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m73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nthusiasm730

博文

北大和武大的那些人和事儿 精选

已有 28867 次阅读 2015-11-2 22:25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话说中国的大学,最美丽的应该是武汉大学!珞珈山旁,东湖畔,那漫天的樱花飞舞,不用亲临其境,只需想想都让您心醉。最著名的大学自然是非北大莫属,别的不提,光是抬出那些大师的名字都足以令人生畏。在我去过的几十所大学里,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北大和武大,就来让我随意聊聊北大和武大的那些人和事儿吧!

北大、蔡元培and

             

对北大的印象深刻,是因为对北大在武林中地位的敬重和对她深厚人文底蕴的折服。记得第一次去北大瞻仰大名鼎鼎的未名湖,正是初冬季节,不宽的湖面结着一层浅浅的薄冰,湖的四周多数是掉光了叶子的树和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北方的草,总之,离想象中的小桥流水,钟亭岛阁,流水长廊,飞檐走扇差的太远。我不但没有感受到燕园之美分毫,北方独有的寒冷还让我招架不做,由于内急的关系,我在校园中豕突狼奔,四处乱窜,像一只落荒而逃的狗。正在我惶惶不可终日之际,我突然发现一尊铜像,那铜像掩映在密林深处,有些孤单,有些寂寞,铜像面前,摆放着不知是游人还是学生敬献的鲜花,说不上伟岸,但是别有一种庄严,让我顿时肃然起敬,我走近才发现居然是蔡元培先生的铜像。说也奇怪,见到蔡元培先生铜像后,我突然觉得肚子也不疼了,身上也不冷了,我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然后怀着敬意告别了蔡元培先生的铜像,顺利在附近公厕里解决了燃眉之急,优哉游哉的离开了北大校园。

 后来因为工作关系有较多到帝都出差的机会,只要抽得出时间,我都会去北大逛逛,去未名湖边坐坐,去蔡老先生铜像前站站,站着的时候我就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等灵魂出窍归来,我就对蔡老先生铜像恭敬的鞠三下躬再离去,每次都是如此。对门的清华,我是一次都没去过,有一次下定决心去清华找学生聊聊,结果阴差阳错又进错了北大的门,于是不了了之了。

 

武大的那些事儿

 我因为工作关系生平醉酒只有一次,这唯一的一次就是因为去武大出差。不知道是武大景色太美,还是我在东湖游览时旁边坐着中山大学那个绝色美女的缘故,那一整天我就心神不宁,开会时候总也灵魂出窍,居然后来做发言的时候超常发挥,受到各兄弟高校年轻朋友抬爱,投票我为发言人中第二名,第一名是我雅安老乡,北大科研部一年轻美女。就因为这第二名的关系,晚上喝酒的时候我就成了众矢之的,我左右抵挡,奈何火力密集,根本招架不住,醉眼朦胧中,居然端起酒杯不自量力,不知天高地厚的要与武大李晓红校长喝酒,结果李晓红校长知晓我来自何方后只说了一句话:我跟你们X院长是同学,你既然是他的手下,你就把这杯酒倒满干了……”,我的乖乖,我端的杯子是啤酒杯,最少也是二两,而且喝的是52度的白酒,我骑虎难下,一饮而尽之后就是昏天黑地,不省人事。

 那次之所以喝的如此尽兴还因为结交了两位肝胆相投的好兄弟,实话讲,跟晓红校长的酒喝了也就喝了,除了我自己印象深刻外,晓红校长估计是连我姓甚名谁都早已忘记,但是那天陪我的两个武大兄弟我却终生难忘。其中有一个兄弟上周五来川大开会,我两年没见他,而且两年前我们也只见了一面,但是我们一见如故,虽然久未谋面,依然阻挡不了兄弟情深,结果那天晚上我又是烂醉如泥……。

 我一直很奇妙人一生的际遇和缘分,这么多年,除了读书时候的同学,一起留校工作的同级好兄弟,我感觉能够在工作中认识而又深交的朋友越来越少,这个世界大家都分外忙碌,忙碌的都没空与陌生人分享彼此的心情。对于这个完全“因公”而认识的朋友,我却感觉到说不出的对胃口。周六我驾车陪他去映秀地震灾区,去水磨古镇,一路讲不完的话,直到后来大家都嗓子沙哑,人生难得一知己,何况我们相隔千里,见面不易。

在他告诉我的许多故事中,我记下这样一个。他说,李晓红校长来到武大后,做了三件事,就收获了武大人的心。其中的第二件事,最有勇气,最让人佩服,李晓红校长亲自登门拜访刘道玉老校长,请刘道玉老校长为武大发展出谋划策,武大官方媒体给予公开报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晓红校长这样做,彰显了作为一个大学校长的良知和勇气,如果您是武大人,您不可能不知道这样做需要下多大的决心。我听完这个故事后,对我那兄弟说:“我早知道晓红校长是这样一个人,那天晚上别说是一杯酒,就是一瓶酒我也喝了呀!”

我还有一个交往不深,联系不多但是我尊敬无比的朋友,湖北人,北大毕业,2013年《南都周刊》中国温度榜年度人物,在中国多个省份偏远的农村中小学靠社会募捐办了十多所乡村图书馆,还筹办过一所最终未成形的民间大学,聘请刘道玉做名誉校长。

有的时候,我厌倦自己的幼稚,厌倦自己的理想主义,但是我改变不了我自己。在我导师50岁生日的时候,导师的爱人,一个我十分尊敬的艺术家,学者对我说:“我喜欢你的纯粹。”我觉得,这是对我最高的褒扬和评价。

李侠老师说:“你还能写这样的文章?还愿意写这样的文章?”我想对李侠老师说:“是的,我还能写,也还愿意写,不是为我的现实,是为我的灵魂,为了我的生命。”

附武大美景两张:(注:图片来自网络,若有错误,敬请指出)

 

 

 (另:知识分子系列我肯定会写完,系列四写了两稿都不满意,加之最近特别忙,明天又要出差,但是我一定会有始有终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3906-932921.html

上一篇:知识分子何去何从?——以科学网知识分子为例(系列三)
下一篇:“亲爱的小鱼”——写给女儿的话

38 李轻舟 陈楷翰 李竞 姬扬 武夷山 姚伯元 王伟 赵凤光 蔡宁 石磊 汤茂林 杨思洛 张晓良 蒋永华 阳立波 黄永义 武永军 李土荣 陈敬朴 赵帅飞 沈律 韦玉程 王云才 李天成 姚伟 陆绮 唐常杰 李学宽 关燕清 刘浔江 彭真明 蔡庆华 丛远新 bridgeneer shiyangtongxun biofans wou coldbox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19 02: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