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shidagu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aoshidaguan

博文

高校”挖人大战“,”双一流“建设何故如此血拼 精选

已有 11446 次阅读 2017-3-20 09:06 |个人分类:教育视界|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挖人大战 双一流 人才引进 公平

高校”挖人大战“,”双一流“建设何故如此血拼

李芳玲,肖纲领

一、引 言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日前回应记者关于“双一流”大学时,称“ 双一流 不是985 211的翻版,也不是升级版,更不是山寨版”。不久前,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意味着“双一流”建设的顶层设计、配套制度、工作方案、遴选标准等都已具备。

  一流师资、一流人才的数目是“双一流”建设成果的重要指标,因此地方政府和高校都会想办法去通过拉拢人才来参与竞争……积极方面,这种流动会有效配置已有的教学科研资源;消极方面,这会拉大各地教学资源的差异。建筑高楼,首先要挖地基。现在国内高校都在争取盖“双一流”的大楼,于是一些院校领导扛起了铁锹,目光盯着其他院校的墙角。这或许是目前国内高教界“挖人大战”的真实写照,其中尤以东部高校 到中西部“挖人”为剧。

二、“挖人大战”热议

  全国“两会”期间,高校人才流动,成为高教界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近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更是在记者会上表态:希望东部高校“手下留情”,“你挖人家的人才,实际上是在挖人家的命根”。

  教育部多番表态“不鼓励”,东部高校的“挖人军团”却早已取得不俗“战绩”。在一些高教观察者看来,“挖人”是高等院校短期内提升教研实力的实用方法,是“你情我愿”的市场行为。但质疑者也有道理:在高薪诱惑下,中西部高校被“挖空”,区域教育资源差距进一步拉大;而财力有限的高校大手笔砸钱,既对校内青年教师不公,同时也挤占其它教育资源,可谓是“恶性竞争”。

  更多人心里有着共同的疑惑这场“挖人大战”,真的能挖出世界一流大学吗?

三、人才争夺战:孔雀东南飞

  孔雀有着光鲜艳丽的羽毛,引人瞩目。对某些大学校长来说,高校教师头顶的“院士”、“长江学者”、“千人计划专家”、“杰出青年科学家”,就是值得欣赏的羽毛,需要将他们拉过来为“我”所用。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出现过中西部高校人才流向东部的现象,人们将之喻为“孔雀东南飞”。2016年以来,国内高教圈再次掀起“孔雀东南飞”的浪潮。近期,国内不少东部高等院校纷纷贴出教师招募公告,高薪”成为其中关键词。东莞理工学院推出100个职位,为优秀青年博士提供一次性26万元安家购房补贴及最高30万元科研启动费,暨南大学为“长江学者”和“千人计划”青年学者分别开出200万和100万“购房补贴和安家费”的条件。而放眼东部高校,不乏价码高达年薪百万的例子。

  在“挖人”这件事上,东部高校可谓“财大气粗”。以代表一所高校“未来”的“千人计划”青年人才为例,历年共有241个单位的2336位青年人才入选“千人计划”。这2300多位优秀青年人才,绝大部分踏进了东部高校的校门。“千人计划”青年人才最多的10所高校,仅有华中科技大学一所中西部高校,其余高校均来自东部——东部上海科技大学、南京工业大学、南方医科大学、广东工业大学、深圳大学等非211工程院校引进的数量,甚至超过了诸多中西部211工程院校。

  正在纵深推进的“双一流”建设,助推了本已激烈的“人才争夺战”。近期,在“双一流”建设操作细则出台之际,少地方尤其是东部地区的政府部门已明确对此进行大额财政支持。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在报道中统计,已公布“双一流”资金支持计划的10余省份,拟投入资金已超过400亿。重金支持的允诺在前,除了购置设备、盖大楼之外,不少大学校长考虑的一件事,便是招募“良才”,而地处中西部、收入较低的高校名师便是“开挖”的好对象。评论者可能对这种“不太道德”的行为不以为然,但“挖人”确实有时效。

  “之所以现在有许多高校喜欢‘挖人’,是因为另一些高校已有不少成功的案例。”关注高等教育的南京审计大学教授徐振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举例说,清华大学法学院组建之初,曾在全国法学学科排名前三的院校大批引进人才,使该校法学学科迅速崛起。而华东某经济大市的一所211工程院校,近年来也是大力“挖人”,经常有学校领导赴中西部工作。在“挖人”的作用下,该校的全国排名已经从100名左右升至前20名。

  一些大学教师“吐槽”,一些高校“挖人”甚至“精准”到了某个学校、某个教授。有趣的是,最近网上公布的一份高被引论文学者榜单,一位大学教师在社交网络转发时甚至揶揄,恭喜大学校长们找到一份“挖人”指导手册。

  这么做确有原因:对大学校长们来说,无论对高校的评估方式如何变化,一流人才及一流人才带来的课题、成果,总能给学校的“双一流”评估“加分”。

  北京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教授阎凤桥表示,一流师资、一流人才的数目是“双一流”建设成果的重要指标,因此地方政府和高校都会想办法去通过拉拢人才来参与竞争。由于不同地方之间生活、工作和经济等因素之间的差异,各个地方都会产生其自身的区位优势,高级人才的流动是各地区位优势起作用的结果。

  积极方面,这种流动会有效配置已有的教学科研资源;消极方面,这会拉大各地教学资源的差异,使得中西部高校在这场竞争中更处于劣势。”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近日的全国“两会”上,来自中西部高校的代表委员更多发表的是一种“诉苦”的言论。因为,在这种市场行为的作用下,“挖人”的东部高校似乎很满意,但被“挖”的中西部高校很受伤。

四、人才流动:有序还要可持续

  尽管教育部没有强硬“叫停”,但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你挖人家的人才,实际上是在挖人家的命根”的言论,实际上也将“挖人”的东部高校放在了不道德的境地。

  这同时也是对此前教育部文件原则的重申。1月25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坚持正确导向促进高校高层次人才合理有序流动的通知》。通知指出,不鼓励东部高校从中西部、东北地区高校引进人才。

  徐振宇指出,教育部不鼓励东部高校“挖人”,一些省份的领导也要求本省院校不要在省内相互“撬墙脚”,都是基于国家、区域教育资源平衡的考虑。

  从全国高等教育布局来看,中西部除了武汉、西安、成都、重庆等几个大城市之外,其余地区的高校资源都不算太强。而在东部与中西部人才争夺中,东部城市的薪酬、晋升机遇和学术氛围,大都拥有绝对优势。全国“两会”期间,一些代表委员在公开言论中表达忧虑,东部高校高薪“挖人”,不仅将加剧东中西部的高等教育资源差异,而且不利于中国高校自身的学术生态和可持续发展。

  尽管人才流动的原因很复杂,有薪酬待遇、生活环境、自然环境的考虑,但你要东部高校的教师去中西部,一般都不会考虑。”去年从北京高校转到南京的徐振宇说。在他看来,高校人才的不合理流动,可能会造成中西部院校被挖空,造成学科、学校的没落。

五、各界点评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副主席葛剑平指出有的高校为了吸引高端人才不计成本。这种现象导致的后果是,政府对高校的财政支出项目没有所谓的“高端人才”经费,学校只能东挪西拆地挤占正常的教育事业费,这给高校预算支出造成一笔不小的赤字和沉重负担。而一旦经费出现短缺或者薪资增长缓慢,被引进的“雇佣军”又被出价更高的学校挖走。

  同济大学发展规划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张端鸿注意到目前高等院校引进人才比较看重头衔和“帽子”,实际上是一种功利化的体现。这种功利化现象有可能与教研的实际绩效相背离,也就是引进的人才不一定能发挥效果。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挖人”的本质是为高校选拔有专业素养有才华的人才,因而“挖人”应该“去帽子化”,但“帽子”并不等于学术生产力,让专业的同行去评估筛选,选拔出真正的人才而非仅仅关注引进人的头衔名誉。

  葛剑平还注意到另一个现象,从事着相同工作的本校教师与引进人员的差别待遇。他强调,长此以往,差别待遇的“灯下黑”问题可能在教师队伍中产生负面影响,出现功利化、物质化、短期化的倾向,身份认同也会从“志愿军”向“雇佣军”转变。这会导致正常的高校环境被扰乱,育人环境成为少数人的市场经济。

  陈宝生还提到了一种现象,“有一些人就是这样,不断地今天跟甲方谈,明天跟乙方谈,后天跟丙方谈,营造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流动环境。”对此,陈宝生在记者会上强调,东部高校要对人才引进做出规范,在薪酬条件等方面不能搞恶性竞争。同时,各高校要对人才聘用合同契约加强管理,对引进各种人才加强规范,让他们遵守契约,在约定期内不要跳槽,按契约办事。

  而关注“孔雀东南飞”的代表委员,多数倾向于设置高校教师薪酬的上限,以此遏制高校肆意挖人。例如,全国政协委员、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就建议,要从国家制度层面为高校人才流动设置薪酬上限。一是不同区域执行不同薪酬体系,中西东地区执行不同的薪酬标准;二是薪酬体系考虑学术贡献性;三是考虑现有团队的基础水平,以标准倍率制决定各级教师薪酬。

  全国人大代表、吉林大学校长李元元则建议,可探索引入类似体育俱乐部间的“运动员转会制度”,即人才流动协商与补偿机制,保障人才流出单位的基本权益。

  陈宝生对此亦有表态。他说,下一步,引导各高校形成联盟,制定公约,对薪酬等条件上大体上做出规范。规范正常的人才交流。他还提到,教育部将调整评价机制,促使国内高校下功夫练内功,自己培养人才,从海内外吸引人才;而不要搞恶性竞争,不要恶意挖人家的墙脚。

  张端鸿则指出,目前中国大学的薪酬相对而言是比较低的。期待未来能改革高校薪酬体系,绩效工资能够更加宽松、更加弹性,薪酬结算体制让更多的教师都能够有所反应。

  这也是教育观察者徐振宇所期待的,除了撬别的高校的“大树”之外,高校自己栽“小树”,海外引“洋树”,同样是推动高校自身发展的必要途径。

  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杨红星认为一流大学不能挖人来建设,这种貌似你情我愿的挖人行为,可能会使挖人高校和被挖人才获得短期和局部利益,但从长远来看,会给高等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不可避免的负作用——扰乱高等教育良性竞争的生态环境。挖来人才的高校可能会如获至宝、如虎添翼,但被挖走人才的高校可能会黯然神伤,发展受损。

  任孟山认为高校在“双一流”的指挥棒中,重新重视人才的价值,在某种意义上讲,是对人才重新定价,这是值得高兴的。而高兴之外的担忧是,东部高校向西部“挖人”,会不会也加大了教育资源的不公平性?另外一个担忧是,各个学校花那么多钱挖人,会不会灯下黑啊?挖来的、引进的才是人才,本就在此的教师就不是人才了?是不是也应该相应提高待遇?

  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新京报、蒲公英评论

  编辑 | 李芳玲 肖纲领

  PS:文章系观察室原创,欢迎关注观察室官方微信公众号“青椒说事(niumengbang)”,获取更多有价值的教育与社会资讯及观点。转账请注明来自微信公众号“青椒说事。

  详见搜狐教育:http://learning.sohu.com/20170319/n483809882.s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9373-1040481.html

上一篇:家庭教育入大学和婚前培训有多难
下一篇:博士两年升副处,学历仍是“硬通货”?

15 李俊 曾太平 黄仁勇 史晓雷 牛凤岐 陈智文 徐耀 马军 李侠 高建国 高友鹤 xlsd uneyecat flighteer wangqinl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4-26 10: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