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xu0021202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gxu00212027

博文

他生未卜此生休

已有 944 次阅读 2017-12-7 15:00 |个人分类:文学|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散文

                                                                                               -----读《浮生六记》有感

闺怨和悼亡是我国古代诗歌的重要主题,

表达了作者细微幽深、百转千回的情感。


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通过汪洋恣肆的表达,

展现了波澜壮阔的盛唐时代和诗人内心精神世界的雄壮奇伟。

李白诗作中的首句,往往有奔雷之势,似从天上来。

即使是闺怨诗,亦是如此,如《忆秦娥》

箫声咽, 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 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音尘绝,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

正是:洞箫声动鱼龙舞,关山万里一梦中。


诗家天子,七绝圣手,善写边塞诗的王昌龄,亦有《闺怨》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百无聊赖,登高望远,似是灵动跳脱,睹物瞬间,蓦然涌出伤怀,却如银针刺穴。


开宋词豪放一派,乐观豁达的苏轼,用《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昨夜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悼念去世十年之久的爱妻王弗。

广东惠州西湖岸边孤山之上,有王弗妹妹朝云之墓,刻有苏轼题写的墓志铭。

某天早晨,沿着西湖跑步,想到他们的故事,写了一首小诗,

罗浮孤山西湖岸,绿榕红梅白沙堤。梦牵魂绕朝云墓,廿百里路东坡院。”


及至明清,归有光《项脊轩志》最后一句的点睛之笔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在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之后,于无声处,听惊雷!



晚上给孩子洗澡、沏奶、涮奶瓶之后,躺在沙发上读《浮生六记》中不到二十页的《闺房记乐》。这段内容是全书的核心,沈三白记录了自己和陈芸夫妻生活中的一些细节,其中少年时给沈复留藏的粥和小菜、一起逛庙会、游太湖、万年桥舟中射覆饮酒的段落,感人至深。好似之前看的电视剧《猎场》里,秋冬和青春,俩人吃早餐时眉来眼去那一段,甜蜜极了。

然而,这个被林语堂称为“中国文学中一个最可爱的女人”,却英年早逝。作者在此处停笔,嘎然而止,没有更多的渲染。之前种种细节中慢慢积累起来的甜蜜和幸福之感,还没有发散出来,就猛然地被困在心中,无处可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73750-1088655.html

上一篇:核设施选址因素的演变
收藏 分享 举报

5 李颖业 钟炳 信忠保 王继华 鲍海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4 13: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