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m73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nthusiasm730

博文

正在消失的科学网江湖

已有 6253 次阅读 2016-6-18 13:0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庄子·大宗师》:“泉涸,鱼相与处於陆,相呴以溼,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科学网有人,所以科学网也是一个江湖。

我们心目中的科学网江湖,是一个有着各种各样奇侠异士,有着各种各样精彩故事的江湖,而如今的科学网江湖,人越来越少,故事越来越不精彩。(最近这一两年来,科学网博客公共平台的影响力日趋式微,博文数量大大减少,博文质量严重下滑,许多知名博友,或者离去,或者减少访问次数,或者只点赞不发言……。科学网博客平台设立的初衷是为了促进科技创新和学术交流)这一片万马齐喑,万籁俱寂,暮霭沉沉的景象,怎不叫人心疼?心冷?心伤?

遥想科学网当年,群雄并起,才人辈出,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是何等的壮怀激烈,英雄豪迈?不曾想,这才短短的数年功夫,这一切竟然灰飞烟灭,烟消云散,故人凋零,英雄末路,当年的繁华竟如昙花一现,真真是:“寻寻觅觅,冷泠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又恰如:“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怎一个“愁”字了得?

回想当年,小文老师还在世的时候。嬉笑怒骂,插科打诨,妙语如珠,“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在科学网这个江湖上,他就是众望所归的泰山北斗,也许武功不是最高的,但是人格一定是得到“黑白”两道公认的。有他在的科学网江湖,是公理和正义还能得到声张,弱小和后辈还能得到帮助和提携的江湖。小文老师是科学网江湖的洪七公,有他的江湖才是完整的江湖,才不是残缺破碎的江湖。呜呼,小文老师的离去,带走了科学网的魂魄,从此这个江湖只存在于过去,不再有未来。

回想当年,王鸿飞还愿意写博文的时候。字字珠玑,慷慨激昂,锋芒毕露,气吞山河,“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在科学网这个江湖上,王鸿飞就像传说中的独臂大侠杨过,将爱和善良埋藏在心底,将公理和正义写在文字,也许是厌倦了这个江湖,厌倦了这个江湖的恩恩怨怨、麻木不仁、虚伪、狡诈、阴险。王鸿飞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在我来到这个江湖的时候,我只能听到关于他的传说,偶尔发现他的踪迹,但是,他已经不再属于这个江湖,他已经变为过客。呜呼,没有年轻人的江湖,是让人看不到希望的江湖,是不会有生机和活力的江湖。

回想当年,嵇少丞还没有被驱逐的时候。虎啸风生,英姿焕发,骁勇善战,所向披靡,无人能敌,“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在科学网这个江湖上,嵇少丞是特立独行的东邪黄药师,神功盖世,不为人情世故,繁文缛节所羁畔,给自己制造无数敌人,伤害不少无辜好人,但又打击了不少他眼中的“小人”,此人正邪难辨,是非功过难以评说,作为科学网奇人之一,有他在的科学网江湖,虽少不了“腥风血雨”,但至少不会死气沉沉,波澜不惊,他虽口无遮拦,邪气外露,许多时候却能对丑恶现象一针见血,鞭辟入里,入木三分。呜呼,当一个江湖,容不下这样的怪侠的时候,也就是这个江湖死亡的时候。

回想当年,孟津还经常在科学网上舞文弄墨的时候。温文尔雅,气宇不凡,学贯中西,才高八斗,“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在科学网这个江湖上,孟津是中神通王重阳,武功深藏不露,修炼已臻化境,上善若水,大道无言。在孟大侠经常现身的科学网江湖,是一个百花齐放,秩序井然,有着许多丹青妙笔的江湖,只有这样的江湖,才让这样的大侠有言说的欲望,因为他知道,他说的,有人能懂,有人会懂,而不是像如今的科学网江湖,充满见利忘义,沽名钓誉,鼠目寸光的宵小之徒。对于英雄来说,最难过的不是没有敌人,而是找不到敌人,“拔剑四顾心茫然”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呜呼,像孟大侠这样的不世出高手都想隐退的江湖,是怎样的江湖?还能叫江湖?

……

如今的科学网江湖,已不能再叫江湖,因为高人已经隐退,凤凰已经归林。即便如我这般不知名小鸟,也不愿意在一个没有大师的年代,去沽名钓誉,哗众取宠。我宁愿找一处没有人迹的山林,看日月变化,云起云落,感受季节交替,四季轮回。当大师不愿再言说,我也放弃表达的权利,大师怕没有人懂他,而我,其实也怕没有人懂我。

所以,孟津老师在一年前留言问我,我的“知识分子何去何从——以科学网知识分子为例”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3906-931251.html为什么没有写完,他想知道如何何去何从?

今天我回答孟津老师:第一,我不知道知识分子该何去何从。正如“老马”所言(老马33,《早就给跪了》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03458&do=blog&id=928447),知识分子这只名叫”scholar”的鹦鹉,被人逗来逗去,早就给弄死了,还能何去何从?第二,即便我心里有对知识分子何去何从的看法,我也不不知道该怎样写出来,写到那种程度?如何写?我想来想去都觉得我是在“咸吃萝卜淡操心”,掌权者恨不得百姓都是文盲,我怎么能去指出皇帝并没有穿衣服?第三,知识分子如果不愿意归隐山林,那就尽量做到洁身自好,不同流合污,但是,这可能吗?

所以,科学网江湖的消失,是一个社会的问题,一个时代的问题。也许,是我太杞人忧天,总担心自己放弃思考的权利,这个世界就会坍塌,这个世界就不会变得更好。其实,这个世界离了谁都照样玩的转,地球照样旋转,太阳照常升起,谎言依旧遍地,强权就是公理,民众普遍麻木,先知容易孤独。

难道不是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3906-985364.html

上一篇:“魏则西”之死,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哀!
下一篇:“当代大学生”和我的对话

83 陈楷翰 张士宏 黄彬彬 陆绮 陈儒军 马德义 王海辉 徐令予 刘全慧 王启云 张云 周可真 李本先 刘畅 陈永金 李世春 徐绍辉 张海霞 汤茂林 宁利中 刘立 赵帅飞 王军军 戴德昌 陈敬朴 周健 张江敏 邵鹏 陈吉球 曹俊兴 孙颉 史晓雷 丁甜 赵凤光 蔡庆华 唐凌峰 李永丹 吕乃基 饶东海 姚小鸥 冯兆东 谢平 严鹏 许培扬 梁进 黄秀清 张义国 李传亮 蒋永华 张忆文 田云川 王云才 李笑月 赵保明 徐长庆 郑小康 李侠 王善勇 褚昭明 梁礼铭 刘波 赵序茅 孟津 魏青山 邹桂萍 石磊 魏焱明 黄旭 李满枝 fumingxu yanguilai dafwlg xlianggg everyon hkcpvli yangb919 bridgeneer doctor5 htli cmhuang pppoe201 sijin20120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18: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