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O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UOLONG 蒲公英的世界

博文

阿诚当上军长了

已有 3979 次阅读 2016-11-20 08:2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阿诚当上军长了


  • 站着说话不腰疼

人群中有那么一部分人会说,长青春痘算个啥?长几年就不长了,等青春期一过就没事了,根本就算不上病,更不是什么疑难杂症。说这种言语的人无外乎:

(i)自己根本就没有长过痘的经历;

(ii)即便有长过痘的经历,但长得很少而且长痘时间跨度也短暂。


一言以蔽之,对青春痘的危害性认识不足。肉不从自己身上切割,没有利益关联,说起话来也就落得十分轻松。但真要这样的人或者他们的至亲长痘了,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我本人就接触过这样一位朋友,后来,由于我帮助他解决了他至亲的青春痘的问题,他也了解了青春痘这玩意儿竟然这么难对付,不只是一个花钱的问题,由于伴随着孩子的心理问题,还能把一家人折腾得鸡犬不宁。


  • 天降洪福拦不住

昨天的文章里,我提到北京交通大学的阿玥是因为她表姐和小梅爸爸是同事这样一层关系,由此到我这里进行青春痘的调理,并且确实解决了问题。这是几个巧合因素有机整合在一起,才有了阿玥的鸿运当头、时来运转。


然而,坐在我对面的这位男生,满脸望去好多的痘痘,额头、脸颊、上嘴唇、还有下巴部位。他和阿玥的痘痘程度上讲,都是非常严重的类型,看得出来他顶着一脸的痘痘所承受的境遇。我请他落坐,他自我介绍是阿诚,来自北京交通大学的学生,听在北京XX大学的同学说老师您治痘痘特别厉害,这次专门来北京XX大学收治青春痘志愿者的,您也能接收我吗?…….没有理由不接受啊,这是2016年3月12日下午2:52。




其实,我后来才知道阿诚和帮我忙的小梅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看到了他在北京XX大学的同学转发的一条小梅发的消息,而他同学也不知道小梅是谁。敢于冒如此大的风险来求助于我,如果不是非常严重的痘痘困扰,他会来吗?我想答案肯定是不会的。


  • “军长”的痘痘也被调理好了

和女生案例不同,和男生案例的交流我就随意多了,通常我们之间的言语有很多滑稽搞笑。和阿玥一样,阿诚的痘痘调理进程一切都是顺顺当当的,本想一个疗程三个月下来就基本可以鸣金收啰,大不了和阿玥一样,再加半个疗程。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阿诚告诉我7月要去怀柔军训,会有暴晒。正如所料,这次军训暴晒使得整个调理进程被打乱了,这样,阿诚前前后后调理时间跨度是差不多9个月。现在,他长了多年的痘痘是逐渐由多变少到很长时间不长了,痘印也改善了不少,另外一个显著的调理效果就是以前他的面部皮肤油性极大,现在好了不是一点半点。即便是我们讨论季节变化对皮肤油脂分泌的影响,这个改善他是体会深刻的。我给阿诚一个“军长”的外号,是我们斗痘军团的“军长”。因为所有几百个案例中,迄今为止,只有他一个是参加了“军”训的大学生,而且军训过程中他还真就“长”出几个痘痘。



  • 我与北京交通大学的一对金童玉女

就这样,两个“随机”的案例,一个玉女,阿玥;一个金童,阿诚。虽然他们彼此到现在也不知道谁是谁,但他们都选择了我,我也选择了他们,只是缘于他们各自严重的青春痘,于是有了昨天看美女洗澡:坤牛乾马运无边 2016-11-19和今天的这两个小小的故事。国家的未来在于青年…….帮助他们解除青春痘的困扰,自然而然是尽了培养人才的义务。我希望这一对金童玉女能在自己成长的道路上,经历风雨后磨练成国家需要的栋梁之材。


备注(基于询问阿诚我的博文是否涉及他隐私保护交流后的补充说明):


(1)迄今为止,北方交通大学我也就收了阿玥和阿诚这两位案例,调理效果都达到了预期目标。


(2)阿诚告诉我:“说实话,当时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的,只是没有想到改善这么多啊!”


(3)阿诚说:“老师,长痘确实是一件很苦恼的事,完全戳中我的想法啊。在您之前,我试过好多种方法,花了几千多,后来都没信心了。”其实,阿诚有所不知道,我的研究案例中有花了已经上万了也没有解决得了,然后到我这里现在已经解决了的。


(4)阿诚的愿望:“希望老师的研究顺利!更多的患者能被您治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5582-1015756.html

上一篇:坤牛乾马运无边
下一篇:我在北京一家涉外酒店出了点麻烦

13 朱晓刚 武夷山 杨正瓴 姬扬 宁利中 李颖业 蔡小宁 孟庆仁 翟自洋 李土荣 ljxm gaoshannankai guhanxi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7 18: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