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chy

博文

朱长山老师点滴

已有 802 次阅读 2019-1-10 16:43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前日有学生问及他的师爷,我的导师朱长山老师。一时竟思绪万千,不知从何说起。

    先回忆一件小事,可窥一斑。

    朱老师退休多年,侯学良兄(供职于厦门大学)和我均多次邀请老师来厦门、广州一聚,让弟子略表孝敬,但老师均婉拒。一次朱老师醉后说:“我不是不想去,我是怕影响你们工作啊!”

    2014年底学良兄以“项目需要交差,尚有大量标本待鉴定,请老师帮忙鉴定标本”为由,将老师“骗”至厦门,在学良兄家住约月余。

    我闻迅于2014年12月11日赶赴厦门跟老师会和,13至15日和学良兄一家三口一起陪老师游览了鼓浪屿、永安桃源洞、泰宁大金湖,品尝著名的沙县小吃。

    11日的晚上,朱老师从学良兄家搬出,与我同住厦门大学附近一个宾馆。临睡前老师说:


我手上有40几万元现金,存在银行也没多大用,你们学生正是买房困难时期,可以借给你们用。我算了一下,平均每个学生6万元,我已经给你郑州的几位师弟、师妹分别汇了6万元。你大师兄说不要,学良也说房子已经买好也不用了。你广州那里房价贵,你的负担重,你们三人3X6=18万元,我再凑个整数,可以给你汇20万元。你把账号写给我,我回郑州给你汇,不用考虑还,啥时候宽裕再说。


    我当时也已经买好住房,不用再借了,但老师的话永生不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3583-1156346.html

上一篇:老家的“清明节”
下一篇:家有恶邻

2 陈奂生 刘全慧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6 22: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