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wangxiaoxue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wangxiaoxue1 像我这样笨拙的生活,我只赞美那些一面哭泣一面追求的人!

博文

[转载]许铁:以色列的秘密

已有 353 次阅读 2017-3-20 17:5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一个国家,几十年被强敌包围,自然资源极度匮乏-却是罕见的从发展中国家脱颖而出成为发达国家的例子,它的高科技创新企业数量超过整个欧洲,而你走来,却发现那么多的士兵和带着大帽的僧侣,真正忙碌工作的人却没多少,我让你猜这个国家是什么….

谈到以色列这个国家,一般中国人的印象是科技之邦,创新之国,更多可能会想到滴水灌溉,巴以冲突。这些描述未免太书卷气,我用寥寥几笔勾勒一下我对以色列及犹太人的一般印象。

以色列是什么?如果用一句话说,就是犹太定居点,先有19世纪的犹太复国运动(Zionist 锡安主义),后有以色列。

西面地中海,东边是古称新月地区的两河流域(此乃人类之第一文明),西南是大金字塔的埃及,东南是浩瀚的阿拉伯沙漠,北部是中东和欧洲的过渡地带-黎巴嫩和土耳其。 你看到了什么呢? 过渡地带。以色列是个真正的十字路口。走出非洲的第一批人类从这里通向欧亚大陆,去往天朝和欧洲。从古至今,埃及,犹太,希腊罗马,伊斯兰及西欧不停的在此打来打去。基督与凯撒,十字军与穆斯林,一千零一夜,你也听不完它的故事。

现代以色列是世界少数几个从发展中国家转化成发达国家的例子(其余亚洲四小龙),我遇到的大多数朋友把这个归结于美国援助,我不喜欢这种把问题归一于特别简单外因的方式,这是一种思维的懒惰。美国同盟体系的国家并非都成为经济强国,尤其是科技强国。

我身边的以色列人,感觉明显不同于我熟悉的法国人,当然也不同于天朝人。那些说以色列人和中国人很像的说法,只是为了发展友好往来的说法。

说两句, 这里只谈我看到的以色列人,对美国的犹太我不了解。

古希腊有两个典型的城邦,一个叫雅典,一个叫斯巴达。雅典代表思想自由,斯巴达代表团结强悍,而以色列既是雅典又是斯巴达。

斯巴达式的以色列:

第一,话语粗直,身心强悍,军旅之风:以色列人不太高,但身体素质绝对过硬,四面围攻的境地,也只有这个是方法。我周围的以色列同学每天没事情就是锻炼身体。不停奔跑就是他们的存在和娱乐放松方式。强大的身体和旺盛的精力使得你很难看到一些不够振作的人,给以色列人的精神风貌奠定了基石。

以色列人大多不像法国人那么讲礼貌,没事情都要bonjour,merci,你好,谢谢。 街头的以色列人会常有一种痞气,极为的喜欢开玩笑。有些敏感的人常会分不清他们说的是玩笑还是有意激怒你。有一次,我的电脑丢在一个出租车上,我和另一个出租车司机诉说,想叫他告诉我有什么办法好。但是他却发过几乎吼叫的说, “你怎么能把东西丢在车行,你不是傻子? 脑子有病? 你还带个相机,我看你很快就把他丢了! ” 我当时气的肺都快炸了。但是反过来想,这个事情也包含两个可能,一个是司机确实坏,落井下石。另一个是这是下层以色列人一般说话的方式。因为以色列人是没有生人熟人观念的,什么人认识了就开始和很熟了一样的嚷嚷。

而在这样一个残酷地区的人的信条就是“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一个人想要生存就是要对自己负全责,如果是你自己没有对自己负责造成的问题,你自己要负全责。这个也是犹太教的观念之一。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这样一个极为荒凉的战斗之邦,你活着就要选择不停挑战而强大,否则毁灭。青年时代三年的军旅生活,更强化了这种品质。

这就是我要总结的第一点,以色列是一个斯巴达式的国家。你在这里,常感到周围的人做派像军人,很坚硬,很直率,很有责任感。

第二,高度的团结互助: 虽然粗直,但是以色列人帮助人的时候还是很实在的。一方面有给他们极端认同感的宗教,一方面是沙漠那边不停的挖地洞想杀过来的敌人,这个是一定的了。

雅典式的以色列:

第三,没有异见的犹太人就不是犹太人,这个世界上,只有傻瓜才没有意见。

刚说过以色列是斯巴达,我要再说,以色列不仅是斯巴达,还是雅典。雅典娜女神赋予希腊用之不竭的智慧。两千年前的爱琴海观点比海上的小岛还多。一边毕达哥拉斯在说世界的本质是数,那边可能赫拉克利特正在宣传他的原子观。雅典学派,是古代世界之绝唱。200年前的德国又是类似的无数的小城邦,百年争鸣的局面。现在的以色列,简直就像是他们的延续。当我喝着啤酒面对地中海和同事扩谈意识的本质和萨特的存在主义时候,不得不感到。

这些国家都有两个特点:第一,这些地区都是东西方冲突的前沿,面临强大外敌:雅典为首的希腊城邦面对强大的波斯, 而德意志联邦面对东面的奥斯曼等国。 第二,自由民主。这些地区内部大多分为小块,人相对富足而自由,特别喜欢辩论。

以色列,正是exaclty这个情况。外患重重,往往易生独裁,而以色列却偏偏特别民主。危机似乎会将人的潜能放到最大。 还有不能不说的就是犹太人的传统。有人说以色列是angry culture, 到哪里看到一群犹太都在讨论,闹嚷嚷的,外人总以为在打架。

这是一个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不叫犹太人提出意见,就是在杀人啊。我印象深刻的我们上一个video lecuture。看一个录像,然后根据录像内容一个人做个小演讲。我发现主讲人几乎没法讲下去。因为底下的人几乎叫它一下子就可以下台了,一个接一个的喊过来问问题。

有一次印象特别深刻,就是讨论一个“什么是意识”的问题, 结果底下12个人,竟然在第一个人说完没半秒,一齐喊上来,根本没办法知道是谁先问的。一开始我非常不适应这个环境,因为我的想法几乎完全无法表达,我虽然也比较喜欢发言,但是习惯于以前养成的举手慢慢说的习惯。后来我终于懂了,我只有把声音完全压过周围人,迅速的像抢攻一样发言,才能勉强插一句。

第四, 承第三点,犹太人想的是,我怎么和你不同。

我觉得,中国人是个喜欢求同大于存异的民族,和别人相同,就是对自己有利,而与别人不同,那是找死的节奏。

犹太呢?反过来。如果你是这么做的,我先假设你是错的或者不够完善的,看看我来成就一个新世界。

第五,学习,再学习。

这个不得不再称赞一下犹太教,每个犹太教的人手里总是拿着一本经书的,阅读和学习是他们接触上帝的主要手段。这样的想法也会渗透到当地普通人。

犹太的教士叫拉比,大大小小的拉比是真正的精神传递者,有名的如耶稣,实际上他们自古分为不同派别,而且之间的辩论经常很激烈。

由犹太教士维系的拉比会把其精神传统渗透到整个民族。学习不是一个阶段,而是存在的本质。如同人与天的对话。

不培养书呆子的教育-后发制人:

由于服兵役等缘故,以色列学生进入大学平均年龄乃世界最大(23-25),硕士甚至经常读到30多。以色列的大学生往往已经为人妻为人父,但是却丝毫不妨碍他们在大学里进步飞速。

虽然兵役在一定程度上耗费青春,但是也使得他们在兵营这个小社会里,对自我有了比同龄人深刻的认识。当他们选择进入大学,已经是比较成熟的选择,而非父母填了志愿,进入大学睡觉的中国模型。想清楚的事情就会高效,他们在大学里的态度与认真完成一个工作无恙,而在硕士博士几乎都成为各个领域的专家,想着怎么用技术创业了。

一个以色列的科学家,通常曾经是一名优秀的士兵,和一个负责的父亲和丈夫(他们的口号-家庭第一)。

关于创业精神

有了前几点的人必然是创业民族,不多说。用一个俗的总结他们:不想创业的人就不是以色列人。创业的本质是什么?与以往不同,你是这样 ,我就要想这个不一定是这样,是人想出来的,我一定可以更好。

这是一个相信奇迹的民族,一切皆有可能。无论是圣经里对摩西出红海的传说还是现代以色列的奇迹,都给他们巨大的鼓舞。

关于以色列的创新公司,有无数内容,随便看都可以。

简化和实用的思维:

以色列人做事情可算得精悍,由于他们既要当兵,又要顾家,国家又不特别富裕。所以他们如果一个东西能用一解决,一是最减路径,从不会用二。这种减法,处处渗透在以色列的生活里。很少看到名牌车,全民都吃差不多的东西-饼加黄豆酱(简单绿色),穿着不讲究,建筑的风格等等等。

这样对形式的简化和本质的追求,使得他们可以在比别人用少的多时间完成实际更多的事,尤其在思想领域。有人说以色列有灵魂无肉体,得之。

极端开放性

以色列人,由于高度封闭的外部环境,造就他们极强的了解外界的渴望。以色列人的18-21是兵役,而之后一般会去国外gap一年。你永远不要担心以色列不了解你,因为以色列一定会在你了解他之前了解你,所谓先发制人。用以色列人自己的话说:他们对外国人的事比自己的事还感兴趣。

全连接网络:

所有人认识所有人,如果说世界上任意两个人可由六个人连起,那以色列也就是一个就够了。

信息的高度充分交流-是犹太民族存在之巨大原因。别人的一条信息,往往决定生死,我想没人比犹太人清楚。所以,犹太人用他们憨直的方法去和街头一个个人达成一片,又毫不玩虚的。这种高度的互联,使得犹太人之间的信息密度呈爆炸趋势,这正是所有技术创新的根本。

以色列高度互联的社会网络来自国家的微小的体积,高度的民主造就的扁平化社会结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很快的和国家各个领域的高层联系起来,互相影响,这样的社会是极为高效的。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三年的兵役就是一个大熔炉-军队把极为不同家庭背景的人放到一条起跑线上,而在他们未来的人生中,这种关系往往形成雄厚的人脉。

这样的高度互联和以色列人的极端爱好发表意见结合起来,使得以色列如同一个超级大脑。

一句话:犹太人是憨直和狡猾,高傲和悲悯的结合体,说他们聪明,是真的,而这里面深厚的基础,绝非一千年可以了解。

中国,可以和它学的,很多,很多。 而我最希望的,是我们可以是自己的以色列,一个真正的人民=国家的地方,一个自由的思想可以凝聚成甘泉,让每个人的灵魂和潜力都可以得到升华的地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39418-1040601.html

上一篇:[转载]余秀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下一篇:[转载]韩昊:这样看待傅里叶分析

2 周健 蒋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8 1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