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后诺奖时代的生存:从秋千模式到爬坡模式 精选

已有 4461 次阅读 2016-10-10 07:0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后诺奖时代的生存:从秋千模式到爬坡模式

李侠

每年十月都是诺奖光荣绽放的季节,狂欢过后,一切依旧,羡慕之余,悄然提升标准。联想到最近一段时期,连续几位优秀的青年科技工作者相继去世,其反映出来的信号却是异常沉重:中国科技工作者的生存状态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在基础条件改善乏力的背景下,过度激励让未来变得更加不确定。

记得十年前,笔者与刘华杰教授在一次会后的聊天中,有一个基本共识:对于中国当下而言,多几个诺奖获得者对于中国科技整体处境的改善意义不大,反而有可能成为一种阻碍改革的最好借口,所谓“一俊遮百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想想30多年前,国人对于奥运金牌的期待,时至今日,人们已经不再热衷于得了几块金牌,反而更关心体育与个人日常生活的关系。同理,自从本土获得两项诺奖以后,可以预见不远的将来,人们会更加理性地看待诺奖。诺奖是一个国家在多年各项科技资源积累与建设后,科技系统协同运作产生的必然结果。厘清这种因果关系后,自然会理解,如果片面追求这种轰动效果,而忽略基础设施建设,会造成科技界的赌博行为。目前整个社会对于这场豪赌有太多的期待与共谋,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这个赌博我们输不起。因此,切实改变科研环境是当下的首要任务,而这个环境中的一个主要部分就是人才的生存模式问题。

过往的六十年,中国科技界经历的主要生存状态是典型的“秋千”模型,即在两个极端之间荡来荡去:打压与推崇。在时代的裹挟下,个体身不由己地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这种政策安排对于科技人员的影响是深远的:它造成机会主义的心理偏好被固化。大体来说,前三十年打压,后三十年推崇。目前,通过调整评价体系等政策工具的运用,导致政策工具的选择愈发加强与多样化,从而形成一个全覆盖的过度激励态势,这种激励强度已经超过科研人员正常的生理与心理承受范围,这种局面会从整体上改变共同体的认知与决策。

竞争机制一旦开启就再也无法停止,因此,这个过程会进入一个激励与压力同时上升的阶段,而人的工作绩效整体上呈现出一个倒U型结构:在激励与压力逐渐提升的时候,人们的工作绩效是会显著地提高,但是一旦压力与激励强度超过个体承受能力的倒U字型结构的顶点,此时压力与激励再加大,科技人员的绩效不但无法出现上升,反而会陷入快速下降区间。这就意味着压力与激励是有一个合适区间的,一旦超过这个区间,非但无法提升效率,反而会造成从业者个体生理与生理的损害,而且这种模式也是不可持续的。

道理不难明白,但是为何各级管理部门又都倾向于加大压力与激励的强度呢?其实,造成这种不可逆局面的因素有三个:其一,整个社会对于科技的需求日益强烈,在经济下行趋势愈发明朗的当下,创新驱动就是这个时代唯一可以选择的决策,因而,决策者只好通过各种政策手段干预,促使科技共同体提高产出效率,以满足整个社会的需求,这应该是压力与激励机制逐渐升级的外在客观条件;其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各级管理部门必须把任务逐级分解,这也与管理部门内在对于政绩工程的追求相匹配,这应该是压力与激励机制能够得到广泛贯彻执行的中观层面的主要原因;第三,个体陷入竞争循环。为了在竞争中获胜,任何个体都需要主动给自己增加压力以提升产出效率,以此赢得在竞争中获胜,并充分换来政策工具设置的各种激励标的,如基金、项目与称号等,这应该是压力传递在微观层面得到支撑的主要基础。

科技界生存的秋千模式存在的最大弊端就是所有人长期处于内、外在驱动状态,在这种荡来荡去的模式中,效率是生存的第一黄金原则。因此,每个个体都会被驱使着追求效率,一旦这种模式被科技共同体成员设定为默认的认知图式,那么它带来的后果就是没有人可以安静下来做一些需要时间来保证的研究,这与知识的生产与发生作用的内在机制是完全不匹配的,因为知识的生产与展开需要足够的积累与验证时间。更为糟糕的是,秋千式生存模式会导致个体长期处于严重的体力与智力的透支状态,而透支是一种严重的智力资源浪费,从长远来看,这种涸泽而渔式的做法会助长浮躁与功利之风蔓延,中国科技界也许是世界上最为急迫的一群人,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

为了整个社会的福祉,科技界的生存状态应该从传统的秋千模式向现代的爬坡模式转变,使科技界从亢奋状态回归到理性的平静状态,从而使知识的生产、积累与人才的自我恢复回归正常状态。爬坡模式的最大优点在于其诱导出的压力与激励机制是逐渐释放的,同时,它还留给知识的生产、积累与更新以充分的时间。试想刚刚去世的两位青年千人,如果他们不是承受如此大的压力与激励,肯定不会这么早离世。如果采用比较温和的爬坡生存模式,那么,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有更多的产出和做出更有价值的工作。

也许更为重要的是,在秋千模式中暗含的压力-激励模式下,人们会根据考评体系设置的权重,重新安排精力的分布格局,而这种能量分布格局将会改变整个科技界的知识生产形态,比如,当下整个社会都在诟病大学重科研轻教学,其实,这是在秋千模式下,压力与激励机制设置的权重出现了偏差,科研人员自然会选择收益最大化的领域投入时间与精力。因此,科技界的生存必须抛弃秋千模式,回归爬坡模式。为知识生产营造安静、耐心和等待时间,而且这也是捍卫体面社会和人类尊严的方式。

稳步提升才是永恒之道,因而,各种政策工具的使用要保持节制,知识的生产要足月不能总是剖腹产。基于此,科技人员才有岁月静好,永葆锲而不舍的情怀!

【博主跋】这篇小文章是应张林老师之邀,国庆假期里匆忙写就,现发表在《中国科学报》2016-10-10的A1版,合作愉快,是为记!这事原稿!

2016-10-10晨于南方临平涂鸦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16年诺贝尔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9-1007720.html

上一篇:谁将成为“开放获取”的最大受益者
下一篇:老白的政治经济学

14 陈楷翰 武夷山 印大中 陈德旺 黄永义 彭思龙 朱教君 李竞 姚伯元 韩枫 薛宇 杨顺楷 xlianggg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2 0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