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很多的坚持最终都会变成一种无形的习惯 精选

已有 3752 次阅读 2021-9-8 17:0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R-C (8).jpg

后记:很多的坚持最终都会变成一种无形的习惯

李侠

到了知天命之年,总会在某个不经意间想起年轻时曾困惑自己的一些看似简单,实则没有答案的问题,比如坚持,时至今日,我都认为坚持是一种好品格。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大凡你认为需要坚持的事情都是超越本能的,因而,也是需要花费无数精力去打理的,否则,断无可持续之说。由于精力的稀缺性,你投入到这里就不能再投向它处,因此选择精力的投放之地就是年轻时最大的冒险活动之一。如果我们把坚持的对象称作人生的标的物,那么年轻时的妙处就在于,你可以选择的标的物是丰富多彩的,那是青年人的特权,以理想之名,即便选错了,也会得到原谅。但是中年以后,你已经没有多少可以选择的筹码了。

我相信成长的过程就是一次次试错的过程,然后从众多的标的物中找到你认为最适合自己、也是最喜欢的事物,然后你的精力就有了一个更为明确的投放之地,随之而来的主动或者被动的坚持会逐渐有回报呈现。人生前半段就是一次次以短期的精力投入来发现自己的真实偏好的过程,这个环节很重要。

如果你坚持的标的物不是自己试错出来的而是别人替你选择的,那么,这一辈子你总会在内心深处产生无数的纠结,因为你不知道是否还有更好的选择?那种可能性会折磨你一辈子。毕竟,随着时间的推移,你选择的机会成本会越来越高。最幸运的人是那些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人,居中的是那些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但愿意接受别人安排的人。最不幸的人就是那些既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也不接受别人安排的人。还好,我是那种跌跌撞撞终于找到自己喜欢的标的物的人,虽然有些晚,但毕竟是自己找到的,尽管没有取得啥像样的成绩,但也没有太多的遗憾。回想年少之时,在匮乏与颠沛流离中无意间喜欢上读书,实在是人生之幸事,那些与书有关的日子多少为蹉跎岁月留下一点亮色。就是今天,我也会唠叨着让孩子们或者学生们读点书,甚至规定每天要读多少页的指标。南宋文天祥有诗云:辛苦遭逢起一经,实在是道说出读书的秘密,诚哉斯言。

那么坚持的动力是什么呢?无非两种,来自内在的热爱与来自外部的压力。人生在世,没有那么多绝对的事情,我看书的动力既有来自兴趣的内部愉悦,也有为生计驱使的外部压力,这种动力组合还算不坏。最糟糕的就是完全靠外部压力来维系的坚持,这种坚持是无法长久的。在年老之时,那些曾经的热爱终将会消退,你不用再去考虑外部的压力,此时的坚持早已蜕化成一种隐藏的习惯而已。有人说21天就可以养成一个习惯,对于一种长久行为而言这点时间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时间过短,大脑内的神经回路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还无法形成一种自动启动的功能,这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卡尼曼所谓的快系统,当习惯成为一种由潜意识决定的事情时,它的运算速度最快,也是自动的,成为潜意识的前提条件就是无数次有意识的坚持所形成的神经回路已然畅通,然后回路就会自动激活。

记得前阵子做全麻手术,在术后的麻药恢复期间竟然处于巨大的茫然状态: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也不知道人生还有什么意义?突然内心很慌也很迷茫,无意间看到桌子上的笔和书,习惯性地看起来,突然感觉大脑又激活了,又有事可做了,内心也不再那么焦灼了,慢慢地静下来,内心突然感到很舒服,原来习惯不仅可以让生命在无序中重新获得秩序,还会衍生出一些意义。而那些弥足珍贵的意义就是多年坚持所形成的习惯的馈赠与利息。由此可以得出一个有趣的结论:坚持塑造习惯,习惯生成意义。而人生是需要意义的,它是对坚持的遥远回报,否则坚持对于人生而言就毫无价值可言了。

到了这把年岁,已经不愿意再去尝试选择,连同那些曾经让人热血沸腾的宏大叙事,所谓知天命,无非是在了解到限度以后对坚持的一种自嘲而已。记得法国哲学家福柯曾说:不应该幻想不可能实现的解放,我们至多可以跨越一些历史设置的、约束我们生存的边界。在某种习惯的导引下,我们会让一些琐碎的、微小的事物重新获得意义,这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是多年坚持的丰厚回报。诗人歌德曾说过一句名言:拥有的科学和艺术的人也拥有宗教,但是对于那些两者都不拥有的人,那就让他拥有宗教吧!歌德二百多年前就意识到我们今天面临的意义困境。人生艰难,面对痛苦和不幸,坚持科学可以起到转移注意力的作用,多少能分担一些痛苦;而坚持热爱艺术则可以实现替代性满足,也可以化解一些痛苦。但是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此种由坚持而获得的习惯,那最少还有宗教以最低门槛给人以意义,不需要思考和怀疑,只要你有虔信的心就可以了。所以说,有坚持的人生是美好的。

感谢学院出版基金的支持!最后,还要感谢我的家人这些年对我的支持和理解,你们的唠叨,总会把我从幻想中拉回并再次触摸这些疲惫与繁琐的日子,我知道自己是个很固执的人,也许固执也是一种坚持吧,天地茫茫,总归要确定一个方向,至于最初的原因,在岁月的覆盖下早已斑驳难辨。天色微亮,道路尚远,鸟儿已经开始歌唱,此刻,那些怀念的、想念的都在心里翻腾着、拥挤着,就用这些闲话权当本书的后记吧。

20219-8凌晨于南方

R-C (9).jpg

【博主跋】这是我给自己的新书写的后记,争取早点做出来,现在啥都很慢,整个社会都进入了内卷性转不动的时间序列,每个人都很累却不出活。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21-9-8于南方临屏涂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9-1303379.html

上一篇:关于科学研究范式变革的三点思考
下一篇:科技资源科普化——从窄科普到宽科普的跃升

22 杨正瓴 刘立 汤茂林 刘旭霞 尤明庆 刁承泰 武夷山 陈志飞 黄永义 姚伟 杨顺楷 雷宏江 郭战胜 谢煜 唐小卿 晏成和 孟利军 周浙昆 冯兆东 胡泽春 姚新生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7 03: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