是如此地井然有序与协调共存,允许每一个个体合法而合理地隧穿与高低跃迁、新旧如从。

 

寒冷虽然让物理人拥有了如此丰富的天地和美丽,却同样给我们的生命规范了坐标与范畴。我们被赋予了冬天的季节,就不得不平抑收敛我们欲望的温度、扩张的速率,提升我们功利的势函数和激发的势垒层。寒冷背景下的物理人就像一颗颗裸露的准粒子,凝聚成格点,排列在一起相互温暖关怀,从而精确地算计着有序的诗意,自甘惬意地积分着规矩方圆,演示眼花缭乱的世界。我们有序地居住于冰雪寒冷的费米面屋顶下,甘于冬日世界里的旋转与破缺,演绎扩散限制(diffusion-limited)的形态与分布。到了春天来临时,我们再将基态、有序、对称、激发、色彩奉献给春天新的生命孕育。至于生长与收获,那该是属于社会的圣诞与人类向前的步履。

 

是以献给公元2009年新年的祝福!

 

 

 

雪花图片,来自于网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5-52426.html

上一篇:物理人生(70)--旧岁流水
下一篇:物理人生(72)--弹它几下又如何?

16 武夷山 杨玲 徐磊 李霞 鲍得海 吴小丁 刘玉平 郑融 关燕清 阎建民 马昌凤 陈绥阳 王安邦 马丽丹 侯振宇 tjuxjliu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3 09: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