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没有尽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精选

已有 3586 次阅读 2020-8-9 19:3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6159252dd42a283434f652b759b5c9ea15cebf3d.jpg

前些日子在CCTV-6上看了一部半截子的电影《海上钢琴师》,觉得实在是一部好片子,值得说两句。这是一部1998年出品的意大利电影,根据网上信息得知,大陆是2019年11月15日首映的。先不说别的,这样优秀电影国内观众要等到21年后才有机会看到,几乎一代人的时间,实在是耻辱。这期间我们用抗日科幻神话剧等精神垃圾来喂饱国内观众的头脑,实在是可恶,但是你又不知道该埋怨谁,这才是最悲哀的事情。

故事情节很简单:一个游轮上的弃婴被一位船上的工人捡到并抚养,这一年是1900年,然后这个工人就把这个小孩取名为1900,一个偶然的机会小孩子展露出弹钢琴的才华,从此他成为这首游轮上的钢琴师,他也成为这首往返于美国与欧洲的游轮上的一张名片。1900从没有下过船,最后这艘游轮要被炸毁,他仍然不肯下船,最后与游轮共存亡。期间很多细节的安排很精致和感人,可以看出制作的精良。电影的高潮在于:1900在船上遇到一个女孩,萌生了爱情,那个女孩子到纽约,这让他产生了下船的想法。当他站在旋梯的中央时,他停了下来:他看到了纽约,看到了高楼大厦、看到了无尽的道路……然后他又返回船上。我一直想知道,他那个时候内心在想什么?

f703738da97739126ebc99e2fa198618377ae29f.jpg

这就是让1900萌生爱情的姑娘,也是让他有下船意愿的最初动因,人是需要爱情的。

b3119313b07eca80336d0762972397dda04483ce.jpg


在旋梯上,他看到了一个神奇的、犹如迷宫一般的纽约和世界,这个世界对很多人来讲到底意味着什么?

f9dcd100baa1cd110096169cbb12c8fcc3ce2d6d.jpg

影片最后,他告诉了自己的好朋友MAX,当时他在想什么:“我停下来,不是因为所见到的,而是因为我所见不到的,你明白吗?是因为看不见的东西。这连绵不绝的城市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尽头……拿钢琴来说,键盘有始有终,有88个键,它们并不是无限的,但你是无限的,用88个琴键做出来的音乐是无限的。我喜欢那样,我可以生存下去。你带我踏上跳板,前面的键盘有无数的琴键,它们没有尽头。键盘是无限大的,无限大的键盘怎么弹奏得出音乐?那不是给凡人弹奏的,它是上帝的键盘。你看见街道了吗?好几千条。你怎么选择?……”这几句话真是看透人生的节奏,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对没有尽头充满恐惧呢?

d043ad4bd11373f04181731ca60f4bfbfaed04f2.jpg

从少年、中年到老年,我们又何尝不是一次次面临没有尽头的困境呢?我们是怎么解决的呢?年少的时候,我们对外部世界充满了好奇,那份憧憬和喜悦的预期收益在心理计算中大于对于没有尽头的恐惧所带来的心理成本,这种乐观计算让我们勇敢地走向了没有尽头的世界,那个时候阅历不深,我们靠的是无知者无畏的非理性勇气。这份勇气虽然盲目,但是能帮助一个人踏上了世界的旅途,这就是青年时期对于人生的意义所在。

随着年岁的长高,我们的阅历增加了很多,对于外部世界有了更多的直接经验,我们会用一种多年形成的固定的认知模式去面对世界,这个世界在这套模式下重新获得了秩序,我们因此也获得了至关重要的确定性与安全感。就如同1900,他熟悉钢琴上88个黑白相间的琴键、熟悉船上的2000名形色各异的旅客、了解海上的信息和游轮往返的规律,这一切让他感觉很确定,也很踏实,相反城市是他没有形成特定认知的领域,这让他产生无限的不安和恐惧。

老年的时候,我们生活在自己的认知框架里,此时那些新涌现的世界要么被我们的认知框架同化,要么我们拒绝这个新世界。因为我们已经不喜欢再付出巨大的勇气成本去认识新世界了,因为它的收益是不确定的,也是不值得再付出了。所以那些能够一生坚持活到老学到老的人才是真的勇气可嘉。

年轻的时候,你一定要走到很远的世界,看到很多新奇的事物,经历很多人生际遇,只有如此,你的认知框架才会足够大,才能在遥远的未来同化或者接纳更多的新内容。问题是年轻的时候,有勇气没有经验,那种非理性的执着又会给人生带来太多的不确定性,这实在是一道难题,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我们年轻的时候就是这么走过来的,那个时候唯一的帮助就是亲人长辈的经验可以作为一种借鉴,但是要借鉴多少呢?太多就是画地为牢,太少有可能危及自身的安全。我听到、见到太多的这样的人生悲喜剧。时至今日,我仍然无法适应那种没有尽头的感觉或者生活。重复是了解还是么没有尽头,西西弗斯推巨石上山,然后周而复始,这是没有尽头的永罚,那么生活又该怎么看?这件事我总是没有想明白,看来真的老了,我们已经失去了那种依靠无知者无畏的勇气去应对没有尽头的难题……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20-8-9夜于南方临屏涂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9-1245674.html

上一篇:绩效主义背景下的科学界如何安放学术理想
下一篇:出门

26 贾玉玺 武夷山 杨正瓴 朱志敏 邢志忠 张士宏 梁洪泽 黄永义 孟佳 徐耀 焦飞 张忆文 孙颉 姜春林 周忠浩 刘旭霞 晏成和 周健 杨金波 白龙亮 吕泰省 黄河宁 王亚非 刘全慧 任国鹏 曾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0 0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