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g--与岁月成正比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ing 普世无关我,孤心送远行。月眠风滞两栏凭,莫道惯于长夜数兰清。

博文

物理人生(121)--随机过程 精选

已有 20600 次阅读 2011-11-2 09:03 |个人分类:絮语|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学者| 物理人生

随机过程

20111101

 

我有一位硕士研究生,名叫风,已经顺利毕业出去工作。还有一位博士生,名叫华,也已毕业出去风光,但并未长久离开。在他们身上发生的一段随机过程是这篇文字的主题。随机过程的期望值不高,但均方值不小。

 

 

()

当初风来见我的时候,我并不很想收下他,其中一个原因是他本科毕业的学校不是很好,虽然那不是他的问题,是因为高考时发生了一些变故。那时我不知道其中缘由,因此不是很乐意招其入门。他又来找我两次,我收下了他,只是因为我不擅长拒绝。

 

风那时很腼腆,不善言辞,现在已经越过“巧舌如簧”的门槛,虽然并非我的功劳。因此,我一直不是很看好他。可能是因为在大学训练不够,风开始阶段在实验技能方面表现不尽人意,花了很多时间精力,效果不佳。我也不介意,反正我见识到的多是失败和平凡,成功的事例不多。

 

后来,大概一年多时间,风好像一下子出息了,在锰氧化物多铁材料(相关介绍点击此处)合成方面表现得很有天赋。别人难以做出来的材料他能够想方设法合成出来,慢慢就在我们实验室博得了“风哥”的名号,我也跟着调侃,不觉得拗口和别扭。很快,他做出了第一个不错的工作,可以保证顺利毕业。随后,我让他自由发挥,放开手脚去做点什么。这时,风已经很被欣赏了,而我也偶尔有一次知错必改。

 

 

()

既然被欣赏,我鼓励风继续读博士,并开始(巧舌如簧)2地去鼓动他。他答应参加博士考试,但声明他英文不好,要过南大博士英语考试这道坎完全不可预期。当然,固体物理和量子力学没问题,不用复习也能够轻松过关。他看起来也花了时间在这两门课上,期间并未耽搁展示他在材料合成方面的肌肉与力道。

 

考试结果出来,他英文好得莫名其妙,而固体物理似乎发生了空间反转破缺。我不知道是他调控了这个随机过程还是随机过程淹没了他。

 

没办法,在我失望之余,他很快就找到了工作,现在很春风浴面的样子。

 

 

()

在华的提示下,风毕业之前尝试合成了一种多铁性材料,合成过程蕴含了很多玄机,我没有足够洞察力能够写下来。测量获得的铁电数据可能算是目前锰氧化物多铁体系中很好的。风和华合作测量分析了主要数据,结果很不错。但由于缺乏磁结构表征手段(如中子散射),我们对其中物理根源一直有些犹豫不决、或是语焉不详。

 

尝试跟美国和欧洲相关小组沟通,有欧洲小组愿意与我们合作进行磁结构表征。可是,那时用于实验的粉末材料所剩无几。我让风能够再做一批,由于合成工作不容易,加之风在外已经很意气风发,事情很自然就拖了下来。

 

华有些不耐烦好的数据放在那里,他可能相信已有结果本身分量足够。于是,风卯足精神,一泻千里,以他一贯铿锵有力的语气,写成了一篇初稿。定稿之后,文章挂到了arxiv文库上,我们继续准备磁结构测量样品。不久,华和风终究忍耐不住,将文章投到一个据说是很好的刊物。期间,我们也在日本的专业会议上谨慎地报告了结果,有关行家似乎不是很相信,或者认为有如此性能的可能性不大。无论如何,这种局面令我有些消沉,使我有些不自信。

 

不久,审稿人意见回来,基本没有大问题。唯一需要关注的是一位审稿人要求我们再仔细斟酌一下铁电极化的实验,确认热释电电流数据没有问题。感觉到审稿人不信我们的数据。可能是出于礼貌,审稿人提出了一个甄别的方案,实施起来并不难。我们初看之下觉得这个建议似乎顺理成章,也算权威,却并无特别留意其中物理上的是非纠缠。我们决定按照审稿人意见补充测量。

 

一切准备就绪后,测量用的PPMS恰到好处地坏了。送回去美国检修,美国人说没坏,又重新送回南京。这个过程差不多进行了半年多,我国海关工作也很努力。风已经毕业去工作,华和我也只好耐心等待,转而关注其它工作。

 

 

()

仪器返回后正是盛夏,天气潮湿,测量背底很高,不能保证数据可靠性,风(春)华只好等待秋实。可是,此时投稿刊物已经删除了我们文章的信息,意味着我们修改超过了期限,刊物不再考虑我们的文章,扔进垃圾桶。加之各种工作轮番来往,文章修改拖延下来,我也基本没有了脾气,准备放弃。两周前,华觉得结果继续放在那里可惜,建议我转投其他刊物发表出来,也算没有辱没我们的付出。

 

就在华日夜兼程编撰新稿,准备投寄别刊时,他意外看到arxiv上刚刚挂出一篇新作,并标注已投稿到同一刊物。此文报道英国与法国几个研究组合作,按照我们思路制备出这一材料的单晶,大小比1mm见方要小很多。他们测量结果与我们预印本报道几乎一致,并追加了系统的磁结构表征。此文有风度,将我们的预印本作为其研究工作依据加以引用,也算承认我们是这一材料铁电性的发现者。

 

我开始着急。匆匆将风拖回来,与另一学生一起日夜赶工,按审稿人的方案顺过来反过去测量,发觉审稿人预言的现象不是深藏不露就是了无音信。吃睡不香之余,仔细揣摩,方才明白审稿人的预言并不物理。当时如果仔细斟酌推敲,应该可以说服审稿人而无需补充实验。

 

 

()

华开始动手修订文章,准备送往他刊。问题是,他好像心有不甘,半夜“冒失”地跟那位刊物联系编辑写了封信,提及英国人法国人合作的那个工作肯定了我们的结果,审稿人误导了我们。华要求将我们的工作重新加以审视,并转至姐妹刊物虑。那位编辑也算给力,将垃圾桶里的纸屑翻出来,马上转给了其姐妹刊物。

 

这个姐妹刊物编辑更给力,通知我们再投稿。在审阅了我们的投稿和抗诉后,直接就接受了文章。从时间上推算,编辑深夜收到我们的投稿,即时阅稿,然后通知我们接受发表,前后时长40分钟。

 

整个过程则持续了4天,包括周末2天。

 

这是我们发表研究工作经历中具有戏剧性的一次,也是给我们深刻教训的一次,让我们再行品尝生活的滋味。教训是多方位的,令人有些眼花缭乱和力不从心,印证了随机过程不可抗拒的威力。

 

只是,风研究生涯的随机过程告一段落,而华的苦乐还要随机继续进行下去。 

(图片来自网络)

 



投稿与审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5-503715.html

上一篇:物理人生(120)--秦岭物语
下一篇:Ising乱语(33)--贺科网五周年并祝网友新年快乐

52 李泳 刘用生 马剑 梁建华 刘艳红 钟炳 鲍海飞 吉宗祥 蔡长塔 郑融 梁智鹏 张俊鹏 袁贤讯 徐磊 孙长庆 赵明 马臻 刘全慧 吕喆 武夷山 陈绥阳 肖重发 刘颖彪 赵帅飞 李宇斌 黄锦芳 党晓栋 黄晓磊 许先进 蒋敏强 黄秀清 王安邦 朱新亮 郭胜锋 桂和荣 褚昭明 张宇宁 徐耀 郭向云 吴吉良 孟凡 孟津 洪爱俊 王秀章 高进伟 方跃文 陈杰 王春艳 于仲波 crossludo xiaocao81091 niming007

发表评论 评论 (6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30 11: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