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那个最让我牵挂的人走了 精选

已有 7446 次阅读 2017-10-3 13:4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2017-9-23日,我张罗的小会议顺利举行,当天传来消息弟弟李毅(1968-12-22——2017-9-23)去世,一时间竟然觉得是幻觉,直到今天我仍然觉得一切都是不真实的,然而后续的所有活动我都参与了,也摸了你冰冷的脸。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我希望一切都按顺序出场,而不是提前到来,我不太适应那些不该提前的提前。对于学哲学的人来说,生死早已了然于心,所谓世间事除了生死没有大事。因此,亲爱的弟弟,我还是陪你说两句吧!

你是聪明的,在我们兄妹中你是最聪明的,然而你没有好好利用,多年后我认为恰恰是这种聪明害了你,人生最重要的是坚持,而不是聪明;

你是善良的,过分的善良就意味着反抗精神的弱化,这是生存中的最大危险,我们都是善良的,但要有反击的气概;

你是孤独的,这是很麻烦的心理问题,我觉得到最后的时候,你内心中可以交流的人也就我们几个,然而,我们远在天边,我能想到你一定在最后时刻挣扎着,然后孤独离去。

借我朋友荣子的话说:走的都是幸福的!你可以解脱了,再也不用去担心生活中那么多你无力去处理的压力问题了,到那边放松一些,好好陪陪父母吧,若干年后我们都会过去。

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有些措不及防,我8月从台湾回来后,马上回北方看你一下,临走时给你留点钱,你执意不肯,其实,我知道对于你来说,尊严更为重要,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啊,这些年来,你总是这样!你想请我吃饭,我拒绝了,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我不能啊。我们总是争吵,但我知道那应该是你最放心的时刻,真后悔,临走时我们应该拥抱一下,这一辈子其实机会不多。这十二年里,父母的相继离世,然后又是你出问题,我真的有些吃不消了,这年头活着不容易,必须全力以赴才勉强维持。呵呵,别怪我脾气不好,按东北老家的习惯,父母不在了,长兄如父。老娘临走前一再叮嘱我带着弟弟妹妹们往前走,尽管努力着,但也深感力不从心。我这个哥哥能力有限,自己混得也是灰头土脸的,所以,原谅我的坏脾气,记住我的好,记住大家对你的爱。告诉你,大家都去送你了,兄弟姐妹还有众多朋友们。虽然你走了,我还是要罗嗦一下:记住要相信这个世界,也要爱这个世界,脸皮要厚一点,到那边也一样。所有人都需要相互支撑!

不说了,人家庄子在亲人离去的时候,鼓盆而歌,虽然我的修为还达不到那个境界,但记录一下那些过去的美好还是可以的:

1、我们小的时候一起为家里捡柴,每天放学我们都去,最后有一大堆劈材,解决了过冬的问题;

2、33年前你帮我分析一个关于运动小球的问题,你说:物体一旦以某个速度开始运行,然后就会以它的轨迹越过所有断口,以自己的方式直达彼岸。时至今日,我仍认为这句话对我影响深远。

3、80年代后期你没跟家人打招呼独自去西藏,没有钱但你仍然跑到了德令哈,你说到那个城市的空旷与孤独,后来读到海子的诗也提到了德令哈,突然感觉那是很熟悉的城市,因为我的兄弟去过。你带来的青海湖的鳇鱼干,就是今天我还能想到它的味道,那时父亲默默地听你讲西域的经历。

4、刚参加工作那会,你骑自行车去泰山、去济南,你跑过很多地方,我很想念那时像风一样独来独往的你。

5、老娘第一次做眼睛手术时,你从山东跑回来,给老娘带来煮好的大虾和螃蟹,后来老娘一直跟我说,老二带回来的东西很好吃。

6、我读博士那会,有一次突然揭不开锅,你把工资全部寄来,我又度过了经济危机,呵呵。

7、就在20天前,你还用虚弱的身体坐火车跑到妹妹哪,临回来时,你还说要给儿子带些大虾。过后你来电话,说要去另一个地方,我否定了你的想法,我还准备今年过年时回去看你呢?其实,我猜你已经知道了未来,只是懒得去说而已了。

四十多年的生活,又怎是三言两语可以道尽的呢,不说了,兄弟永别了,来世再见!

2017-10-3于南方临屏涂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9-1078943.html

上一篇:硅谷没有秘密——关于硅谷科技生态系统的两点思考
下一篇:项目制下的科研很难产生诺奖级成果
收藏 分享 举报

42 王启云 杨正瓴 朱志敏 傅平 罗汉江 沈律 蔡宁 汪育才 武夷山 吴斌 周健 刘立 戎可 杨波 李建国 蒋永华 张学文 姚伟 强涛 蒋大和 陈南晖 马红孺 梅卫平 蒋继平 张士宏 刘钢 陆绮 李宁 黄永义 邵鹏 苏德辰 刘玉仙 曾红 高建国 王从彦 史晓雷 王海辉 周浙昆 翟保平 陈奂生 杨绪洪 冯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3 21: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