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cunku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ocunkuan

博文

《陪伴》——女儿作文里的爷爷和奶奶

已有 3349 次阅读 2016-6-19 16:3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陪伴, 女儿作文, 爷爷和奶奶

陪  


我从很小就知道,疼爱我的奶奶不会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等你长大些了,懂事了,奶奶就回去啦。你的爷爷还得我陪着哪。”

每次我问起时,得到的都是这样的回答。

我见过我的爷爷。从他“自夸”的故事里我便得知:从以前到现在,爷爷都是个顶天立地的壮汉,是一个让石头戳穿了小腿都不哼哼一声的英雄——他才不依赖别人,哪会需要奶奶这样的女人的陪伴?

爷爷天生暴脾气,谁也不敢大声和他说话。我甚至不敢单独跟他呆在一个房间。有时想到了奶奶,那么心甘情愿的勤勤恳恳的照顾爷爷,还要忍受爷爷的暴躁和挑剔,便又佩服,又有些同情。

也许能不受爷爷的任何责备,又勤勤恳恳跟了爷爷一辈子的,只有那只黑乎乎的大烟斗了。

爷爷宝贝那个烟斗,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我有一次不小心碰了一下,就被训了整整一个下午。似乎除了爷爷以外,唯一能碰那个烟斗的就是奶奶。把那大烟斗小心翼翼的捧在左手的手心里,手指稳稳的握住烟斗的大头。右手捻住一小截带弯头的铁丝,一下一下地伸进烟斗里,每次都挑出几粒烟灰。我近乎崇拜的注视着奶奶富有节奏的纯熟手法,感觉她简直把整个灵魂都注入了烟斗中。每当烟斗中飘出烟来,我总感觉那是奶奶的全部爱意溶在了烟丝里。这种想法总让我恐慌。爷爷自然从不赞扬奶奶,但他从未在通烟斗方面责备过奶奶,就足以证明奶奶技艺的完美。

爷爷那么坚决,不屑于任何人陪伴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相信奶奶不会真的回去。“奶奶会离开”只是发挥着在我不听话时威慑我的作用。然而最终当我注视着载着奶奶的绿皮火车缓缓驶离站台时,仍泪眼模糊的赌气着大喊:“爷爷才不需要你陪他!你只能帮他通烟斗!”

一回老家,奶奶就病倒了。半年后,就走了。

我嚎啕大哭的站在奶奶的灵堂前,爷爷却搬把竹椅坐在一边,一脸淡然。大烟斗中不停的冒出黑烟,与插在奶奶照片前的香的烟混在了一起。泪眼间,我竟看到烟雾缭绕成奶奶的样子,弯腰为爷爷通烟斗。我揉揉眼,奶奶便消失了,只剩一缕青烟。我眨巴着眼睛——奶奶,那是你吗?

之后很长时间里,我都确信,奶奶就藏在那个烟斗里。

很多年后的一个清明,我随父母回老家为奶奶扫墓。当天傍晚,我站在家门口向远处望去,只见已年过耄耋的爷爷面朝大山坐在小路的尽头。我看不见他脸上的神情,只见到一缕极轻盈、极飘渺的灰烟从路的尽头打着旋升上天去、四散开来,融入了近处的炊烟。不知怎么,我就想起了奶奶。迟疑之中,我欲招呼爷爷,却听见一阵略带嘶哑的鹰啼。在空荡荡的山壁间无限次的回响——那么孤独,又那么自负。我定睛一看:是一只老家常见的难看的老草鹰,在半空跌跌撞撞的盘旋了几圈,落到了远方山顶的一棵栖木上。

爷爷抽完了烟,把坐着的竹椅拿起来。一回头,见了我,便用另一只握烟斗的手向我招了招。烟斗中的余烟晃动着飘出,被风吹响了大山的方向。

那一瞬间,我就明白过来:原来是你啊,奶奶!

还会有谁呢,心甘情愿的陪伴坏脾气的爷爷,一年又一年……


后记:我的母亲(女儿文中的奶奶)于2006年的端午节那天去世,至今已有十年年头。母亲把女儿从两个月大带到上幼儿园小班。只有四岁的女儿却要经历亲人的生死离别。母亲也多次出现在女儿的作文里——细腻的文字、略带她想像力的情节渗透着她对奶奶的爱与思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8156-985586.html

上一篇:“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女儿眼中的爷爷
下一篇:如何建设好一个战略环境评价智库?

4 武夷山 王桂颖 杨预展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0 21: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