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已有 1091 次阅读 2019-8-20 13:4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62914aabgy1g5yag36v7nj20iw0fmmzn.jpg


最近几日工作进展不顺畅。819日晨的时候,上床刚迷糊着,突然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我坐在老房子里的一把椅子上,突然父亲很疲惫的走进屋来,好像说了一句:走了很久,有些累了,然后就在地上躺下,说很累了,然后睡去,我说天热,睡在地上会凉快一些。我起身看了一下,父亲已经在地上睡去,在他胳膊的不远处有一处口水,父亲是一个很讲究干净的人,要是以往肯定会把周边都打扫干净的,看来这次他真的很累了。然后我突然醒了,这莫非是父亲在给我托梦。父亲去世14年了,骨灰一直寄存在火葬场,一直没有入土为安,时隔十四年终于在前几日(811日)让父母和弟弟入土为安。那天说来也怪,去拿骨灰盒的时候,天还是很晴的,也很热,在办理入土的时候却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所有程序都是在雨中完成的。说来惭愧,这些年为生计我也是异常焦灼,这件事拖延了很久,我想父亲说的很累是指这件事吧。可惜没有看到母亲和弟弟的影子,也许他们也在走向回家的路上吧。这次梦很奇怪,很短,约莫有1分钟的样子,也很清晰,我又看到了父亲消瘦的身影和形象。只可惜醒后无法再把这个梦做下去了。恍然想到一句话:把无神论坚持到底是很难的哲学。

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安息吧,你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我也该歇歇了,这些年真的很累。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很想念你们。

2019-8-20凌晨2.03于家中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9-1194420.html

上一篇:中国教育的药方中到底缺少啥?
下一篇:电子科大被害惨了

5 郑永军 杨正瓴 赫荣乔 丛远新 李毅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15: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