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cunku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ocunkuan

博文

女儿笔下的冬天 精选

已有 5970 次阅读 2018-1-8 13:57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女儿, 笔下的冬天

初  冬


题记:这是女儿被要求“绘声绘色描......”时,写得一文。倒也是把上海冬天写得生动生动、有趣。忍不住“窃”来,修饰一下我的博客......


“你闻到了吗?空气中有了沾灰尘的冰和冻土的味道。冬天来了!”一个月前着薄衣走在国权路上的我如是说。

“那是建筑工地的味道。”边上的同学白了我一眼。

当时的我早忘了冬天应有的样子,因而把这位同学缺乏想象力的评论定义为“不热爱生活”。她也不急着反驳,冬也不急着证明自己的真正威力,只等入十二月,突如其来的寒流给了我一记右勾拳,嘲讽着自以为是不加衣服的我“无衣无褐,何以卒岁。”

那一周里,我经历了鸡肉在冰箱冷冻格里要忍受的。冬天,以极丑恶的嘴脸降临。

刚走进寝室是一阵哆嗦。窗外的风无目的地胡乱吹,灌进窗户扬起半关的窗帘,或疯狂地把窗帘吸向窗外。我关上窗,等着房间在空调下慢慢热起来。风吹得很响亮。这样的风若放在夏天,定是要把茂密的树木吹“起哨”的。当然现在的树上没有叶子,秃树枝徒劳地想抓住风,尖端刮过气流,好似指甲划过黑板。偶有支持不住的树枝折断,给这支协奏曲加上了残酷与暴力的味道。室内渐暖,看向窗外,树上最后几片叶子也落了,在空中旋转,被撕扯着。早早落下的夕阳余晖里,棕色的叶子成了红的,红色的叶子被镀上了金。冬,似是有一种颓唐的美的。

端起脸盆,在争先恐后的人流中占据了一间洗澡间。打开龙头,和热水一起喷射出的还有水雾。白色的牛奶似的的水雾里掺杂了它液体的伙伴落地啪嗒的响声,外面同学的叫嚷声、嬉笑声、偶尔的几句歌声,都像是从很远的远方传来的。具有迷惑性的水雾把世界拉大了,这小小的洗澡间仿佛也一眼望不到尽头。关闭水龙头后,雾气仍久久不散。走出洗漱间,回头就见团团簇簇的雾涌向天花板,柔和了射灯锐利的光,好像我们头上不是二楼的地板,而是灵霄宝殿。刚洗完澡的人身上不仅沾着热气,更是附着了热水滴向地面的湿润。冬天,自是有几分浪漫的。

漆黑的夜里,坐在床上脱去外衣,噼啪作响的静电引得我心弦一动。从化纤外套的袖子里抽出羊毛衫,指尖与布料轻触的地方冒出一丛转瞬即逝的干干的火花亮闪闪的金色光点跳出衣服,极微弱的光伴随着极微弱的“啪”的一声闪烁了一下便落回黑漆漆的夜色里了。我又试着用胳膊轻轻摩擦外套,更多的小火星蹦出来,上演了一小场焰火表演,似乎我学会了魔法。黑夜被小小的火花点亮了,冬天就奇妙起来了。

听到狂风呼啸、水花击地、静电爆鸣的声音了吗?看到枯叶飞旋、水雾弥漫、火花闪动的色彩了吗?冬天丑恶的嘴脸变了,换上一副笑颜。

这才是冬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8156-1093702.html

上一篇:须防止“长了牙”的环保乱咬
下一篇:环保部与“不管部”——环保机构改革的未来选择?

12 黄永义 刘永杰 范运年 郑永军 史晓雷 武夷山 李泳 杨正瓴 李伟钢 张叔勇 朱晓刚 李学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9 05: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