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藏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mmer1981 且行且珍惜

博文

孕期记录 精选

已有 5498 次阅读 2016-1-9 01:49 |个人分类:生活记录|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记录, 怀孕

昨天读了艺琼的《当科研遇上怀孕》,感慨良多。对女人来说,怀胎十月算得上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经历。正因为不可多得,这期间我努力不错过任何可能的体验,可劲儿地折腾,也把自己的能量释放得酣畅淋漓。时隔5年,凭记忆记录一下。

怀孕其实有点意外,发现怀孕也是有点儿意思。刚工作半年的某天晚上,我们部门一起吃饭欢送一位同事回家待产,饭后溜达到后海边一酒吧喝东西。说来奇怪,那天我莫名其妙就不想喝啤酒,跟怀孕的同事要了一样的果汁。回到家,就发现自己也孕了。

因为户口之类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稍微纠结了一下到底要不要孩子。拿定主意也只是短短一瞬的事儿。我揣着到中日医院做B超的结果,在公交车站等车,在阳光下看着B超影像中那个小小的胚胎,想到肚子里有一个小小生命在孕育,感到无比神奇,必须要见证他的成长!

接下来,我在业余时间准备博士论文的答辩,以及写发表的文章。4月底去英国论文答辩,途径阿姆斯特丹还出去晃荡了大半天,坐船游了canal。回来的时候我手拎了一大袋子的书和参考文献,并托运了16罐奶粉回来。在阿姆斯特丹转机时遇到一个姐姐,看出我怀孕,帮我拎东西,到了首都机场又帮我取行李,当时她的宝宝一岁多,她告诉我,“不用感到不好意思,你应该开心,宝宝生出来你会更开心的!”她说的没错,我们现在依然联系。当时,论文答辩的外审官很严格,要求对一部分数据做进一步分析,论文也做相应修改,碰巧那段时间有点妊娠反应总是特别困,老师帮我想了一个偷懒的办法就没有改。回应老师的雪中送炭,我给学位论文这张不太漂亮的锦上添了3朵花,在孕期完成了3篇文章并且陆续被接收。

此间还经历了原来部门的解散和转岗,转到新的岗位是怀孕5、6个月的时候,状态好得不得了,跑步赶班车,天天擦地,周末在家包包子。有朋友不忍心看孕妇这么辛苦,几次炖了肉送到家里来,还三令五申要我注意休息加强营养。营养确实是有点跟不上,贫血,体重增加也不太够。主要是消化系统功能有局限,服了医院给开的铁剂,经常吃刘一手的猪肝,以及附近一个苍蝇馆子的酸菜白肉,还吃过安素,觉得自己尽力,坦然地顺其自然了。自我感觉持续良好,去承德团队建设爬山涉水玩儿得很high。后来,领导问有没有意向到总部工作一段时间,我欣然同意。怀孕7个多月时去丹麦出差3周,起早坐火车到公司,和工作上的伙伴成了好朋友。女人对待怀孕生子的态度其实很大程度上能反映三观,怀孕作为社交的话题,很容易检验出彼此是不是一路人。工作之余,我还大着肚子和从瑞士过来的好友连续几晚逛Tivoli,大着肚子参加公司在Bella Centre的年度大趴。对哥本哈根的感情之深和这些经历都有关系。然后,我们毫发无损地回来了。安全起见,回国前一天在丹麦做了一次检查,医生的诚实打击了我,他说这个宝宝一切都好,就是头太大腿太短。。。孩儿他爸安慰我说,“没事儿,咱不跟北欧人对标。”在得到我的知情同意后,医生告知了胎儿的性别,稍稍抚慰了一下我受打击的小心灵。

孕期还有相当一部分能量耗在了本不必要的产检上。优生优育作为伴随独生子女政策的社会福利,无可厚非,是社会的进步。但是啊,怀孕生产本来就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一个月检查一次,到后来两周甚至一周检查一次,根据人群妊娠情况的正态分布,绝大多数孕妇是不需要的。虽然不认同,我还是积极配合了产检。积极的态度带来的最大收获就是丰富的人生体验。20几周有个唐氏综合症的筛查,我拿到的结果是1/273,临床上小于1/268属于低风险,于是我就划到了高风险人群中,医生建议做羊水穿刺进一步检查。说实话,概率这东西具体到个体意义并不大,而1/273和1/268也几乎没有区别。跟医生朋友打听了一下取羊水技术也比较成熟,就听从医生的建议做了羊水穿刺。当时,大针头穿进肚子的时候还是挺紧张的,紧张也值,咱开开眼界,看到了羊水长啥样,还能知道21三体综合症的结果。万万没想到的是,两周之后接到医院打来电话,“很遗憾通知您,您的细胞培养没有成功,羊水穿刺没有结果。。。。”好吧,我当时确实有想到,能不能自己留点羊水,存到实验室,检测点啥。。。第六感太准。于是,我迅速回到1/273和1/268没有显著差异的状态,相信自然生命力,这一篇就翻过去了。

接下来讲产检乌龙的高潮。37周的时候做胎心监护,我又一次没有通过,因为胎动的时候,胎儿心跳没有加速。其实我儿子平时胎动就很频繁,习惯了动心跳不加速也很正常。后来知道,老专家会告诉孕妇只要胎儿动就没什么问题,年轻医生有的就很教条。周日上午去测还是不行,让下午再去。我的第六感又准了。利用中午吃饭的时间去了趟公司,发了几个邮件交代工作。下午又到医院做胎心监护,护士不知怎么搞得,弄来弄去,突然吓得不行,说,“哎呀,听不到胎心了!”年轻医生一看我的病例37周+3天,足月,赶紧剖吧。于是,我被推进了手术室。30分钟后,孩子出来了,哇得一声,哭声特别响亮。主刀医生说,“你看真是的,这么好一孩子给人家剖了。”

就这样,孕期戛然而止。毛茸茸的小婴儿急切来到这个世界,我升级成为妈妈。

高晓松在演唱会上说,“只有渡过长长年纪,才能真的懂得去常常追忆。” 我还不懂常常追忆,只是,偶尔回头,看看我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413-949131.html

上一篇:致莫名其妙失踪的眼镜
下一篇:变化&应对

26 陆绮 罗民 许培扬 王春艳 黄永义 李颖业 武夷山 孔梅 杨正瓴 李学宽 张艺琼 李健 曾泳春 刘光银 韩枫 王德华 张海权 宁利中 王喆 王晓明 廖晓琳 周素勤 张启峰 biofans zjzhaokeqin ht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3 08: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