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光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gh001

博文

王天旭事件之后的悲情思考

已有 2738 次阅读 2013-12-10 18:1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王天旭,科研,高校,理想,现实| 科研, 高校, 理想, 现实, 王天旭


王天旭事件在网络世界里如同人们生活中的快餐一样,在新的网络热点出来之后被人们逐渐淡忘了,这件事唯一难以忘记的也许只剩下是当事人了。第一时间看到这件事的报道的时候,很让人着急,第一是着急王天旭本人的现状,第二是着急相关主持人的智商和理解能力,第三是着急社会群体、知识分子群体对于王天旭事件的态度,第四着急一类人,也可以说,一个群体的焦虑。今日有时间静下来,写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算是一个小结。

现如今很多靠高学历支撑下门面或者申请项目需求等,一个博士后找到工作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读书读到如此程度,在当今一切以经济杠杆来衡量的时候,他成了这个时代背景下的具有悲剧人物,是应该值得很多人反思一下,最起码的给自己一个警惕。一个好的科研平台、无非是这一群体所渴望的,博士的就业方向已经很狭窄了,这里所谓的好,事实上更多的是指拥有良好的社会资源的配置权利或者参与决策的权利,这是目前体制的现状所具备的。关于这件事,有相关的专家学者指出科研界不够团结,事实上现如今是很多找到纯粹的科研界这一说法的,经济利益的极度渗透,让所谓的科研工作者都面临着恐慌,都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作为坚实的靠山,更多的是拥有良好的起码的生活保障,对于体制大多数人都是趋之若鹜的,维护体制内里的利益也必然是体制内既得利益者自然而然会去做的事情。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对于王天旭本人而言是个不错的平台,他的渴望,在当今时代大背景下是值得理解和同情的。

王天旭的确做的不妥,根据已有的法律程序,如果是违法的,执行是必要的结果,也是尊重法律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执法人员的素质有待于提高也是有目共睹的事情,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些人,他们也是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因此维护这一团体的利益也能说得通且是合法的。关于这一点,我想表达的几点意思是,第一,不因为王天旭的博士后身份而对执法人员有偏见,而是考虑执法人员在执行的过程中缺乏起码的对被执行人的尊重,是不是需要考虑执行的过程中造成对被执行人的打击做一下评估,这应当是法律上讨论的问题;第二,在执行的整个视频过程中,有删减的内容,这样的执行结果能否真实的反应执行的合法性和真实的表达被执法人员的处境;第三,执行人员的逻辑关系在哪里应当更清楚,强制执行更多的是强调的结果,应当是对事不对群体深度挖掘。那位主持人的就此事的表现,有点让人不着边际,是在批判读书人迂腐,还是批斗读书人痴呆?作为一个主持人,最起码的价值观判断应当是有的,应当明白公众节目不是私下小群体的谈话,而是面对于各个群体的,这位主持人所做出的逻辑判断和对读书人某一个群体的语言侮辱和攻击应当值得新闻从业者认真的思考一下。

来自于科学网上的和新浪微博上的关于此事的态度,并不如那位主持人所说的从对其同情态度转为愤怒,基本上处在中立和同情王天旭的立场上徘徊。网络上态度的一致性,认真反思,事实上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不简单的是这位博士后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今天的时代背景下,一个悲催的人物,社会一方面对高校、科研院所有着让他们认真科研、埋头苦干的期待,同时当今社会的趋利性又不得不把高校、科研院所强行赶入经济竞争的潮流中。

事实上,王天旭的事情只是众多悲剧知识分子的其中之一,我国在大量培养人才的同时,缺乏一定的人才吸收能力和与之相符的人才适用观念。网络热点呈现的都是短暂的愤怒与被迫的思考,王天旭之类的人从一定程度上没有选择,是放弃狭窄的就业方向找一份及时的工作以解燃眉之急,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非某一平台的画饼充饥,这是在诱惑面前必然要考虑的现实问题,相信很多的高学历、高层次人才都有这样的困惑。在当今学历泛滥、职称泛滥、经济至上的时代,任何一项指标或者参数再也没有办法更好的去评判一个人的高明与低级,妄加评论都是一种对自己人格的不负责,同时也是对当事人的不负责。同时也有一些琐碎的感受,算不上是建议,分享一下。

知识分子向来没有真正的为自己谋过福利,个别人通过体制内的游戏求得上位,在权利之下争到了所谓的回报。从体制内获利的是少数,多数人依偎着体制苟延残喘,突破的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让自己看着活的轻松实则不怎么好,一个是不怎么好的让自己看着活的轻松。请以现实为主,有时候如果现实问题不能解决,最起码的生存问题解决不了,然后就是没有然后了。最好的改革一定是触痛当前实际利益团体者的改革,但是这样的改革往往是避重就轻,我们最好的办法是改变下自己,好像这是最容易的办法。事件是体制内部失调的体现,暴露出了很多问题,譬如,老师在位的时候,没人去追求学生的问题,老师换位置了,就有点秋后算账的嫌疑,事实上,我们没有必要反问“秋后算账”的主使者,因为大多数人都在自己的生活与工作中都这么牵强的干过同等性质的事情,这不是一个孤立事件而是一个社会问题。即便是怀才不遇,也需要考虑现实,没有现实基础的理想就成了逃避和幻想。权利体制下的媒体一定忠于自己的主子,它不一定像主子所介绍的那样真的公平、正义、合情合理且具有极好的人文关怀。

愿这一群体都及时找到自己的定位,有所发展。虽然这只是个理想状态,但也是全社会善良的人们所希望的。有时候,我们需要懂得放弃或者是抛弃,更多的时候你不得不这么做。(2013年12月10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01052-748710.html

上一篇:关于高校去行政化改革的几点感想
下一篇:闲谈王正敏与王宇澄“师徒反目”事件

11 曹聪 王振亭 戴德昌 李小文 李明阳 温世正 罗帆 张玉秀 刘进平 白图格吉扎布 王加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0 05: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