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逍遥者自逍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zf864 数学教育 家庭教育

博文

父亲与读书 精选

已有 2223 次阅读 2017-6-18 13:0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自高中后,与父亲相见相处的机会屈指可数,高年一年四次,大学一年两年,到江苏工作后仅剩一年一次,后来辗转回去上研究生,即使现在离得近些,其实见得也不多。或许农村人,没有那么多矫情。

父亲是典型的农村人,上了初中就没再继续上学,但在我印象中,他好像无所不能,会写毛笔字,过年帮人写春联得写好几天;会木活,自家的板凳和小桌子都是自己做的;会盖房子,自家的房子几乎是自己设计自己建的;会蔑活,用竹子编个簸箕或背篓也不过是出在手上;会做饭,村里大事小事常被请去做厨;会农活,家里的地总能侍弄的很好;会养鸟,鸟笼都是自己用草杆和竹子做成的,还是里外二合院式的;会中药,简单的药草能辨识一二,治个感冒拉肚子什么的基本可行;会电脑,家里电脑系统坏了他自己竟然用一件安装的系统盘给装好了,虽然不会安装声卡导致没有声音;会玩游戏,游戏等级高得令人仰慕。等等。还有读书,不为何的读书。

养鸟种花都是闲人的事,二十多年前的父亲的确是个闲人,除了侍弄家里的那点土地之外别无他事,养鸟种花采药就是那时候生活,空闲看看书好像也是顺理成章的事。那时候在农村,书并不像现在这般随处可见,都是靠互借来实现流通,一本书总是看得破破烂烂,留下各种痕迹,或是泥土,或是汤汁,抑或是口水或奶汁。那时我属于年少无知,总觉他看的应该是好东西,也常在他放下书去做其他事时拿起装模作样去看上几眼,即使大多数字不认识,也自我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当然也还有看得懂的,比如民间故事、古怪传说、神鬼往事反正都是不存在的,全靠脑补想象,慢慢也就连蒙带猜看懂了。父亲不阻止我们看书,当然他做完事闲下来就得乖乖地把书还给他,否则他必然能找到一些事让你去做,让你自顾不暇。而人很奇怪,越得不到看就越想看,想看就得想办法,书是借来的,往往都得按时归还,这是借书圈的规矩,常常是父亲晚上加班看,早上他得去干活,我就早上绝早起来看,那时候没少为自己的小聪明得意。

随着我升学,接触的圈子大了,初中周边有书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同学之间互借书的现象也时有发生,每每借到书带回去都是父亲先看,好像一个专制的领主,他看完了我才能接着看,为此我还专门找历史老师借了两本那时候认为特别难懂的历史书带回去,结果他竟然也看得津津有味,让我挫败不已,也让我好奇于书里到底有什么,小说故事会什么的里面有故事有情节还情有可原,但父亲有时拿着一本《周易》之流竟然也能停不下来,我翻看过那书,一些符号,几句古文,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无趣到极点。

上了高中后,回家次数少了,“抢”书的事也很少发生了,高中时候每周末都会流连于旧书市场,有时几毛钱就能买上一本书,回家时忍不住想带回去炫耀下,我现在有看不完的书,哪曾想回去刚好遇到村里有人帮忙收废纸给人裹炮仗,结果收到很多的旧书,其中不乏精品,人都是两三毛钱一斤的买,可见书和文化的不值钱,而背回去的书往往还被父亲嘲笑说,光背回去不看,有啥用,郁闷之下,只好拿书出气。


上了大学,走上了教师的职业,好像天生就跟书打交道的,周边都是书。现在最痛苦的事就是搬家,那些兴致勃勃买的书成了最大的负担。且现在的书再多,也不能是假装自己要看很多书,其实有些书买来都还未曾拆封过,怀念那时候跟父亲“抢”书看的时光,那时候看书不为任何,不像现在不是为了教学就是为了写点文章,好似不为点什么去读书都觉得是种亏欠。

读书,或许只是为了读书就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4523-1061520.html

上一篇:谁让保洁阿姨背大学生蹚水的?
下一篇:游梵净山小记

11 谭庸桢 罗春元 郭战胜 杨正瓴 强涛 吕洪波 高义 张海权 杨侃 xchen cake200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6-22 20: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