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忆天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ywsict 分享教学、科研、读书感悟兼议社会热点

博文

处女SCI的痛感与快感

已有 28513 次阅读 2013-10-18 18:59 |个人分类:发表及获奖博文|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SCI, 论文, 投稿

获CN域名杯“科研梦,从这里起步”    金奖

 

很多时候,有些事情之所以让人刻骨铭心,不是因为这件事给你带来多大的快乐或是多深的痛苦;而是因为痛并快乐着。在绝望中又隐藏着些许希望,甚至是在彷徨迷茫中带着些许的坚忍与挣扎,就像是凤凰涅槃,看似轰轰烈烈,其实是身不由己,然而就在看似毁灭的那一刻,它又浴火重生。我的处女SCI就是这样:有期待,也有失落;有痛苦,也有快乐。也许这就是科研之路,痛苦中夹杂着丝丝的快乐;迷茫困惑中带着些许坚忍与挣扎。在这条道路上,要学会沐浴忧伤、品味独孤,甚至要孤芳自赏。

记得2011从科大上完理论课回到研究所后。我发现我的导师是属于“绝对忙”的领导型人物,对我科研上的事情很少过问,所以,自然而然地,我便沦落为“绝对自由型”的蒲公英——看似自由,却身不由己。在和师兄师姐的交流过程中,发现他们的研究方向已经非常成熟并且已经应用到实际的产品中。经过几个月的调研和反复的思考,我毅然放弃了该方向,重新确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我的研究方向在我们研究所属于新事物,只有我一个人在做,正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新事物有它的好处,你可以自由地驰骋,开拓属于自己的天地;然而它也有很大的缺陷,当你遇到问题时,你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甚至想在身边找个可以交流的人都很困难。科研就是这样,要是天时、地利、人和条件都有了,没有经历痛感,何来快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既然目标是地平线,那么留给世界的只是背影。

一直以来,我的座右铭就是:“你期待奇迹,你就要去创造奇迹”。虽然我不属于那种爱“冒尖的人”,但我也绝不甘落后。由于缺乏指导,我一直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我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研究方法,但是处处碰壁。释迦摩尼在菩提树下,苦苦思索了多年,才顿悟;而我想要克服科研上的瓶颈,也确实让人费心,伤神。

2012716日,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将自己一篇不是很成熟的文章投搞到一SCI期刊,结果正如自己所料被拒,但审稿人给我长达5页审稿意见。于是,就着他们的审稿意见,我不断修正,改进自己的工作,文章经过彻头彻尾的改头换面,我抱着渺茫的希望,再次投出。世界上最痛的痛就是,去期待一个没有希望的希望;最漫长的等待就是,等待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那段时间,我每天到实验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邮箱,就像一位怨妇,在苦苦等待诗人的归来,每天醒来的第一要务就是守着窗儿,远眺,归人离去的那条路。

大约过了三个月,审稿结果返回,是大修。虽然大修是一极具艰巨和挑战性的工作,但是庆幸,至少还有希望。不过这次大修,我真的有点无从下手了,因为上次的大修,我已经竭尽全力去完善我的工作了,而这次我真的有点黔驴技穷。无奈,只好向导师求助,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改,这篇文章被再次投出。反正,这次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还是那样,抱着微渺的希望和几许侥幸的心里,又开始漫长的等待……。那时,我就像一个等待宣判的死刑犯,明知难逃一死,但还是期待奇迹的出现。每次稿件状态一出现变化,我的心都会跟着一颤,紧张中夹杂着期待,期待中又带着酝酿已久的失落。

都说好事多磨,但是,磨来磨去磨到最后,始终是媳妇未能熬成婆。最后,那期刊终于“如愿以偿”地把我拒了。不过,在那过程中,我逐渐掌握了研究方法、研究思路,并且学会了如何撰写学术论文,而且还总结了一套写学术论文的方法。第一,文章一定要有创新点,这是文章顺利接收的首要条件。第二,在引言文献综述一定要逻辑性,让审稿人觉得你对这个领域非常的了解。 第三,在引言中一定要说清楚你所做的工作的意义,还有要指出自己文章和别人文章的差别。第四,摘要一定要写好,能够很好的概括自己的创新点,还有自己方法的优点。第五,写作的时候,一定要避免使用中式英语,一定要认真检查稿件,检查是否有语法错误,而且还要注意是否多敲或者少敲空格。第六,实验的部分一定要描述清楚,实验步骤要详细,实验的结果要认真的分析。

   这不,有了第一次的投稿经历,我的第二篇SCI不到45天就被顺利录用了,而且审稿人给了我很高的评价。当我知道我的文章被顺利录用时,觉得过去所有的付出都值了。那种感觉暖暖的,带着一丝丝甜意,缠绕在我的身上,牵绊在我的心中,久久挥之不去。  

 这就是我的处女SCI的整个历程,虽然一路“坎坷与颠波“,但在每一次的失落中都收获了丝丝进步的甘露,虽然有无数次隐隐的痛,但在痛中我也尝试到了淋漓的快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7932-734031.html

上一篇:笑话两则,轻松一下
下一篇:风声鹤唳

60 信忠保 谢蜀生 翟自洋 张鹏举 赵美娣 李宇斌 闵应骅 杨华磊 黄秀清 李刚 刘淼 陈圆圆 苏光松 李土荣 张乾兵 陆俊茜 王加升 陈奂生 邓昌义 朱晓刚 王健玲 王鸿亮 刘进平 蔡庆华 蒋永华 唐凌峰 许培扬 任胜利 褚昭明 苏金亚 谢力 Editage意得辑 张志东 徐传胜 张全成 陈儒军 周素勤 王辛杰 明波 韩晓迪 朱潜 薛书亮 吕喆 何龙 戴小华 辛晓十 强涛 徐明昆 杨绪洪 杨金波 zywsy2010 xuexiyanjiu dulizhi95 jiaoge008 lily201307 realyyy charlesfa seeker99 QDOUC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3 03: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