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扭曲的承认机制会带来什么后果 精选

已有 12670 次阅读 2018-9-5 14:1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5e4fa565.jpg

扭曲的承认机制会带来什么后果

李侠

承认问题是仅靠特事特办无法解决的全局性问题。要解决“英雄不问出处”的难题,回到政策制定层面就是如何保证承认机制不扭曲的问题。

一旦承认机制出现扭曲,就会出现郑人买履式的人才政策:只相信预设标准,而不相信实际能力的荒唐行为,遗憾的是,国内现有的人才政策大多都陷入郑人买履式的陷阱。政策作为制度的产品,必须体现制度的最大美德:正义。回到实践层面,政策的内容安排必须体现公平,只有公平才能保证科技共同体所有成员的利益不受损。笔者以前曾撰文指出:公平就是一个体面社会对于所有人无差异的馈赠与福利。在人才政策层面,人才的遴选与成果的认定恰恰是体现政策公平的主要靶标,通过对这些政策靶标的合理处置,确立承认机制正常运行的政策环境,以此起到对共同体成员的普遍激励功能与导向作用。

道理不深奥,为了保证承认机制符合公平原则,我们不妨采用哲学家罗尔斯的无知之幕假设,即我们在制定政策时,预先刨除与个人能力无关的各种社会、历史与文化因素,如种族、性别、肤色、地位、出身与地域等因素,剩下的因素才是对科技发展至关重要的。在这种背景下制定出来的政策才能保证每个人的利益不受损,也才能最大限度上符合正义原则。 对照这个标准,显然我们的人才政策在设定之初,承认机制就是严重扭曲的,这就不可避免地导致很多无名英雄因为各种预设的标准被排除在外,从而造成整个社会的智力资源损失,以及引发共同体内部的分裂和对于国家认同的危机。这样的例子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比如现在人才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千人计划、青千计划,在政策设定之初就预先把国内人才排除在外,专门针对海外人才,这种承认机制就是不公平的,也是极度扭曲的。国家想大量吸引海外人才,这个政策初衷没有错,考虑到国内整体科技水平与欧美等发达国家之间存在的差距,在政策设定之初就去除这种地域性条件限制,让所有够条件的人都来申报,相信绝大多数入选者肯定还是海外人才,只有极少数的国内人才会入选,这个结果不会改变政策设定的初衷,但是这样操作的风格就会消除科技共同体的愤怒,反而会极大地促进国内科技共同体的发展。非常遗憾,我们的政策设计并没有这样的安排,以至于后来的青年千人计划的设立仍然沿袭上一轮千人计划的模式,这都是极大的政策败笔。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才出现国内优秀年轻科技工作者争相出国的局面,因为这种选择符合自身利益最大化,也可以延续自己的研究工作,否则,就会被政策迅速边缘化。这时就会出现美国科学社会学家默顿所谓的“自我实现预言”,即如果人们把情境当作是真实的,那么其结果将成为真实的。换言之,如果决策者认为国内科研水平与人员都是不行的,那么,资源的投放也将随之减少,由此,在时间的累积作用下这群人也就真的不行了。从而应验了最初对情境的判断。在心理学上,蔑视可以毁掉一个人,同理,歧视也可以于无形中毁掉一个群体。在大科学时代,科研作为一种建制化行为,同样需要遵循投入-产出模式。科研对于支撑条件是高度依赖的,没有必要的科研条件支撑,你很少能做出重要的成果。科学的个人英雄主义时代早已经结束,这种局面大家都清楚。因此,在当下的考评体制下,出国是延续事业以及被正常承认的必经之路,否则,你的未来发展之路充满了不确定性。正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科技界也不能免俗。为了展示这种情况,见下图:


 

图中三条不同程度的承认强度线(C1、C2、C3),其设定对于个人学术生涯发展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按照人才结构来说,人才的总体结构应该收敛于顶点(能力最强的),由于承认强度不同造成的空白区就是被埋没的人才总量(即空白区的面积)。由于人才的创造期是短暂的,也是不可逆的,一旦错过这个期限,这些潜在的创造力就成为沉没智力。本篇开头提到的几位国内优秀学者属于黄色区域,只有极个别人会在天时地利人和的背景下脱颖而出,大多都沦为沉没智力。正所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当下中国科技界在承认方面存在的最大问题是:承认的广度不足,承认的深度不精。所谓承认的广度不足,是指没有通过承认机制最大限度上培养与挖掘人才,从而造成人才资源的浪费;所谓承认深度的不精,是指对人才核心能力认定缺少明确的范式与标准,导致对人才能力的精准划分一直处于模糊状态。在承认的广度方面,要实现两个目标:其一,全链条的人才储备体系。这一点对于当下的中国尤为重要,因为我国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具有全产业链条的国家,这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全方位的人才资源来支撑全产业链条的发展;其二,适当的人才冗余机制有利于科技界竞争环境的培养。至于承认的深度不精问题,近来在各类突发事件中,各类所谓的专家的表现实在欠佳,无法为决策提供有针对性的建设意见,往往是馊主意一堆,成为社会的笑柄。究其原因,就是对人才的承认深度不够,导致面对核心问题时人才所展现出的核心能力严重不足的结果。德国哲学家霍耐特早就指出:人类的行为与努力就是一场为了获得承认而展开的斗争。一个正常发挥功能的承认机制可以让整个社会摆脱丛林原则状态,而回归到秩序、文明与效率的有序状态。反之,承认机制扭曲,会造成共同体的普遍不满(道德愤怒),以及激励功能的丧失,这就出现了承认机制的失功能现象,更糟糕的是出现负功能现象,如坊间把专家称为砖家,就是承认机制扭曲所展现出来的反向承认。这时的承认已经不再被社会认可,反而成为一种具有合法性的社会讽刺。为了更清晰地展示承认机制扭曲带来的后果,下面给出一幅简图:


 

 

 

 为了防止出现承认失灵现象,必须建立一个具有反馈功能的思想市场。众所周知,市场的最大功能就是基于公平原则的等价交换。那些扭曲的承认会被思想市场及时甄别并纠正,从而维持承认机制的正常功能。反之,在没有思想市场的情况下,被垄断性授予的承认存在两种弊端:其一,承认的合法性存疑。这种承认更多地是权力的认定,而非共同体认可;其二,由于无法形成真正的竞争以及市场出清原则,导致承认出现制度性贬值,并且肆意扩散,而又没有办法及时纠正与修复,承认机制不可避免地陷入失功能与负功能的逆向选择状态。

 【博主跋】五年前曾写了一篇小文章《人才政策的两个支点:承认与分配》(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9-751406.html),今天看来虽然有些浅显,但是问题还是提出来了,时至今日,这些问题的境况仍然没有多大起色。蒙张其瑶老师之邀,就这个话题再聊一聊,本文的观点就是这五年时间里的一些思考。当年默顿就马太效应一文曾间隔20年(1968年与1988年)两度撰文,终于让马太效应问题得到大家关注,虽然不能和默顿先生去比,但是经过一段时间再去思考,总会把问题向纵深推进一下。与张老师合作多年,也是很感念那些岁月,还写了一些文字,不论深浅,把当时该说的尽量说出来,这就不会在未来后悔。值得记录一笔的是,这篇小文章的校对稿,恰恰是我眼睛手术后的第一篇小文章,图1中的线条都是歪的,眼睛坏了,我的心情十分沮丧,担心未来怎么办?后来渐渐看开,随他去吧,尽力就好!与张老师合作多年,很是愉快,是为记!这篇小文章应该发在《科学网》的微信公众号2018-9-4日!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9-1132953.html

上一篇:森林里有几张脸?
下一篇: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57 武夷山 陈楷翰 李由 孟佳 尹庭昌 杨正瓴 沈律 韩玉芬 郭战胜 张士宏 刘建彬 赵克勤 代保湖 雷蕴奇 高友鹤 惠小强 史晓雷 李剑超 季丹 彭振华 曾庆乐 毛宏 刘立 朱志敏 李德胜 张启峰 吕洪波 曾跃勤 张成岗 吴嗣泽 周浙昆 汤茂林 雷宏江 李毅伟 单明 胡文兵 王庆浩 李东风 张坤 刘忠波 郭景涛 黄永义 江克柱 周忠浩 王俊儒 刘山亮 刘洋 杨建设 朱晓刚 刘钢 葛兆斌 徐勇刚 蒋永华 崔树勋 冯兆东 钟定胜 杨芳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02: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