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gqiaoh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ngqiaohe

博文

退休轶事:发挥余热

已有 1159 次阅读 2021-4-8 15:01 |个人分类:诗小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要某其政,否则容易造成误会 

在大家都很匆忙的时代,一个人退休后,还想参加自己在职时的事务,继续不断地发表意见,有的时候彼此之间就容易发生误会。

从属G大学的X学院,不久前更换了领导班子,由D接班成为新院长。前任负责人C,因为年龄超过60岁,办理了退休手续。

虽然退休,但C总是想继续发挥余热,为学院再做些什么。因此,他继续以老资格参加一些学院的管理方面的活动,也常常给学院提建议。

最近学院要召开一次全体管理层工作人员的讨论会,讨论在新形势下,如何加强和提高管理工作,促进学院科教事业的发展。

由于在学院内开这样的研讨会,有的参会人员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边开会,一边利用短暂的机会离开会场,去办自己的事情。因此,D院长决定在城市郊区,找一个便宜的宾馆开会,以保证大家至始至终都在会场。

C很热心,D也出于礼节邀请了他。虽然开会当天,是C小孙子的开学典礼,但他认为,个人的事可以放下,学院的事情更为重要。C对学院有着几十年的感情,对其发展有好多话要讲,于是他决定参加这次会议。

开会的前一天下午,下班的时候,C跟大家一起,坐上学院租用的大客车去了郊区。

郊区宾馆到了。大家下车后,新上任的院长办公室主任小张在宾馆大堂,给大家分配所住的房间。

她说:“按照学院的一贯做法,为了节约费用,一个房间住俩人。”

小张来到C面前,对他说:“您住301房,过一会儿再安排一位跟您合住。”

C有些纳闷,“什么?我还跟他人合住?”他把“我”这个字的音,说得比较重。

曾经,作为院长的C,召开和参加学院内部会议,即便其他人是俩人一间房,但自己从来都是住单间。怎么?我这刚一退休,就让我俩人合住?他感到不适应,有些失落!

C再次确认,“小张,我跟人合住吗?”

“是的,”小张认真地说:“俩人一间,这是规定。”

“这是规定?”这四个字从来都是C,平日对别人说话时的用词。现在一个小女孩尽然用到了自己头上来了。

C心里有些发堵,“小张,我再问一下,我是俩人一间房吗?”

“当然是。”小张立刻回答。她说完转身想走开。

C叫住她,“你跟D院长确认一下,行吗?”

 “大家都是俩人一间,”小张回身绷着脸,“没有谁可以特殊!”

C变了脸,“你这小姑娘,对待老领导就是这种态度?”

听到“老领导”三个字,小张有些紧张,但她马上镇静下来:“您好好休息,我去忙着,也帮您问问。”说完,她匆匆离开了。

C感觉头有些晕,心跳有些快。他的心里泛起几个字:人走茶凉!

*      *      * 

这些年来,他在任时,参加学院的会议,自己都是住单间,以便利用开会时间跟同事个别谈心和交换意见。特别是有些问题,涉及职工个人隐私只能与院长个别交流,住单间是工作需要,也就成为合情合理的事情了。可是今天,自己刚一退下来,开会住宿就变成了俩人一间房。

C闷闷不乐的吃完晚餐,独自一人走到院子外,在郊区的田野、河边,漫无目的散步。

春风拂面,小河低语,青柳摆弄苗条的身姿。星光落下,明月升起,周围的一切变成了黑白两色。

C是仰望星空的人,虽然思绪万千,但他有能力从混乱如麻的线索中,理出头绪,找出一丝光亮。而顺着那一丝闪光,他可以走向光明。

面对浩瀚的星空,他自言自语地说:“天地如此宽怀!为什么我就不能俩人共用一间房呢?我已经退休,是退休人员。为什么我的房间就装不下另外一个人呢?”这一点区区小事,为何自己就放不下呢?

C想通了。他认识到,自己从负责人的位置上退下来,就是普通老百姓了!

好吧!用平常心面对现实吧。他愿意接纳另一位同事,跟他共享301房间,共享今晚和黎明。

C回到宾馆时,已是9:00点过了。他进入301房间,另一位同事还没有到来。

C开始想象,跟他共享301房的同事是谁,是年轻人,还是老同事;他睡觉安静,还是打呼噜;他的习惯是早睡早起,还是晚睡晚起?

时间过了10:00点,同屋的人还没有来。

C打开手机,开始一边看新闻,一边等同事来同住。

11:00点过了,各种新闻都看完了。同事还没有来。

C决定洗漱了再说,虽然有些不耐烦,但他可以躺在床上等待。

12:00点过了,旁边的床铺依然空着。雪白的床单,柔软的枕头,仿佛也在等待C的同事。

如果等不来同事,C就很难入睡。因为他的觉睡得太浅,很容易惊醒。他需要等到同事洗漱完,上床之后,才能正式睡觉。否则惊醒后,就难以入睡了。

等啊等,等啊等。已经深夜1:00点了,同事还没有来!

夜深人静,万籁无声。整个宾馆的窗户都黑灯了。

2:00点了,还没有人来,他已经非常困倦了。他决定睡觉了,不管来的是谁,他都无暇顾及了。

C最终躺下了,刚要睡着,突然间他醒悟过来,“是否没有人愿意跟我同住啊!”

想到这里,他猛然惊醒,再也睡不着了。

“在学院工作了几十年,难道就没有同事,愿意跟自己在一个房间住一晚上吗?”

“盼人来,等人来,与我同住,却没有人来!”

唉!怎么搞成这样呢?!

他突然想起自己以前的老领导,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现在看来很有道理。这就是:“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要谋其政,否则就容易造成误会。”

新上任的D有自己的想法和改革措施,当然要改变前任的一些规定和做法。他明知D是出于礼节,邀请他开会。自己都退休了,为什么还来参加会议呢?想来想去,直到一抹晨光,悄悄地映在了窗前......

唉!还是放下吧。

*      *      *

早餐前,当小张来到301房间。她想告诉C,昨晚D院长同意给他安排单间了。由于时间太晚,就没有敢打搅他。

她敲门时,发现301房间没有锁门。她走进房间,看到房卡放在桌上,下边压着一张留言条,上边写着:“小张,我去参加孙子的开学典礼了,房卡就在这里。我坐公交车回市区,不用管我了。谢谢你的关照!”

 

注:根据曾经的一次经历而改编,其中部分情节有虚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9868-1280950.html

上一篇:心平气和面对学生的拖延症

24 朱晓刚 唐小卿 郑永军 张学文 张鹰 尤明庆 杨正瓴 李学宽 胡泽春 李东风 郑强 彭振华 李宏翰 徐长庆 孟利军 程少堂 杜学领 王林平 张晓良 王启云 段含明 宁利中 王飞 杜占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7 05: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